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七二章 生日礼物都是宝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29日是周一,因30日是端午节,国家假日,所以进行调休,27日的周六上班上课,28日与29日30日连放三天假。

    首都高校大学生运动会28日才结束,仍然还有两天假期,可以尽情的玩耍。

    燕行在运动会结束时并没有跟去小萝莉宿舍,29日早上跑去学霸楼,到楼下赫然看到七八个男生等在东边楼梯前,正兴致勃勃的向楼梯张望。

    他在车上呆得三四分钟就见晁家哥儿拧着一只袋子下楼,心中顿悟,小晁送下来的是小萝莉制作的煎饼花卷,是给在运动会上夺得某项冠军的同学的奖励。

    一群男生们拿到自己的美食,和美少年会长挥爪子,再愉快的瓜分好吃的煎饼,兴高采烈的各奔东西。

    送走一群小吃货,美少年没有再上楼,走向自己的座驾,将车开到东楼梯对着的地方倒好车停留。

    看到晁家哥儿泊好车,燕行下车,走向美丽少年的座驾,看到少年探出头来,主动先打招呼,温和的道声“早好”。

    “燕大校这么早来这里有什么贵干?”晁宇博趴在主驾室车门上,看着颀长威武的燕少,他英俊无双的容颜晒黑了,反而更加英武,不得不说在颜值一点上他很受老天偏爱,无论白与黑都是那么美艳照人。

    “找小萝莉想问她几时出发,我订机票。”燕行没有隐瞒来历,免得晁家大少在小萝莉面前给自己上眼药或者当他是是来蹭饭的。

    “我妹妹生日那天有客人送了贺礼,今天我们回二伯家去看礼物,明天又是端午,这两天肯定是不会外出的,等乐乐决定好哪天再次外出应该会通知你。”

    “嗯,我等着小萝莉拟定日期。”

    燕行没再追着问,麻利的回自己的座驾,调好头,停在晁家少年车辆之后,他刚倒好车不到一分钟,小萝莉拧着大包小包下楼。

    下到一楼屋檐下,乐韵看到燕某人的车,跑向晁哥哥的奇瑞,将背包和提包塞进车厢里,向后小跑几步,跑到燕帅哥驾驶室旁,问探出头来的帅哥:“我要回二伯家过端午,哪天出发还不知道,等我确定好再告诉你,你也赶紧回贺家过节去吧。”

    “嗯。”小萝莉特意过来跟自己说话,燕行点点头,又问出一句:“小萝莉,我师父的家族有前辈来了,想约你喝个茶,你有空吗?”

    “目前不约,”乐韵昂着小下巴,笑得眼睛弯弯:“我生日很多人送礼了,谁家送的礼物最珍贵最合我心意,我不介意接受邀请去吃个茶吃个饭,如果礼物不是我钟爱的类型,只有回礼不接受单独约见,我要回家看礼物喽,拜拜!”

    冲着燕帅哥挥挥白嫩嫩的小爪子,乐小同学欢天喜地的跑回美少年哥哥的副驾室窝成一团,一张脸见眉不见眼,甭提有多高兴。

    “财迷!”小萝莉一副财迷迷的样子令燕行很想将人拧过来好好说道说道,她还缺钱缺宝贝吗?

    前面的车出发,他也不含糊,跟上去,组队同行,当然,他不可能跟着去晁二爷家,同行一段路后他回驻军地。

    晁老爷子晁老太太在周六当天就到晁二家,晁一夫妻和晁三夫妻也在周六早上到达,之后晁二姑娘也从学校回到家,一家老少就等着博哥儿带小粉团子回来。

    等到半上午,他们终于将老晁家唯一的男苗儿和小粉团子给盼回来了,一对金童玉女似的兄妹刚回到二楼,晁二姑娘抢走粉嫩嫩的小丫头,各种蹂躏各种疼爱各种占便宜。

    老太太看不过去,将快被玩坏的小团子救回来,和儿媳们搂着心啊肝啊的叫着戳她粉嫩蛋,又把她给“疼爱”得变成红脸小娃娃。

    于是,一个粉粉嫩嫩的玉雪可爱的小团子被一群人玩坏了,最后往老太太怀里一钻当缩头乌龟,打死她也不再露脸。

    晁家三妯娌揉小团子过足瘾,兴冲冲的下厨房做好吃的哄小家伙,晁大夫人做拿手的红烧狮子头,晁二夫人做麻婆豆腐,晁三夫人做猪肉炖粉条,就连老太太也去露一手,做个地道的干烧冬笋。

    有了好吃的,被玩坏的小粉团子顶着张被捏得红扑朴的圆脸蛋,敞开小肚皮拼命的吃。

    享受了天化之乐,午后,晁家老少放任小粉团子自由,先带她去看别人帮她送来的、放在一楼待客室的翡翠玉鼎。

    阿玉坊主服务周到,送货上门,乐韵也特别感动,打开包装观看药鼎,阿玉坊主不愧是从业几十年的传统玉匠,雕刻手法特别,图案精美,外面包镶的金银层与鼎紧密粘贴如一,内部更是细腻。

    观看一遍,将一些首饰和零散的碗勺筷子搬去卧室,鼎先放着,如果不制药再搬上楼,如果看过礼物觉得还有必要再制一些药当回礼,明晚就得用。

    小粉团子回卧室看她的礼物,晁家老少都没去凑热闹,小团子认识很多方外人士,他们的圈子跟那些人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所以他们什么都不问,也不掺足她的私人朋友圈,至于别人送来的礼物,不看最好,看了,万一有珍贵之物,没得难免担心吊胆,不如不知。

    溜回卧房,乐韵瞅着挨着衣柜和墙码堆的礼物,两只美人杏眼瞪成牛眼,哎妈呀,好多礼物啊,好多漂亮的颜色光环啊,生日礼物都是宝!

    原本一直想着要送出一批药丸子的郁闷心情在看到那些圈圈道道的的彩虹光芒时,瞬间就变得美好起来。

    当下二话不说,将提上楼的那些金翡物品全丢空间,再跑一楼去搬请晁家二伯帮买回来的卡片和网购的可装首饰的盒子,红布和裁布的剪刀尺子,将它们拧到卧室,做全准备,捧起自己生日礼物堆最上面的一只纸箱子,拿出人情薄和名帖看。

    宣少记的人情薄,一手漂亮的行楷毛笔字,记录得非常仔细,以先来后到排序,每个人的礼品盒上都绑有数字号码牌。

    看人情薄看名帖,送礼的人家每家都是正式拜访的名帖,毛笔字工工整整,而且还是繁体,在沿有古礼的旧习上也适应时代潮流,在末尾还加地址和联系号码。

    乐韵的记忆力杠杠的好,看一遍就记住名帖上的信息,将全部名帖看完,欢欢喜喜的将礼品盒排开,先挑出底蕴最古老的古修家族和门派的礼盒,有蓬莱岛、莲花正宗、白云观和自己知晓一二的轩辕家周少等各家的贺礼。

    蓬莱太有名,她导师是古武家族的人,知晓些江湖门派,其中就提过如今道统最为正宗的儒道门派之一有昆仑、蓬莱和莲花正宗,也可以说是大华夏民族国粹的原始道统信仰。

    蓬莱仙岛的礼盒是个约有约有一尺来长的盒子,包盒子的是最正宗的红绸缎,滑不留脂,光泽晶亮。

    解开包裹红绸,内还有一层蓝色绸,然后是个纸盒子,再后面才是小叶紫檀木制的盒子,紫檀木静肃沉古,韵味古悠,盒子还用绳扎束了两道,解开丝绳,拿开盒盖,首先印于眼帘的是流光闪闪的蓝色羽毛织品。

    蓝色的羽毛精美华丽,抖开,是件漂亮的孔雀羽披肩,以蓝为主,还缝镶绿与红、白色羽毛,用金丝银线拼织,束扎的带子是绸缎,重量很轻,一件披风大概不足四斤。

    “真漂亮。”仅只欣赏一遍,乐韵就分析出材质,披风用百龄上的孔雀羽毛织成,非常珍贵,也难怪灵气光芒那么强。

    将羽毛披风叠起来,重新叠得四四方方放回盒子,将上一层内盒子拿开,下一层是用丝绸包裹的钗簪之物饰品,个大圆润的大珍珠一捧,还有华贵的即可玩赏又能当药材的手串,再拿开一层,底层是礼器玉圭玉琮之类的玉制品,还有玉镯子。

    “我去,这么大手笔?”

    看完三层礼,乐韵震惊了,礼器之用的玉圭玉琮玉璋之玉器入古代是最重要的礼器,规格也有严格的等级,也是贵族的身份像征。

    蓬莱岛送的玉礼器一套六器齐全了,件件皆是最顶级的材质,现在一般叫它高古玉。

    计数一下,她至少要回礼十六颗左右的药丸子才能拿得出手。

    默默的,心滴血,以蓬莱仙岛的礼物等级为依据依礼物灵气光强弱为,蓬莱岛的是一级,十六颗药丸子,再依此类推,十五颗十四颗……然后九颗八颗七颗六颗五颗四颗,最低的大概也要回礼三颗药丸子。

    计算一下,乐韵又一阵肝疼,忍着心痛,将盒子重新套起来,把檀香木盒收回空间,纸盒子放挨墙的地方。

    再拆莲花正宗的贺礼,同样是精装包裹,纸盒,华美的黄梨花仙人赏月图案盒,长约七十公分,宽约五十公分,高约四十公分。

    盒子内一分为二,一边放有一只漂亮的凤鸟缠枝温玉玉瓶和一只莲叶纹琉璃小香炉,一套文房四宝,砚是顶级的昆仑山和田玉,就连制笔的杆也不是一般的竹,是一种名叫“若木”的树所制,也就是《山海经》所载的“大荒之中,有衡石山、九阴山、泂野之山,上有赤树,青叶,赤华,名曰若木。”的那种珍贵奇树。

    若木是传说中昆仑山上的神树,其实是真的有其树,现今只有昆仑山脉最神秘的原始山岭深处也许还有幸存。

    若木制成的笔杆赤红如火焰,笔尖用的是雪狼的尾巴毛,笔杆顶上还镶嵌着一粒漂亮的碧玉珠子。

    盒子另一边区域的礼品是古代女子必有的首饰,钗、簪、花胜,耳坠,还有一顶精美的百花珠宝凤雀凤冠。

    “又是十六颗药丸子。”乐韵心疼的喃喃自语一句,莲花正宗的礼品不多,最珍贵的那只笔,那一样需要十颗药丸子作回礼才算有诚意。

    仅只两份礼物就需三十二颗药丸子,她的心啊,瓦凉瓦凉的,可是,如果让她把礼物送回主人,她舍不得呀,都有灵气啊,是她空间的最爱。

    忍着痛,将第二份上等贵重礼物盖起来,送回空间看第三份,白云观是道统正源流派,送的礼物灵气光芒也是相当好,肯定是奇珍类的。

    打开包装,盒子本身就很珍贵,沉香木制,长方形,有两层,第一层同样是古代赠送女子及笄时最适合的珠钗首饰,其中有一套头面齐全的羊脂玉制成的首饰。

    第二层是奇珍,有一块淡金色的琥珀,琥珀内竟然有一窝鸟儿!

    那块琥珀中的鸟窝很小,却特别精美,能清晰的看到搭织鸟窝的材料像丝织物一样细腻,鸟窝里有二枚小小的鸟蛋,两只大鸟蹲在鸟窝边上,相依相偎,大鸟羽毛鲜艳,有黄、蓝、绿白几种颜色。

    那种鸟名叫蜂鸟,是世界上最小的鸟。

    琥珀其实不算大,大概有两个碗那么大一团,只因为那种鸟太小,所以在几千万年前的一滴巨大的树脂滴落才刚好将鸟和鸟巢、树枝全部包裹住,将蜂鸟一家永远的定格在那一瞬间,美得惊心动魄,又让人生出无限惋惜。

    与藏有小鸟的琥珀同在一格的还有一块有蜜蜂的琥珀化石,和一块有几条虫子、雕刻成一只小钵的玉化树。

    捧着有鸟儿的琥珀,乐韵乐歪了嘴,这件奇珍真真的是送到她心坎上来了啊,这种凝固着生命体的奇珍,即有浓郁的灵气,还是能救命的药材,比古懂更珍贵。

    “这让我还礼多少颗药丸子才好?”爱不释手的把玩着琥珀,忧伤的蹙眉,这块奇宝至少要给十八颗药丸子才不会觉得占了便宜。

    望天望地一阵,将礼物收起来,送回空间,只留下外面的纸盒子放在卧室里,再看宣少家的礼物,有珠钗首饰两套,头面都是镶有宝石的珍品,文房四宝一套,包括绣花鞋在内的一套蚕丝衣裳,还有六器礼天用的玉器一套,八宝琉璃瓶两只,玉如意一对。

    另外还有一块小小的石头,泛黄,黑绿色,只比鸽子蛋大一丁点,重达二十多斤,掂在手心里都沉甸甸的。

    “我滴天,难怪灵气光耀眼。”找出小石头,乐韵喜得眉开眼笑,黑绿石头虽小,却是珍贵的陨石,又是奇珍异宝。

    那样的石头也是小狐狸的最爱,当然,她拿着要入药用,不能给小狐狸吃,如果哪天不得不给小狐狸当粮食,她肯定也得切一小块下以备不时之需。

    收起宣家的贺礼,再看最具有灵气的风氏家族的礼品,风家的礼盒最长,有一米五左右,四方形。

    拆开红绸,里面是纸质箱,内有几只小盒子,小盒子下面是一只长方形木盒,小盒子是几套金镶宝石和玉制首饰、一套蚕丝衣裳,一盒九十九颗的东珠。

    开启长条木盒,内置一面系有琴徵的古琴,深红色的琴面布满细细的、专业人员称为牛毛断的细痕,琴丝不是现代的钢丝,而是仍然还是古代用的蚕丝弦。

    古琴古朴,宁静,有高山流水遇知音般的朴质深厚之美。

    观琴散发的光环,年龄是七百二十龄左右,也就是从斫木制琴成功后到现有七百多年,也即是大概成于朱明之末期,真正的老古懂。

    有灵气的古懂,乐小同学的最爱,将琴放回琴盒子,送回空间收藏,首饰之类的先放外面。

    再看姬家礼物,首饰珠宝,文房四宝,金、玉玉如意各一对,最著名的景德瓷器的青花茶具一套,最值钱的是一支犀牛角。

    “我去,这是想收买我?”看到犀牛角,乐韵摸额,上回吉少说用五千年的犀牛角请她出手炼丹药,她没答应,这转眼儿吉家就将那只传承五千年的犀角当贺礼送来。

    收起犀角,首饰盒先放外面,再看周少家的礼物,首饰头面,羊脂玉如意一对,文房四宝,三百年的紫砂茶具一套,还有一本有几百年历史的手抄本“伤寒论”,一块“肉”,肉是石头,也就是太岁。

    辛少家的礼品有首饰头面,玉如意,文房四宝,玲珑玉梳一把,痕都斯坦氏玉碗一套,掐丝珐琅瓶一对;

    姜少家首饰二套,夜明珠一颗,珍珠一盒一百二十颗,七十年女儿红一坛(五斤装),一尺高的红珊瑚树一棵,八宝玉如意一对。

    澹台家首饰四套,文房四宝两套,把玩的福喜玉麒麟一对,八百年的汝窑金色花瓶一对,珍珠百颗,赵宋皇朝画家王大师的“千里江山图卷”中的其中之幅;

    华家首饰二套,十二生肖玉雕件一套,有古砚的文房四宝一套,窖藏两甲子以上的古井贡酒一坛,东珠一盒百颗,翡翠白菜一棵。

    钟离家的礼物包括有凤冠在内的头面一套,含披霞在内的蚕丝绸缎衣裳一套,丝质缀珠宝的纹帐一床,古甲骨一块,有碗筷酒杯的象牙材质用品一套,还有枚鸟蛋玉化树,文房四宝一套,六器礼玉一套。

    阿玉坊主送的贺仪有首饰二套,文房四宝一套,二百年左右的野生牦牛皮一张,野牦牛角制的酒杯二只,象牙杯四只,鸽子蛋大的东珠一盒,砗磲小盆一只,还有一套十二块的和田玉。

    古墓派送的礼物最有意思,精美的蚕丝罗帕十二块,一尺来高的小屏风一块,白玉斗一只,小孩子玩耍的波浪鼓一只,小孩子玩的装蝈蝈的玉制笼子一个,凤形钗、孔雀形钗一对。

    礼物看着很不起眼实则并不平凡,那只白玉斗有一千八百年的历史,那只小波浪鼓的材质是万年沉香木,犀牛皮蒙鼓面,用寒蚕丝捻成的丝绳系着用金刚菩提子打磨成的小珠子。

    讲真,如果不是看到有送女子的钗和手帕,乐韵以为古墓派送的礼物是给小孩子百日礼物。

    武当、华山、妈祖道等门派送的礼物以及东方家纳兰家等人送的礼物都有古代女子必有的首饰,以及男女适用的文房四宝,底蕴深厚的有一二件古懂,华山派送的礼物当中就有一块巴掌大的有树叶的化石。

    某个道派更是送了一只玉制的小药鼎、玉捣钵,有一个门派送一只金制小药鼎,有个门派还送把剑,还有某个门派送一只大海螺,一个门派送了小束蚕丝。

    拳术古武世家保守些,没送奇怪的东西,除了首饰和文房四宝,还有金条或金锞子,即不出格,份量也够。

    南海观音殿的礼物也最得乐小同学欢喜,他们送的礼物除了常礼,还有一节千年碧玉凤尾竹,还有个名叫巫门派的人送的礼物当中的几样也甚得她心,有冰藏于雪中约千年的僵蚕一根,一截蛟龙角,还有母指大的一瓶玉髓液。

    送礼的人共有四十四人/起,乐韵坐在地板上慢慢的看,用时长达一个钟将全部礼物看完,灵气最浓的通通收进空间,留少部分比较常见的首饰在外,金元宝之类的也没收取,用原装盒子装起来。

    摆好礼品盒,拿出自己的药丸子分装,十八颗的,十六颗的,按各人礼物的贵重等级还以差不多等级的药丸子。

    将自己的药丸子数了,数量够,乐韵原本想给某部分人只需还礼二颗药丸子作回礼就够的改成给二颗初级版的解毒丸,二颗升级版的解毒丸,那些将礼全收的,除了应该回的药丸子数,也加两颗初级版药丸子,如此以来,她就不欠谁人情了。

    用小袋子装好药丸子,给每种不同的药丸子袋子上标上一二三号记号,再按药丸子数量的多少分别装进大小不同的小盒子里,晁二伯帮订购的首饰盒子有能装手镯的两种小盒子,一种能装四只手镯,一种装一对手镯,拿来装药丸子尺寸大小合适。

    再在卡片上写明药丸子用途,放小盒子里,裁剪红布包起来,需要退回部分礼的那些人的回礼么,把自己的小盒子放在他们送礼来的大盒子里,再用红布包起来,系上号码牌。

    安排妥当回礼,收拾整齐房间,乐韵愉快的伸个懒要,开开心心的下楼去找晁哥哥和福姐姐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