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六十八章 穿梭晶壁系(两更!)

作者:易伤秋者
    时间在拉扯,在扭曲,空间在虚空中显现出荒诞的模样。

    这里是晶壁系与晶壁系之间的无尽虚空,是危险而狂暴的领域。

    它充满了不确定的危险,并且充满了令人迷失诡谲特性。

    在空间学者的定义里面,它并没有精准的名字。

    它并非世人所想象的那般,是一成不变的。

    就和晶壁系所展现的多姿多彩的形态一般,这些真正的虚空也充满了危险而禁忌的变化。

    哪怕是那些神通广大的位面旅行者,也并不愿意在这种鬼地方停留多久。

    它是真正意义上的虚空,是那些危险的虚空生物也不怎么愿意进入的领域。

    从某种角度来说,位面与位面之间的虚空,是浩瀚的内陆湖。

    它可能确实浩瀚无比,但难免受制于包裹它的物质。

    是障碍,亦是保护,它的波澜浩瀚,是永远无法比拟真正的大海的。

    是的,晶壁系与晶壁系的无尽虚空,就像是真正的大海一般,充满了令人畏惧的惊涛骇浪。

    在这里面生存的东西,它们或许仍然可以名为虚空生物。

    但更多的时候,它们没有名字。

    因为,很少有活着或者死了的东西能够见到它们……

    而在两个晶壁系之间的扭曲虚空之中,一道光在以某种惊人的速度穿梭着。

    在这无尽的虚空之中,并非是一片坦途的。

    尽管那些危险的存在,并不在这种存在于两个晶壁系间隙的东西生存。

    但是那些从晶壁系上掉落的“琐屑”,仍然充满了足够的危险。

    而所谓的从晶壁系掉落的“琐屑”,则是一些大大小小的亚位面。

    有的时候,那些传奇法师们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在这种地方进行采集。

    毕竟有的亚位面,是拥有着足够潜力的。

    不过大部分的时候,他们从中寻觅那些稳定的亚位面以作为某些大型空间移动道具的材料。

    至于寻常的空间储物道具,那又是另外一项技术了。

    而对于现在的易秋而言,这些大大小小的亚空间让他感觉有些头疼……

    “咚!!”

    易秋径直撞碎了这个阻碍他移动的亚空间,然后直接朝着前方继续飞行。

    这种程度的撞击,他已经遭遇了无数次了。

    以晶壁系之间的亚位面数量,他根本无法找到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

    而且基于现在他所处的是无尽虚空之中,他无法通过常规的、他所擅长的硬核空间移动方式进行传送。

    因为哪怕他真的拥有撕裂无尽虚空空间连接点的能力,他也无法从无尽虚空所撕裂的无穷尽的空间连接点中找到自己想要的。

    毕竟,比起位面中的空间连接点,无尽虚空所对应的空间连接点足以形成一片汪洋了。

    而从汪洋中寻找到一滴自己所需求的水滴,无疑是极其艰难的。

    或许存在某种微妙的、犹如奇迹一般的方式,不过显然对于易秋而言,他还是觉得这种鲁莽的突击方式比较适合他……

    …………

    …………

    “咚!”

    在又一次通过头锤的形式撞碎了一个亚空间之后,易秋终于看到了晶壁系之墙:

    这是一个看起来无比华美的晶壁系之墙,它坚固也充满了某种不可侵犯的锋锐。

    在它的外面有大量的、乱七八糟的扭曲怪物徘徊着,它们在寻觅这个坚实晶壁系之墙的漏洞。

    毕竟,对于一个如此庞大的存在而言,它的运转不可能是绝对完美的。

    由于位面的某些波动,它总是会随之产生一些变化。

    对于强大的存在而言,这些变化所导致的漏洞,并不足以令他们进入。

    毕竟以他们的生命强度,想要进入需要使用更为强效的措施。

    但是对于这些相对弱小的扭曲怪物们而言,它们等待着溜进灵界的机会。

    然后,就是饱食一餐的时候了……

    至于什么时候被位面驱逐出去,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反正穿过晶壁系一次,对于这些扭曲怪物们而言往往是不亏,甚至血赚的。

    当然了,如果遭遇猎魔人或者武僧之类的存在,那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在发现了作为异类生命的易秋之后,有一部分的扭曲怪物开始像嗜血的蚊群一般蜂拥而至。

    然后,便是一场血腥的厮杀……

    “你击杀了未知虚空生物,基于该单位属于非传奇单位,你无法从此次击杀活动中获得相关传奇经验的奖励。”

    易秋没有理会视网膜上显示的信息,他现在已经不知道锤死多少头扭曲怪物了。

    终于,在完成了一场屠杀之后,那些扭曲生物们开始退缩。

    尚未知晓,易秋在泽格拉克斯位面系中,于那些邪恶存在恶名的扭曲怪物们开始有些觉悟了。

    就像竖中指其实并不能通泛地运用于物质界的战前活跃行为一般,邪物之间的标识其实也存在一定地域性的问题。

    毕竟,哪怕是法师所谓的语言通晓能力,也是曾经出现过异域物种差异化波动问题的。

    所以对于易秋身上饱含了部分邪物怨念的标记,这些家伙并不能及时地感应。

    不过很快,它们就不需要担忧这个问题了:

    在某个惨遭暴锤的邪恶生物贡献之下,易秋的身上被隐晦地标记了某种象征危险的印记。

    事实上,邪恶生物的这种行为,并非是拥有多么大公无私的贡献精神。

    它所进行标识的这种本意,是让能够得以新生后的自己获得了相应的警示。

    毕竟在重生的过程中,记忆有时是会出现疏漏的,但是魔法印记的施展和相应的效果,却相对来说没那么容易被磨灭。

    看了看像浪潮一般,朝着远方散去的扭曲生物们,易秋并没有过多关注。

    毕竟这些家伙,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

    然后,易秋来到晶壁系之墙面前。

    看着防护完整的晶壁系之墙,易秋顿了顿。

    他寻思了一下,觉得捶碎这玩意儿的可能性不太大。

    所以在摸了摸光头之后,易秋的体型猛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

    原本在极限变大之下,能够达到一千多米的庞然大物直接缩成了一个不到常人手臂大小的微型生物!

    尽管很多人觉得,在进行传送的时候体型并没有太过至关重要的影响因素。

    但很显然,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物质本身所占据的特质,就代表它一定会在传送的过程中产生影响。

    而对于进入晶壁系之墙这种事情,小并不一定代表好,但是对于某些不怎么适用于常态生物的微型空间缝隙,就能够派上用场了。

    没让易秋等待多久,很快他便发现在他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不怎么大的微型空间缝隙。

    这种微型空间缝隙出现的概率相对较大,而且持续时间非常短暂。

    只待易秋化为一道流光没入其中之后,不过数秒的时间,那微型空间缝隙便消失了。

    只剩下远远凝视这边的扭曲生物们,默默地看着那恢复平静的晶壁系之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到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