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第四百十五章 赴宴(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兰七少与兰四少有几分相似,都是剑眉星目,身形高挑,唇红齿白,兰四少略高一二公分,兰七少略矮一丁点儿。

    两青年俊美温雅,又是随冯董而至,瞬间就吸引住很多人的目光,暗中小声交流那是谁家的青年才俊。

    周董记忆力也不差,见到兰四少第一眼觉眼熟,当跟冯董客气几句也想起来是谁,那不就是去年元旦节赌石场上被小姑娘拒绝结交的某位大少?

    某位古武家族的少爷来周家,想必是想与周少联络感情,周董也当作不认识冯董身边的两人,客气的表示欢迎。

    兰四少和兰七少与主人打了照面,先后跟冯董说一声自己分开走,去取一杯红酒在手,优雅的边啜饮边不动声色的走向周少。

    兰四少随冯家去过某些地出席宴会,有人认得他的脸,主动跟他打招呼,也耽误住他的时间,兰七少不认识别人,先一步到达周少身边,举杯向周少示意:“周少,好久不见。”

    周少笑着与兰七少碰杯,浅饮一口醇香的红酒,才笑着开口:“兰七少几时来京城的,我竟然都不曾见你外出喝茶赏景游玩。”

    “哈哈,是周少宅得厉害没有外出所以没见我,我二月进京游玩,这两个月可差不多把京城名胜之地逛遍。”兰七少露出清雅的微笑,语气欢悦。

    “倒是我孤家寡闻了。”周少自嘲一句。

    “周少历来是做安静美男子的类型,我是坐不住爱撒野的类型。”兰七少挪得离周少主更近一些,悄然问:“周少,在猎艳么?瞧中那个美女了?”

    “去,你想猎艳可别拉我下水,我不喜好那一口。”周少斜睨兰七少,纳兰家七少是个风流倜偿的风流公子,至于睡过多少女人那只有他自己知道,毕竟古武界有些事眼见不一定为实,不能从表面现象下定义。

    兰七少挤眉弄眼的冲周少举杯子,不再怂恿周少去猎女色。

    兰四少与好几人一一寒暄几句才得以脱身,见七少与周少聊得欢时没近前,等他们的话题暂时中止才与周少说话,也只是无关紧要的简单的客气话。

    周少与兰家两少聊了几分钟,猜着时间快差不多,跟两位告声罪,将酒杯放在桌上,慢悠悠的移向门口。

    有问题。

    兰四少兰七少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不动声色的遥观。

    周少漫不经心的挪到周小公子站着的一边,看时间,七点二十四分,只差几分钟就到半,到这个点儿客人基本上差不多都来了,从大厅门口向外看也不见什么人影。

    而别墅门口,晁二夫妻和燕少的车也缓缓停下,人下车,晁二夫妻在前,燕少柳少陪着小萝莉落后一点。

    客人主动出示请帖,门口的保安敬礼。

    进周家别墅先是一片庭前花园,种植着绿树和名贵花开,其中兰花正当时,路两侧的盆栽兰香飘香,让经过的客人身上都能在不经意间染上花香。

    傍晚气温微冷,幸好路也不远,也不怕盛装的女客们着凉。

    晁二夫人穿的是春装,不怕冷着,乐小同学中长装,她体质好,莫说穿春装,让她冬天穿衬衣也冻不着她。

    走在周家别墅前的镶雨花石的步行路上,乐韵看着晁二伯母手挽晁二伯父,想了想,伸出小爪子抓过燕帅哥的胳膊,手挎着他的手臂弯。

    燕行昂首阔步的前行,当手臂被扯,偏头,小萝莉白白嫩嫩的小手从手臂下钻来挽住他的手臂,那一刻,他的心头骤然悸动,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小萝莉抱他胳膊了!

    巨大的惊喜涌来,他眼前的夜空霍然明亮如晴天,阳光普照,春光灿烂。

    强抑着心脏要跳出嗓眼般的狂喜,燕行小心翼翼的放缓呼吸,带着挽自己手臂的小萝莉昂首向前,笑,从心头喷礴而出,整张脸都盛不下,从眼角延向发梢,漫向全身每根神经。

    晁二夫人一袭蓝色落地长裙,到楼梯前时一手微提裙边免得踩着裙子,其实有电梯,他们不想去在建筑左侧那边的电梯,走楼梯上楼。

    走上楼梯,登上楼过了观景的楼廊就是大厅,因而当晁二爷携夫人现身,周大公子立即迎出厅:“可把晁董晁夫人盼来了,家父家母恭候已久。”

    周少周小公子也迎出厅。

    “贤侄客气,我夫妻二人怎当得起这般厚待。”晁盛安笑着主动伸手与周家公子握手。

    晁二夫人是女士,也主动先伸手,周大公子礼貌的执起晁二夫人的手轻轻一握即松开,免得唐突贵夫人。

    周小公子周千金也向客人致以热烈的欢迎,周少与周董夫妻握手后笑着看向后面三位:“小姑娘,才几个钟不见你又漂亮了。燕少柳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真叫人羡慕你们的兄弟情深。”

    “过奖过奖。”柳向阳笑呵呵的接受周少的羡慕,燕行因手臂搭着只纤纤玉手,笑容越发的温雅,仪态高雅贵气的行到厅门口与周公子几个点头寒暄。

    “柳少和燕少好久没在各种场合露面,今天竟然光临寒舍,荣幸至极,”周大公子请晁二爷夫妻往内走,落后一步迎接三位小贵客:“燕少柳少已是稀客,乐小姑娘更是稀客中的稀客,估计目前周家是京城中头一个有此荣幸的人家,人说余音绕梁三日,小姑娘驾临寒舍后留下的香风必定绕舍九日不散。”

    “噗哧-”晁二夫人刚进厅门,听到周大公子恭维老晁家小姑娘的话没撑住给笑出声来。

    “周悟周大公子,赞美也不带你这么凶猛的,小心小美女揍你。”柳向阳笑容朗朗,非常友好的拍拍周大公子,再之就按住周小公子的肩:“周憺,听说你小子准备上岸啦?”

    “去去,柳三少,请注意用词,我明明是有想成家的念头好么,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成了上岸?”周小公子将柳少给扒拉开:“别陷害我在小美女面前失礼……噫,这个小仙女就是晁家那位俏丽甜美,才华横溢聪明睿智不输晁少的晁家小公主?”

    因为晁二夫妻走过,前面又有哥哥挡着,周小公子之前没看见小姑娘,当柳少走开,他视线投去,乍见燕少携着的小姑娘微然一惊,燕少身边的小姑娘小小的,矮矮的,穿无袖的宽肩吊带式白色小礼裙,裙子长度盖住膝盖,她穿的鞋子小巧可爱,可想而知她的脚丫子肯定更可爱。

    因为小礼服无袖,她肩头披像缅国贵族女性们肩上总搭着笼纱一样的红色丝绸巾,项戴一串镶金碧玉圆珠项链,一手挎着燕少的胳膊,一手提只镶钻的金色鳄鱼皮手包。

    小礼服没有花纹,简单至极,裹着小女孩完美的S曲线身材,露出的手臂和一截小腿白如羊脂美玉,那个小小巧巧的女孩子,纯洁可漂亮得像从瑶池下来的女小仙童。

    燕少是圈子里公认的最美艳贵公子,他携带挎着他臂弯的小女孩子,玉雕似的俊脸上浮着淡淡的笑,温雅高贵,那模样像太阳,光辉灿灿。

    周小公子看到穿白色小礼服的小姑娘顿时就张圆了嘴,嗯嗯,他听说晁家小义孙女长得可爱,可是没想到会这么萝莉,像游戏里走出来似的,如果某些游戏后一步出,他肯定以为游戏里的那种小萝莉是从以她为原型设计出来的。

    “小美女,这里有个人看你看傻了。”柳向阳瞅到周小公子盯着灯光下的小萝莉发愣,好笑的到发小小行行身边,和周少一起并肩而行。

    周董长相出众,他的儿子也长得帅,大儿子给人成熟稳重感,小儿子是翩翩俊公子,阳光俊朗,周千金曾经是个辣女,嫁人后性子也沉定,内敛温和。

    乐韵扫瞄过迎接的周家姐弟们,冲着帅哥眨眨眼,轻快的走向厅门:“他傻由他傻,我们不管他,赶紧进去看帅哥美女去喽。”

    “我这弟弟见到美人就挪不开眼,这不又犯老毛病,让小美女见笑。”周大公子好笑的挪揶自己弟弟。

    “可以理解,燕帅哥仙姿玉容,闭月羞花,美得无处藏,周小公子看直了眼也是正常的。”乐韵笑弯双眼。

    稍稍落后晁二夫妻一点、又在燕少柳少之前引路的周大公子:“……”小姑娘给他挖了个好大的坑啊,他若说不,人家以为他觉得燕少长得不俊,他若说是,有证明他弟弟有同性恋倾向的嫌疑。

    “燕少美姿容,龙章凤姿,众所周知的美男子,小美女甜美俏丽,众家公认的最可爱小仙女,还有个阳光英俊的柳少,两美男子一小美女,周憺不傻眼就当不得爱美之人。”

    周少笑着帮周大公子接过话,捶一下周小公子:“傻小子,别发愣了,赶紧的跟上。”

    被当花痴的周小公子囧囧有神,被少主这么一说,他“花痴”的名号看来是要背定了,可他也没机会辩证清白,跟着走。

    晁二夫妻也不管小乐乐会怎么调侃周小公子,进厅沿着中间的红地毯走向主人。

    当周大公子几个迎出厅时,在大厅攀谈的部分人倍感奇怪,谁那么大的面子以致让周家公子们出去迎接?

    当看到晁二夫妻露脸,部分人恍然大悟,原来是晁家晁董夫妻来了!

    当再听到说小姑娘来了,顿时有点懵,晁家小义孙女竟然来周信家,这个怎么说?

    京中贵圈里的人大部分人家都给晁家的义孙女发了请帖,从没见小姑娘赏光,周董生日小姑娘却来了,这不是代表着小姑娘与周信家关系亲厚?

    王老太太发觉是晁家人来了时晁二夫妻已至大厅,她看到那对朗才女貌的夫妻便觉瘳眼儿,她大儿媳配不上她大儿子,小儿媳也配不上小儿子,两个儿子与媳妇都不是门当户对。

    打心眼里,王老太太是嫉妒晁家三俊的,晁家出身好,所以联婚对象也都门当户对,双方互相扶持,所以一直是贵圈里盛宠不衰的人物,而她家儿媳妇家门槛低,没法助她儿子青云直上。

    王太太听说晁家晁董夫妻也来了心情更加愉悦,和几位夫人笑吟吟的望向厅门;王紫嫣听到晁会长家来人也没有特别感受,当看到柳大校的那刻,心里没来由的瘳得慌。

    下一刻,燕大校和乐同学相携而现,王紫嫣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她……她怎么也来了?!

    王玉璇跟着奶奶,当奶奶站住也停下,待看到晁家夫妻心头发慌,转而发现柳少和燕行竟然也在,生恐被他们看见,有些想藏起来的感觉,然而当看见燕行手臂被晁家小义孙女挽着,大脑“轰”一声炸开。

    圈子里的都知道燕少不喜欢女青年挨太近,一向对女性敬而远之,唯有她可以靠近他,也只限于一步的距离。

    她知道燕行讨厌女人触碰,哪怕她也不能随意碰到他的胳膊和手,就算她随他去某些宴会,同行也是并行,他从不让她挽他胳膊,可现在那个小丫头手挎着他的手臂弯,他不仅没有厌恶,竟笑得那么开心美丽。

    王玉璇直瞪瞪的盯着燕行携小女孩走向周家的主人,心里恼恨,眼睛却不由自主的随着他移动而移动。

    兰四少兰七少在周大公子几个迎出厅说欢迎晁二爷的话也霍然大悟,难怪周少屈尊纡贵的亲自到门口迎接,原来是仙医门人大驾光临。

    两少不动声色的观察,看到小女孩挽着燕少的手,心中异常惊讶,感觉燕少与仙医门人的关系好像远超他们想象。

    兰四少心头不太舒服,晁家赏石茶会小女孩发请帖请周少吉少华少宣少姜少辛五少澹台家,还有年初才进京的陈少和霍十少,却偏偏没有请纳兰家和东方家,让人不得不怀疑其中有什么因素。

    兰七少第一次亲眼见到仙医门人,眨了眨眼睛,那个……呃,有这么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姑娘,预计古武和隐世门派的适龄青年之间极可能又有场不见硝烟的夺情大战。

    乐韵在门外就闻到各种各样的气味,捕捉到几道熟悉的体味,踏进大厅,美目顾盼之间便将满大厅的情形扫描于眼,熟人很多,除了季老唐总铺总李总,还有白天曾去过晁家的权贵和富豪,熟面孔至少有六成以上。

    一场宴会包囊众多名流权贵,由此也可见周董的人脉与人情面有多广。

    除了权贵与富豪之外,乐韵也找到另两个熟人:古武纳兰家的某位少爷,以及青大医学部的王系花。

    她的目光扫到纳兰家那边时也看到与兰四少面孔有几分相似的另一个俊俏青年,不用大脑想又膝盖猜也能猜出那位必定就是纳兰七少纳兰清湖,他于新历三月初送有送请帖到青大。

    看到王系花,乐韵也不奇怪,晁哥哥说王系花攀上高枝,还真是那般,这么快就被她新攀的高枝带入京中贵圈交际,可见王系花的手腕之厉害。

    王紫嫣陪在王太太身边,当乐韵视线扫来,她后背张紧,情不自禁的绷直腰杆,直到那视线一晃而过,她才慢慢放松神经。

    晁二夫妻如期而至,周董携夫人往前迎三两步,喜从心生,眼睛里都是笑:“老弟,以后也要像这样多多走动走动,我常去晁家,你们也要常来我家嘛。”

    “周董不怕我们叨扰,我们一定常来打扰。”

    晁盛安和周董握手,晁二夫人与周夫人认识。

    周夫人是个体态丰满的贵夫人,微微发福更显雍容华贵;晁二夫人温婉娴淑,秀外慧中,两位贵妇人曾经没什么交集,这刻却是不生疏,亲密的手捂着手,表达着对对方久仰的心思。

    嘘寒问暖几句,周董没让晁二夫妻走,而是把他们留在自己身边,再欢迎走来的燕少柳少和小姑娘。

    周夫人眼眸一亮:“好水灵的小姑娘,漂亮的像个小仙女,我再没见过能把白色穿得比纯洁仙气更有意境更美丽的人了,小姑娘,有空常来我家玩,给我当模特儿,我可是做服装设计的哟。”

    “尊贵美丽的周夫人,求放过。”乐韵听说要当模特儿脸都绿了,她有个爱狂买的师母,晁家还有群爱抓着她试穿衣服的老太太们,她不想再当试衣模特啊。

    周夫人诧然,还没问为什么,晁二夫人笑着解释:“周夫人有所不知,我家小团子的师母爱给她狂买衣服,我家老太太们也爱抓着小家伙打扮,小家伙现在一听试衣服就想逃。”

    周夫人快点笑成:“原来如此,如果我家有这么水灵的孩子,我也会忍不住买各种漂亮的衣服给她换着穿,把她打扮成小公主。小姑娘不怕啊,我不抓着你试衣服啊。”

    乐韵听说不抓自己试衣服,顿时就放心了,站到二伯母身边。

    燕行与周董握了手,和柳向阳在周少周大公子亲自陪伴下站一边,他们与周董没直接见面,与周家两公子却是不陌生。

    周董将晁二夫妻留在身边,原本想等着晁二爷过来好打招呼的人:“……”周董那样做真好吗?这不是截人路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