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第二百八十章 此路不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燕行自然明白向阳的眼色是让他无论如何也要赖在小萝莉宿舍,坚决不能离开,免得中午捞不到午饭,厚脸皮蹭饭虽然感觉有点羞耻,他还是非常赞同发小的决定的,更何况师父也在,哪怕小萝莉把他扔出去,他也会厚着脸皮爬回来的。

    师父为什么会找小萝莉而不是先找他,他隐约能猜到原因,也更加坚定的赖在小萝莉地盘上,师父什么时候走他就什么时候走。

    主意已定,燕行内心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的心态,脸上笑容温雅。

    柳帅哥和燕帅哥表明任打任骂,乐韵就算看着燕人心头超火大,也不好当着三位外客收拾他们,丢人几个白眼,淘米煮饭。

    连通电饭锅通电,室内温度够高,暂时关掉暖气,免得电器全开功率太大烧坏电路。

    新增两人,恐预备的菜不够,去看帅哥新送来的物品,提拎出鸡,洗净,丢在泡排骨的药汤里侵泡,再和面。

    宣少看小姑娘又拎出一只鸡,眼睛亮晶晶的。

    小乐乐忙着加菜,晁宇博笑容美丽,小乐乐就是刀子嘴,表面凶狠,其实心软,因为燕少是军人的关系,又因贺家人的关系,就算她偶尔看燕少不顺眼,也就表面吼一吼,只要燕少和柳少脸皮厚点挨得住冷脸,一来二去她心一软就消气了。

    君子有成人之美,他温和淡然的与燕少换位置,让燕少挨他师父,给师徒二人提供亲近的机会。

    燕行看到小萝莉又新添一只小烤箱,眼神像火炬似的炙亮,因为晁哥儿跟他换位置,他感激不已,移到师父身边,当个温顺听话的孩子。

    乐韵又重复一次制作荷叶烧鸡的步骤,和面,在鸡肚子里塞药材,包荷叶包面皮,放烤箱里烧,顺便将第一次放进去的烤鸡翻个身,撤走盘子,让它在网格子上烤。

    无论是山翁老人还是宣少,大家都聪明的不问小姑娘哪来的荷叶,反正现在科技发达,用真空打包机保鲜的新鲜蔬菜能放好几个月,保存新鲜荷叶也不是不可以的。

    美少年更加不会问荷叶哪来的,小乐乐就是个百宝箱,什么东西都往住处搬,她心思细腻,总把有可能用得到的东西全预备齐,免得到在用时缺这缺那搞得手忙脚乱。

    将第二只烤鸡丢进锅里,乐韵又拿出些排骨丢药汤里浸泡,往电沙锅里添些药材,拿两帅哥买来的苹果洗净端给客人吃。

    小女生借花献佛,毫无压力,客们也欣然领受主人的热情招待。

    王紫嫣从早上即忙个不停,按自己琢磨多天的搭配方法制作馅料,制作饺子皮,精心做出一批饺子,忙到十点半才全部完成。

    收拾工具,开窗透气,洗澡,化妆。

    将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用白色食品袋分别装好两种口味的饺子,再用红色食品袋装一层,装在一只纸袋子里,拿小手提包,抱着饺子下宿舍楼。

    天气极冷,从建筑物之间刮过的风呼呼作响,擦着面而去,像冰碴子刮面,冰冷生疼。

    要去的地方有点距离,走过去可能会冻僵,王紫嫣将围巾拉高遮住脸,跑至共享自行车停放处,租借一部小黄车,骑着自行车出发。

    到达学霸楼,她将自行车停妥,四下看看,看到几部车,不动声色的借绕路走的过程悄悄的观看车牌,晁会长的车和王学长的车都在,说明都没回家。

    人还在宿舍,等于没有扑空,王紫嫣走到屋檐下,将围巾松开,搓搓脸,登东楼梯,一层又一层,许多宿舍里传出响动和音乐,还有些嚎叫,却难得见到走动的人。

    到达四楼,也听不到两间宿舍有什么声响,很安静,只隐约闻到很香的药味儿。

    依味道猜测可能是女生宿舍又在制作什么东西。

    王紫嫣做个深呼吸,拿出最美好的笑容,抬起玉臂,轻敲男生宿舍的门,三响之后等着回应。

    扣门声传进与男生门对门对的女生宿舍,舍内客厅在低声说话的主宾收了话,身为主人的小姑娘,眉眼含笑,轻言细语的低语:“是对门宿舍的访客。”

    宣少、山翁老人耳力很好,也早已听出不是在敲小姑娘的门。

    “对门宿舍今天只有王学长还没回家,早上去我宿舍玩耍,人可能还没回来。”晁宇博如玉的面容浮上微笑:“我去看看是谁,如果是找王学长的,我打电话通知王学长。”

    乐韵没意见,燕行侧目,看到小萝莉笑容高深,心中灵光一闪,该不会又是医学部的那位王系花在找某男生吧?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上回圣诞节那天,医学部的某系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敲开对门的男生宿舍,到男生宿舍做客来着,最后发展得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想到可能是王系花,燕行也忍不住勾起唇着,等着小晁同志的反馈。

    敲门之后,王紫嫣安静的等着,然而,宿舍内静静的,并没有传出声响,她再次敲门,手指稍稍用力,响声比第一回要大声点。

    有节奏的敲门声打破楼道间的寂静,但,只有回音,并无回应。

    难道人不在?

    第二次敲门仍然没有听到室内有声响,王紫嫣端庄的笑容淡了一分,第三次敲响男生宿舍的门。

    悠长的扣声门成为楼道间唯一的声响。

    晁宇博起身去看情况,走到一半听到第二次门响,刚走到门口又听外面第三次敲门,他没有立即开门,慢吞吞的拿手机站在门口等,听听那位找人会敲几遍门,只等了一小会儿,外面响起第四次敲门声。

    锲而不舍的敲了第四次门,男生宿舍寂寂无声,王紫嫣不死心的又接连敲了两次,侧转身,看向对门的女生宿舍,咬咬牙,转身直奔女生宿舍。

    高跟鞋跺地的细响,无论是门内门外皆可闻。

    踩着步子到女生宿舍门外,王紫嫣深吸口气,敲门。

    扣门之响传至,山翁老人、宣少、宣一的眉毛动了动,自动脑补了一番,那位谁的访客刚才敲对面的门,现在又敲小姑娘的门,是想找小姑娘问对面的人情况?

    燕行微不可察的扁嘴,他有五成把握确定敲门的可能是医学部那朵系花,以那朵花的厚颜无耻,必定有借口解释敲门的原因,以此来纠缠小萝莉。

    站在门口的晁宇博,听到脚步声走来仍没动声色,当来人在门口静止停下,转而敲小乐乐的宿舍门,他眉头连连皱了几下,等扣门声止才拧动门把。

    门,嚓的一声拉开。

    早准备好说辞的王紫嫣,听到门响正想说话,猛然发现开门的不是女生,而是面如冠玉、温雅如雪莲般的晁会长,大脑当时没转过弯来,不由得愣了愣。

    拉开门,晁宇博看到门口站着的女生,紫红风衣,秀发披肩,姿容精致,面相确实端庄,只是……

    他眉眼间的笑容染上淡漠疏离,语调也带着冷淡:“王同学,你找我妹妹有什么事?”

    听到晁家哥儿的话,燕行便知自己猜对了,来人真是医学系的那朵花。

    “晁……晁会长,”反应有点迟钝的王紫嫣,心头一跳,努力保持镇定,展现出自己最美丽柔和的笑容:“晁会长,是这样的,对门王学长答应帮我品尝我做的药膳,我又新搭配出一种口味,想请王学长帮试吃,他好像不在宿舍,我就想……问问乐同学知不知道王学长的电话号码。”

    ?

    晁宇博似笑非笑的盯着王系花,唇角扬出只有自己才懂的深意:“王同学是说王学长答应帮你尝药膳是吧?”

    “是的,”王紫嫣温婉的点头,嗓音更加温柔:“晁会长,你经常吃乐同学做的药膳,能不能也请你帮我试吃一下我做的药膳,给点意见。”

    “请我试吃?”晁宇博以古怪的眼神望向女生。

    “如果让晁会长为难就算了,我知道我做的药膳比不上乐同学做的好。”王紫嫣垂下头,声音沮丧。

    “王同学确实是在强人所难,你难道没有向别人打听过我的情况么,我从小体质不好,从不乱吃东西,尤其是来历不明的东西和非医生指定的东西,不是百分百信任的朋友送的东西也是从来不碰的。”

    美少年声线极为动人,说出的话却是直白得不能再直白。

    “我……我不知道晁会长还有忌讳。”王紫嫣羞得无地自容,她只知道学生会晁会长比较文弱,身体不好,却不知有那么多的忌晦。

    “我身体不好是我自己的事,不知者不怪,也怨不得你,”晁宇博笑了笑,话峰一转又转回正题:“王同学,你说王学长答应帮你试吃药膳,照你的说法,你跟王学长的关系很好,而且上次圣诞舞会你还是王学长的临时舞伴,你应有王学长电话才对,为什么还来问我妹妹要王学长的电话?”

    “……我忘记问王学长要电话号码了。”晁会长话题转得太快,王紫嫣差点转不过来,心中慌张不已,慌乱之中顺手编个谎,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哦,那你以后记得找王学长要电话号码方便联系,免得每次找不到王学长就来敲我妹妹的门。”晁宇博当作没发现女生的慌张和紧张,慢悠悠的丢出一句,正想转身,就听传来像大提琴D调一样动听的男音:“小晁,你跟美女想多聊一会的话,麻烦先关一下门,有冷风进来了。”

    叮叮咚咚如泉水般的嗓音刚落,紧接着又响起另一道清雅清越的男音:“冷风确实有点大,原本热乎乎的铁皮石斛茶都变凉茶啦。”

    “你们看热闹不嫌事大。”乐韵原本在听好戏的,结果,燕帅哥好端端的插嘴,轩辕家的某位也凑热闹,两俊美青年还一副无辜样。

    “我什么都没说,我就听着。”宣一直喊冤,少主是说话了,他什么都没说啊,不能把他算进去是不是?

    又是个神助攻!

    乐韵瞅着轩辕某少的跟班笑,凭听觉与感觉推测,轩辕少爷的这个贴身跟班在武修方面比上次在餐馆里的那几个要高一大截。

    当燕大校的声音从室内传来,王紫嫣情不自禁的心头犯怵,四肢骤然僵硬,燕大校竟然也在女生宿舍?

    除了燕大校,还有其他人,王学长是不是其实也在女生宿舍,知道是她,躲着不出面?

    一刹时,王紫嫣心跳瞬间加快,肩膀禁不住微微的颤,再也没勇气呆下去,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乐同学有客,我不打扰了。”

    她没敢看晃会长的脸,抱着袋子,急急忙忙的转身直奔楼梯,急匆匆的向下跑,像鬼追似的半步没停的跑,高跟鞋跺楼梯的声响密集,好像有好几个人在跑似的。

    王紫嫣四肢僵硬,心脏像被揪着似的,心慌意乱,不停的急跑,一口气跑到一楼,被冷风一吹,后背一阵发寒,不知不觉竟出了一背的冷,凉凉的,直渗骨。

    她打了个战,也顾不得寒风,跑到自己骑来的小黄车那儿,将袋子放车筐里,骑上车踩着就跑。

    马不停蹄的回到宿舍楼附近,还车,提着袋子飞奔回舍,开门,进宿舍,砰的一声将门关死,热汗冷汗一直流,腿都有点软,一边擦脸上的冷汗,一边抱着袋子回到自己的床铺。

    四人住的宿舍,上床铺下写字桌,也很舒适。

    将揉得皱巴巴的袋子扔桌子上,王紫嫣爬上床铺,瘫成一个大字,心脏还在乱跳不停,口唇也泛白。

    她真的没想到乐韵宿舍还有其他人,如果王学长也在,听到她背后说他答应帮尝药膳,说她忘记问电话,再对比她其实问他要过电话号码,也没有许诺帮她试吃药膳,王学长会怎么想?必定认定她是两面三刀、有心计的女人。

    功亏一篑。

    好不容易才抓到一个脾气好的王学长,能帮自己接近京中权贵圈,没想又变得一团糟,乐韵就是个祸害,但凡扯牵到跟乐韵相关的人或事总是格外的不顺利。

    想到又白费了一场功夫,王紫嫣心中不甘,恨恨的咬牙,王学长这条路走不通,一时之间让她到哪找捷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