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第三百六十章 判他们死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吃饱喝足后最适合干什么?

    答案是——虐渣。

    燕行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吃了小萝莉做的饭菜,陪小萝莉折腾渣渣,他抑不住兴奋的等着欣赏小萝莉虐渣的画面,尤其想看小萝莉解剖平头青年那只渣,不可否认,他就是看平头青年最不顺眼。

    燕帅哥一秒化身虐渣狂魔,乐韵有点怀疑燕人今天是不是中邪了,他好歹是最可爱的人好吗,这次怎么连严型拷打都不用,直接就怂恿她做活体实验?

    “燕帅哥,你是不是认识他们,跟他们有过节?”

    “没有啊,第一次见面。”燕行的回应干脆利落,他跟小渣们以前没仇,打小萝莉扛了一个人之后就有仇了。

    “看你那样子,我以为你跟他们有血海深仇,所以恨不得我解剖了他们。”

    “对于这种搞暗杀的家伙,人人得以诛之。我来检查一下,看看他们的武器是什么精良装备。”燕行义正严辞的表明自己不喜欢仨渣的原因。

    为了防止小萝莉再继续追问自己想把渣解剖了原因,他整好头灯,给渣们搜身,第一次搜的就是平头青年。

    先前已经摘走人渣背包,燕行顺手先搜平头青年的后背,再将人翻过来搜,将人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搜了个遍,从衣兜里摸出几样小东西,有口香纸、巧克力,弹簧刀,上衣口袋里还有包玉溪牌烟,从外套内衣口袋里摸出支小手枪。

    搜完平头青年的身,又给第二个青年搜身,只摸出几块巧克力,口香纸、一包槟榔,刀,烟。

    第三个青年身上也没有携带什么贵重物品,只有吃的槟榔和刀,烟。

    小青年们因被人当狗从山下给搬运下来,脸上手上都有被荆剌刮出血痕,并不影响面目辩识度,都戴了挂有十字架形的银项链,一块手表,各有戴一个或二个耳钉。

    燕行不客气的将渣们的项链、耳钉摘下来,手表也捋下来了,和刀等摆在一起。

    搜了身,再检搜背包。

    三人的背包各带有些面包、干脆面,巧克力,还有一二套干净衣服,手机、钱包,其中一个背包里有支气枪,另两个背包则有两枚土鱼雷。

    有杀力的武器就是:一支手枪一支猎枪,四枚土鱼雷。

    燕行搜到土鱼雷,一张脸都是墨黑的,土鱼雷不是军备鱼雷那种强大杀器,可别看它土,爆炸力同样很猛,否则也就不会列为非法危险品名单。

    三只渣的机械武器很渣,然而,如果等到半夜三更他们睡着了,三只渣偷偷的往他们住的帐蓬上砸下土鱼雷,他们也免不了重伤,就算受伤不太重,有渣们藏在暗处射击,遇到那种情况,他和小萝莉凶多吉少。

    “土鱼雷?我去,想把姑奶奶当鱼炸?”燕帅哥在搜查小尾巴们的随身物品,乐韵兴致勃勃的欣赏,当看到燕帅哥摸出土鱼雷,顿时跳脚,特么的,竟然拿炸弹欺负她,如果她没早动手,晚上估计要被人轰炸得灰头土脸。

    讲真,她有空间,莫说是土鱼雷,就是丢颗手榴弹过来也未必能炸得到她,可是燕帅哥没地方躲啊,小尾巴们半夜丢雷鱼的话,她能跑掉,燕帅哥不一定能及时避开。

    搞暗杀的人最可恶了。

    心里火大的很,乐韵一蹦而起,一跳就跳到人渣身上,双脚各踩住一只人渣,用力的辗踩,想轰炸她,废了丫的。

    “你也认得土鱼雷啊?”燕行在检查土鱼枚,听到小萝莉那气呼呼的骂声,好笑得勾唇,这下不怕了,惹得小萝莉发火,小渣渣们下场一定很惨。

    乐韵气狠狠的踩渣渣,嘴里吐出的话清晰:“认得啊,我们那里有人拿土鱼雷去水库炸鱼,结果鱼挨炸死一大片,人也挨炸没了,出了人命案,惊动派出所,查案查到土鱼雷的来历,都公报了,我看过宣传栏上公布的土鱼雷模样。”

    小萝莉认得土鱼雷,燕行也就不准备再解释,转眸,发现小萝莉在狠踩两渣,心里高兴坏了,小萝莉是怪力小萝莉,踩人几下能要人命,连他都痛得受不了,何况是几个小渣渣?

    再一瞅,小罗莉正踩在两渣渣隐私部位,瞬间的不由得想起自己在神农山挨小萝莉踩子孙根的痛楚来,当时后背一凉,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

    他猛地又黑了脸,小萝莉怎么老爱踩男人的裆部?一个小女孩子踩男人的隐私位置就不难为情?

    后背有冷汗在冒,他正想叫小萝莉别踩了,小萝莉脚下的渣大概太痛了,无声的抽筋,她一蹦跳起来,落在另一个渣身上,又踩在男士裤裆上,他:“……”没法说了!

    小萝莉疾恶如仇,燕行恐自己阻止,她踹不到小渣渣就跑来踹自己,默默的转过头,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要小萝莉别踩他就好,至于渣渣们,痛死活该。

    挨了几下辗压,晕迷的青年痛得直抽搐打颤。

    趁人病,要人命,出了一口恶气,乐韵蹦跳到一边,继续看燕帅哥整理小尾巴们的物品。

    三青年没带多少东西,就那么几样物品,估计是以为一个女孩子没啥威胁,准备速战速决。

    燕行将渣们的手枪和气枪、手机没收,土鱼雷放到一边,其他零散物品用不着的又装背包里丢一边,去自己背包里拿出三只袋子,分别拨了青年们的头发,剪了一片指甲沾上他们的血,再装进袋子里密封。

    采留证据,再帮青年们擦擦脸,拿相机给他们拍照,最后扒开仨青年的上衣,每个青年手臂上胸前都有纹身,手臂上是一只展翅飞的鹰,前胸还纹上凶猛的老虎。

    燕行仔细的研究青年们的纹身,看得极为细致,将每个人的纹身观察几遍,再给他们拍照。

    做了记录,他当甩手掌柜:“小萝莉,现在归你了,你喜欢解剖就解剖,想摘取哪里的零部件就摘取哪里。”

    “……”乐韵望了望黑色的夜空,又摸摸鼻子:“燕帅哥,这些是本国人是吧?”

    “嗯。”燕行拿着小萝莉的相机退两步,听到莫明其妙的一句,有些不明所以,小萝莉什么意思?

    “他们跟我们国籍一样,好歹也是同胞,要不收拾一顿放了他们,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小萝莉,你说……放了他们?为什么?”小萝莉是不是发烧了,竟然想放了意图要她小命的渣渣?

    “今天农历初一。”乐韵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

    “初一又怎么了?怕见血了不吉利?”

    “不是啊,今天初一,明天初二,二月二龙抬头,你长尾巴好么?我把人解剖了,最后还是要你焚尸灭迹,你生日前后见血,还是不怎么好,天有好生之德,放他们一马,算给你积点阴德吧。”

    燕行一愣,他生日?

    小萝莉不说,他都快……忘记了,自从妈妈和外婆过世,他都不过生日,只记得二月初二是生日,从不会记哪天是二月二。

    忽然间,他心墙一角崩塌,酸酸的洪流汹涌着冲出决口,淹了整颗心,他都不记得自己哪天生日,小萝莉竟然还记得他生日是哪天,还忌晦着……

    曾经一度以为,他是被遗忘的人,后来他知道不是,他还有太姥姥一家亲人,还有个没有血缘关系却胜似有血缘关系的哥哥柳向阳,如今,还有个小萝莉关心他,幸福的味道涌来,他窝心的想哭。

    眼眶发酸,燕行揉了揉鼻子,慢慢的笑开眼:“不用忌晦,我不介意生日见血的,生日见见血,更喜庆些。”

    “燕帅哥,你是认识他们的是吧,肯定有仇。”燕帅哥不介意见血,说明肯定对三人的来历有所了解,所以宁愿痛下杀手也不愿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跟他们没仇,但是,他们不是好人,这三人出自江湖黑帮青竹帮的一个堂口,青竹帮是湾岛最大的黑帮之一,也是国际上有名的黑帮组织之一,明面上已转型做正经生意,实则投诚岛当局,它在大陆有分堂口,据掌握的线索有一个堂口在H南,一个在临海的F省,因成员暗中一直在做破坏民族团结活动,前几年国安部端掉了青竹帮在临海的一个分堂口的聚点,另外的成员闻风转移了,有些改头换面,实则仍在暗中活动,因证据不足,一直没能抓捕。”

    “你咋知道?”乐韵对燕帅哥再次改观,原以为他是个死守原则的古板家伙,原来他也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

    “他们胳膊上的纹身是一只鹰,青竹帮各个堂口各有图腾,龙凤虎豹狮鹰雀蛇,鹰堂的图腾是鹰,一般人分不出来是普通纹身还是黑帮标志,我手里有很多帮派的资料,曾经也处理过青竹帮鹰堂和其他几个堂口的人,我辩得出纹身真假。

    小萝莉你还小,没有接触到一些黑暗面,所以不知青竹帮是什么样的黑帮,青竹帮制造的恐怖案件往往一发生就是重大伤亡事故,从不分男女老幼,也不分敌对帮派或无辜人员,只要能利用起来,他们是不惜以人命来制造事端的。

    一般的小混混入不了青竹帮,只有做过杀人放火,抢劫强暴等凶残恶事的狠人才能进得了帮派的大门,青竹帮的每个成员手里没有几条人命,也间接的染有他人的血,所以我说他们不是好人,不值得给他们心洗革面的机会,给他们机会等于放虎归山,等于是为虎作伥。”

    燕行担心小萝莉心软,不肯痛下杀手,给她解释他不愿放三小渣渣的原因,青竹帮的成员在大陆可没少干坏事,总在想方设法的破坏民族团结,他们是做什么能造成最大的负面影响就干什么,抓到那样的破坏分子,他一直就只一个主张:杀无赦!

    从而,以前在没有某些部门参与的反恐行动中,他与队友们暗中抓住他国的间谍或某些罪大恶极的黑帮分子,都不会提到明面上来,直接就地正法,为民除害。

    “原来是超级坏蛋,那我就能愉快的拿来当实验体了,他们做了很多坏事,给我当实验体,也算是给他们赎罪的机会。”乐韵明白了,原来是恶贯满盈的坏人,还有啥好说的,通通拿来做实验,他们做了那么多坏事,就让他们贡献出血肉之躯,为祖国的医学事业做点贡献来赎罪。

    正想上工,又定住身:“你不审问一下?”

    “用不着审,依他们跟踪人的技巧来看,他们也就是些手段凶狠的亡命之徒,并没有送去经过特别训练,他们这样的成员接触不到大头目的,更不可能知道雇主。审问他们,他们反而会以此为谈判条件,死鸭子嘴硬的死撑着跟我们讨价还价,与其跟他们啰嗦,不如干脆利落的将小渣们就地正法省事。”

    燕帅哥三言两语就判了小尾巴们死罪,乐韵乐得一跳跳起来,努力的拍到燕帅哥的肩:“小笼包,好样的,你的三观很正,我们不愧是同盟,我看你也越来越顺眼啦。”

    她好不容易才拍到燕帅哥的肩,摁在他肩上,整个人悬空,却不肯下地,要他承担她的重量,还眉飞色舞的笑。

    小萝莉拿自己的肩头当撑板,燕行好笑的偏头,看到一张明亮的笑脸,还有一双亮闪闪的眼睛,心头仿若有百花开放,心空晴朗,芳香满地。

    “小萝莉,你能保持这样多久?”他不介意她拿他当双杠单杠玩耍,甚至希望她能呆久些。

    “单手撑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乐韵左手摁燕帅哥肩上,咯咯的笑着,用力的摁下,轻轻的一跃落地:“不欺负你了,万一你不高兴撞我一下,我担心我脸又挨撞得变形。”

    “我没说你在欺负我啊,你不动拳头,这样的重量我还是承受得住的。”肩头一轻,燕行只觉心头也跟着空了一下,他很喜小萝莉挨着他呀,她身上总飘着淡淡的香味,馨香袭鼻,让人心情愉悦。

    “那行啊,哪时我累得走不动了就撑你肩上,让你带着走,现在嘛,我要研究我的实验品去啦。”

    乐韵落地,揉揉手,欢欢喜喜的去看自己的实验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