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第二百七九章 我是有原则的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晁宇博不懂医药内行,旁听小乐乐与客人谈话,等客人茶喝得差不多了,又续上大半盏。

    宣少等山翁老人有空捧起杯子喝茶时,赶紧刷在感:“前辈,你和小姑娘说完了吧?是不是该轮到我啦?”

    宣一默默的掏背包,掏出一尺见方的原木盒子交给少主,他们少主不靠谱的时候绝对让人无语,身为跟班,他表示很忧伤。

    “嗯,小宸北,到你了。”钟离毓淡然的顺水推舟,让轩辕家最奇葩的一位青年上场。

    宣少喜之滋滋的拿过阿大递来的木盒子,揭开盖子,将盒子给小姑娘看,笑容那叫个欢乐:“小姑娘,我没什么贵重的东西,这点食材当见面礼,听说你做得一手好药膳,咱们有空商讨研究厨艺。”

    眼角骤然一跳,乐韵笑脸都快变僵:“你一个味觉不灵的人跑来找我不聊天聊地只聊厨艺?宣少,你还是回家自己折腾你自己,别拉我跟你一起瞎折腾,我忙啊,也特别穷,浪费不起食材药材原材料。”

    “噗!”钟离毓没忍住,闷笑出声。

    当陪客帮续茶的美少年嘴角也往上拉高,笑从眼中溢出来,低头欢笑的模样美的惊心动魄。

    “味觉不灵?”宣一差点被小姑娘的话吓出好歹来,额心黑线唰唰狂冒,难怪少主总整出黑暗料理,原来是味觉不灵,想想他们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简直不能再心塞。

    “我味觉不灵?不可能啊,酸甜苦辣咸淡香臭我都尝得出来,哪有不灵?”宣少秀美的脸都快纠结成面团子,他堂堂未来的顶级厨师怎么可能味觉不灵?

    “我说你味觉不灵,又没说你味觉失灵,分不出咸淡和酸甜苦辣的情况是味觉失灵,像你,能尝出酸苦辣甜,也能尝出咸淡,但是正常程度的盐或糖正好合适,你尝起来就是寡淡无味,至少要加一倍半左右的量,你才能尝到味道,你口味重,整出来的食物必定难以下口,能上得桌的只有凭感觉或经验搭配原料做出的成果。至于香臭,那是嗅觉,不是味觉。”

    小姑娘说吐字清晰,钟离毓望向轩辕家的下任准少主,悠悠的问:“小宸北,小姑娘说的是真的?”

    宣一内心泪流满面,就说嘛,为什么少主每次整的黑暗料理味道怪怪的,不是超甜超咸就是五味俱全,原因就是少主味觉不准,所以把握不好调料的量。

    “前辈,我没有小姑娘说的那么严重啦,我就是味觉有点迟钝,口味偏重那么一丁点而已,小姑娘,我这样子不致于是味觉不灵吧?”宣少想抱头痛哭,他未来的厨艺大师梦难道要折在味觉不灵坎儿上面?

    钟离毓低头,嗯,他不知道轩辕少主味觉不灵的秘密。

    宣一望地无语,少主终于承认是他味蕾有问题,而不是他们不懂欣赏了啊,不容易。

    “本来就是味觉不灵,你想掩耳盗铃的不承认也改不了事实。”乐韵想丢东西砸秀美帅哥,味觉失灵的家伙做出来的美食,十有八九是黑暗料理,他还跑来拉她钻研厨艺,这不是想误人子弟?被误的子弟当然是她啦。

    “本少心好痛!”宣少做西子捧心状,他受伤了,求怜惜,求安慰。

    少主又不在状态,宣一万分真诚的求教:“小姑娘,我们家少爷这点小毛病要如何才能药到病除?”

    “我没有针对你家少爷这种小毛病的药材,等会儿给你们点药,能改善一下情况,但不能药到病除。”

    看在客人来还带来了礼物的份上,乐韵还是很给面子的,没有让他们吃闭门羹,一边说话一边看礼盒。

    宣一感激的道谢,能改善一下也是好的,少主味正常点,做的黑暗料理应该也能正常点,他们的胃能少受点苦。

    宣少欣欣然的眨眼,小姑娘嘴巴说的挺不给面子,心是很软的,很好说话耶。他兴奋的欣赏小姑娘清点他送的见面礼。

    木盒子里有两个密封起来的袋子,一包装着圆片,一包装着干蘑菇。

    看一眼,乐韵就知是什么,还是拆开装圆切片的袋子,闻闻气味:“五百年的何首乌,拿来制作药膳很不错。”

    山翁老人:“……”五百年何首乌拿来当食材,不是爆殄天物?

    宣少频频点,嘤嘤,用药材作食材所成的美食品质要高几个档次,看来小姑娘也是追求品质为上的土壕。

    宣一记起少主用好几片何首做什么药膳,结果全废了,那是五百生药材啊,想想就心疼。

    他心疼,乐小同学不心疼,扣紧袋子封口,再看蘑菇:“今年的松茸,刚出土即被采摘,特级品。有这样食材,中午能做道像样的菜,宣少和钟离前辈今天忙不?不忙的话留下吃午饭。”

    “不忙不忙。”一老一少忙不迭声的表示不忙,他们不忙,一点也不忙,别说留下来吃午饭,就是吃晚饭都可以。

    听说小姑娘做的药膳美味无双,有机会品尝不珍惜的人一定是傻子,他们不傻,自然万分乐意留饭。

    “钟离前辈想念令高足的话,也可以先去看令徒,说说体己话,如果不急于一时,令徒可能会在十一点半左右过来。”

    “小徒找小姑娘可有事?”听到小徒儿中午会过来,钟离毓疑惑不解。

    “钟离前辈的高足和他的好哥们柳少为了我的药膳,一般情况下没事也会找点理由往我这里凑,就算我把人轰走骂走,过几天又会来,抗打击力很强大,今天要过来拿点东西,照他们以往的作风,必定会赶在十一点半前到达。”

    “小徒玩劣,让小姑娘见笑了。”钟离毓老脸微热,他那小徒儿平日里儒雅温和,实则是冷漠疏离,难得竟会厚脸皮粘小姑娘,倒是奇闻佚事。

    “没关系,我习惯了,生气的时候揍人骂人绝不委屈自己,燕帅哥和柳帅哥也习惯了每次惹我生气后就做好被收拾的准备,前辈也不用心疼爱徒,我每次帮燕帅哥松松筋骨,于他而言有益无害。”

    “多谢小姑娘。”钟离毓明白小姑娘打他徒儿可能顺便也帮疏导经络,十分感激。

    “不客气,揍人这种事我的最爱。”

    “小姑娘,被揍一顿还有好处,要不,也辛苦你揍我一顿?”宣少兴致高昂,毛遂自荐当沙包。

    “你就算了,你全身经络通畅,用不着找打,当然,如果你想尝尝经络淤塞的味道,我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的揍你一顿,帮你封几处穴位。”

    “算了算了,那种好处还是让给别人吧。”宣少直摇头,被封经络后再修习时进度缓慢,傻子才会想尝试。

    秀美青年开朗率性,晁宇博对他也不反感,帮他又续一杯茶,晃动一下壶,没多少了,将茶全部给客人续杯,提去重新烧水。

    有美少年哥哥帮陪客人,乐韵乐颠颠的搬东西回卧室,接见一次访客就有药材和古懂收,真爽!如果古武门派的人来拜访都带礼物的话,她可以考虑浪费点时间,全部见一见,收点礼填充空间灵气。

    把盒子、铜炉、掐丝珐琅瓶和碗全搬回卧室,先放床上,翻箱倒柜一番弄出些声响,再从空间里拿出一些药材,挑出一份装起来,拿去给轩辕家味觉不灵的家伙,告诉他们怎么吃。

    赠送一份药,从冰箱里翻出燕帅哥和柳帅哥买的肉类解冻,取一些药丢锅里熬煮,然后立即着手和面,以备一会儿用。

    宣少揣好药材,兴奋的跑去偷师,就算不懂小姑娘和面做什么,也乐得围观。

    小姑娘和好面,清洗一只整鸡,放煮开的药汤里浸泡,再涂一层药汁,又里里外外的涂粉末。

    “小姑娘,这是什么香料,好香。”宣少迷醉不已。

    “白松露配制的香料。”

    “白松露不是在菜出炉时添加作香料最佳?”宣少眼中闪现星星,小姑娘以白松露做香料,追求高品质的大厨,有个性!

    “关于厨艺问题,等你什么时候味觉恢复了再讨论。”

    “……”宣少默默的望天,味觉不灵什么的好讨厌。

    乐小同学没空理味觉不灵的家伙,用药材填充鸡肚子,将鸡腿与脖子盘好,又去拿一张荷叶包住鸡身,再把面摊成饼,裹荷叶之外,将一只鸡裹成面团子,拿只大盘子装起来,抱出小烤箱,通电,东西放烤箱里烤。

    之后再清洗猪蹄上锅炖,将排骨丢有药材的药汤里泡,精肉切片装盘,再洗猪肚、猪肝,全部切片装盘,最后洗疏菜。

    乐韵把容易变老的青菜基本都丢空间,因为昨天约晁哥哥中午吃饭,早上从空间提出青菜扔外面,否则,她必须要去卖菜,要不然没青菜又变出青菜来,会穿帮。

    离中午还早,将菜全部备好坐着等大电饭锅里的药,到十点半,拔电源,启出内胆,让它自然凉。

    燕行、柳向阳心心念念惦记着取药的事,哪舍得回家,早上又早早的溜去生活一条街,抢先下手购些肉啊青菜啊,然后吃食堂。

    整个上午无所事事,哥俩窝在宿舍抱着电脑埋头苦干,当到十点,两人先后关掉电脑,你看我我看你,眼神就一个意思:要不,咱们现在就过去?

    心里早就想行动,又怕太早过去会被轰走,苦哈哈的熬时间,待熬到十点半,哥俩坐不住了,还是早点过去吧,小萝莉生气揍人的话,也有足够的时间揍他们,然后把他们点穴扔一边躺尸,等差不多到正当中午时就能解穴,也能有理由求赏口吃的。

    前思后想,打定主意,哥俩收拾得人模狗样,以上战场似的豪情壮志下楼,驾着猎豹一往无前的杀到学霸楼,提着东西雄纠纠气昂昂的上楼,到四楼,还特意平复心情,做好迎接小萝莉狂风暴雨般的拳头招呼准备,才以气壮山河之势敲响门。

    舍内,听到有节操的扣门声,宣少和山翁老人:“……”以小姑娘之前的说法,应该就是燕行和他发小的样子!

    “我想,可能是燕少柳少到了。”晁宇博浅浅一笑,优雅从容的起身去开门。

    宣一原本想当跑腿的,想到自己是客,还是让主人们开门比较好。

    走到门口,美少年眼中的笑容意味深长,不急不忙的拉开门,门外果然是挺拔如青松的燕少柳少。

    等着门开的燕行、柳向阳,听到门嚓的一响,神经拉紧,当门开,看到不是小萝莉怒气冲冲的脸,而是晁家哥儿那温润如玉,笑意盈盈的笑脸,两人的表情有一秒的呆滞。

    原谅他们,他们一门心思在想着承受小萝莉的怒火,没想到晁家少年会在小萝莉宿舍守株待兔的等着他们。

    “小晁,早哟,你还没回家啊。”一愣之后,柳向阳发挥自己阳光开朗实则是脸厚无节操的优点,亲切的跟漂亮精致的雅少年打招呼。

    “你们也没回嘛。进来吧。”晁宇博悠悠一笑,将门完全拉开。

    柳向阳惊悚了,小晁请他们进去,是准备断后路堵门不让他们有反悔的机会,然后让小美女痛快的暴揍他们咩?

    燕行眉心跳了跳,总感觉不对劲,小晁的笑容意味不明,眼神也格外明亮,一种像看好戏的样子。

    感觉很奇怪,但是,想到贺家的做法是自己的主意,小萝莉的怒火也该由他承担,只略略一迟缓之后,越过向阳,抬脚,昂首阔步的踏进女生宿舍。

    他全副身心都在寻找小萝莉在哪,视线第一时间就投向朝厨房那边的地方,举目望去,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女三男四人的目光齐齐望着自己。

    “师……父?!”视线落在梳着发髻的青袍老者身上,燕行紧绷的神经在瞬间松驰,激动的龙目骤亮,一张脸瞬间春暖花开,艳阳满天。

    那笑如太阳出海,风华惊艳寰宇。

    我我……

    燕帅哥笑容太耀眼,乐韵被闪瞎了钛合金的狗眼,她是第一次见到燕人这么真实的表情啊,那画面像流浪已久的乳羊见到久违的母亲的场景一样的感天动地。

    扭头而望的宣少,看到山翁老人徒弟的笑颜,有想撒丫子狂奔去撞墙的冲动,啊啊啊,能不能别笑得那美?

    特么的,笑成那样,都能把他掰弯,还让不让人活了?

    宣少心中悲伤成河,在山翁老人带弟子参加的古武聚会时因痴迷于厨艺给错过了,所以并没有真正的与燕少打过照面,但是,他看过古武世家弟子切蹉的视频,记得燕少的面孔,所以昨天见到燕少也不陌生,而燕少曾见过他家哥哥们,看到他的脸自然能猜到他是谁。

    柳向阳在一愣之际,被小行行抢先,二话不说跟着就往内冲,一脚踏进小美女的地盘,就听到小行行那激动的一句“师父”,他当场就懵呆了,小行行的师父在小美女宿舍?!

    不相信。

    他第一想法就是“不可能”,小行行的师父是世外高人,从没来京城玩耍过,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柳少偏头望向饭桌那边,一眼瞧见小美女和三个男士坐在那儿,年青的人他记得,就是三味轩餐馆的轩辕少东家,难道那位清瞿的老者就是小行行是师父?

    莫说柳少不相信,就连燕行本人也怀疑自己眼花,师父怎么可能会来小萝莉宿舍?他带着激动与怀疑的心态,认认真真的细看,没错,是师父!师父确确实实就坐在那儿,他绝对不会认错的。

    “小龙宝,见着师父用得着这般激动,竟然连礼仪都忘记了啊。”看到自己的小徒弟,钟离毓有种非常欣喜激动,但是又忍不住想责备他几句的矛盾心态。

    “是,师父教训的对,是我失礼了。”熟悉亲切的声音缓缓的钻进耳蜗,燕行唯一的疑虑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柔顺的认错,转而光辉容颜漾出高雅的笑容:“小萝莉,上午好,宣少,我们又见面了。”

    “前辈好,欢迎宣少光临青大。”柳向阳机灵的向老道长问好,顺便也向轩辕少东家打个招呼。

    “小柳你也好。”钟离毓对小徒儿的发小兄弟也是极为和蔼。

    “柳少好,昨天青大不接待参观者,今天放假,所以我又来了,今天运气不错哟,成功见到小姑娘和小姑娘的哥哥,倍感荣幸。”宣少回以清丽温雅的微笑,眼角飞扬,表情说不出的愉悦。

    “彼此彼此。”晁宇博笑容微微,一边回应一边关门。

    看两眼小美女的客人后,柳向阳移开身,听燕行和那位轩辕少东家讲话,特别无语,那啥,能不能别废话?

    “小萝莉一向不见客,宣少运气真的很不错。”有师父在场,燕行内心特别镇定。

    “燕人,我是不喜欢跟人啰里八嗦的废话不假,但如果来拜访我都送上奇珍异宝和奇花异草,我不介意浪费时间接待访客的。”乐韵不给面子的哼哼两声:“还有。你别得瑟,不要以为你师父在这里我就不敢揍你,我要揍你,谁也拦不住。”

    “……”燕行头皮一阵发麻,小萝莉果然很生气。为了不致于当着师父的面被揍,他赶紧解释:“小萝莉,那天的事我可以解释的,等改天我给你解释了,你觉得还生气再揍我也不迟。”

    “小龙宝,小姑娘想什么时候揍你就受着,你挨揍还要选黄道吉日不成。”

    老道长当着燕少的面把他卖了,晁宇博心情好极,能见燕少吃瘪,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心情美妙,关上门,轻盈的走向坐着的客人,步伐格外轻快。

    “师父……”燕行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师父竟然也把他卖了?之前太姥姥在庭广众之下把他卖了,今天师父也把他卖了,小萝莉究竟有何通天神奇之魔力,令他家长辈们卖起他来毫无压力与心疼?

    “年青人,挨挨揍更健康。”宣少看热闹不嫌事大,笑嘻嘻的发表看法。

    “嗯,确实如此,男孩子能被小姑娘揍也是最幸运的事。”

    师父摆明态度支持小萝莉随时揍自己,燕行默默的接受被卖的命运,提着东西走向小萝莉的小冰箱。

    “我是有原则的人,你们两个买再多的菜也收买不了我,中午不许你们蹭饭,你们吃食堂去。”甭以为送一堆菜就能让她消气,她火大着呢,送点菜根本不可能收买她,除非送有灵气的古董或者送黄金白金。

    “小美女,我知道你是有原则有立场的人,不是我们能收买的了的,我们也不敢赂贿你,顺带买点菜来而已,你想揍人也好,想骂人也好,你该怎么着就怎么着,骂累了,揍人揍累了,有现成的菜,你就不用再拖着疲惫的身躯下楼买菜啦。”

    柳向阳涎着笑脸狗腿的拍马屁,小行行师父都把小行行卖给小美女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必须要挨得住骂,扛得住打击,并且还要坚持不要脸不要节操,否则分分钟就被扫地出门。

    宣少惊奇的瞪大眼,那位柳少比他还不要脸哪。

    山翁老人借喝茶的动作掩饰住嘴角抽搐的无奈之表情,小龙宝的发小柳小三,真是个……活泼的孩子,也幸好小龙宝有那样开朗阳光的发小,他的性子才不致于太阴沉冷漠。

    在几人的视线之下,燕行顶着俊脸,和柳向阳将提来的大包小包放小冰箱边,又摆成一小堆,哥俩放好东西去洗手,然后,温顺乖巧的走到桌子旁坐下当乖宝宝。

    美少年拿杯子帮两少倒杯茶。

    对于脸皮超厚的家伙,乐韵没好气的丢白眼鄙视,想想不开心,板着小脸:“药在冷凉着,很快就好,但是,我收集到的瓶子都用完了,你们自己找瓶子来装,找不到自己用手捧吧。”

    众人:“……”感觉像是无中生有。

    燕少:“……”小萝莉是想赶他们走的节奏。

    早打定主意不要脸的柳向阳,立即送上笑脸:“没瓶子?这个完全不是事儿,我马上去找瓶子啊,小行行你跟前辈好久不见,你陪前辈说说话儿聊聊天。”

    他说走,仰头,咕咚一口将茶全喝光,对好兄弟眨眨眼,迈着长腿起身,撒开脚子马不停蹄的开跑,冲出门,一口气冲下来,开走猎豹去生活一条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