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第七十八章 小试身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太阳强光照眼,王玉璇几乎忘记自己受太阳暴晒,望着只能看见肩膀以上部分的男人背影,怅然若失。

    他不愿听她解释,不愿再看见她,不愿意听她叫他小名,甚至……对她的称呼从原来亲昵的璇璇变成了“王小姐”!

    也在这当儿,她才想起燕行对她的称呼,感觉犹如经历了一场梦,明明一年前她和他还是那么亲密无间两小无猜,无论她对他搞什么恶作剧,他总一笑置之,她被人语言中伤被人嫉妒,也有他护着她。

    那个男人说了会保护她,为什么会食言,女人善变,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也会变,说变脸就变脸,轻易的把将她和他青梅竹马的情谊弃如敝履。

    燕行不是那种背信弃诺的男人啊,他舍不得她难过,舍不得见她受一丁点的委屈,怎会不念旧情,将她抛下不管?

    王玉璇还是不相信燕行真的会那么待她,站在阳光下,苦苦思索为什么,她只是喝高了说漏嘴让他受了流言中伤,并没有造成实际伤害,他为什么就那么斤斤计较,要跟她一刀两断?

    她暴晒在太阳底下,迟迟不动,赵宗泽握伞的手收紧,几乎捏碎伞杯,他费尽心思才把她抢过来,把她当公主捧在掌心,她亲口说跟他在一起很幸福,她想要的就是跟他一起的生活方式,到头来她心里仍念念不忘记那个人。

    女人就是永不知足!

    默视着女友妖精般的身材,他想起了那人身边的萝莉女孩,那种女孩子才是男人的最爱,只是……只是暂时他没空去挖墙角,目前最重要的是先哄好眼前这个,等结了婚,上了岸,再去撬墙角不迟。

    只要锄头舞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当初,他能成功挖第一次墙角,把那人的青梅抢过来,以后也能再挖一次。

    慢慢的,赵宗泽攥紧的手指放松,收拾好心情,走几步,将伞遮住妖精美女友:“小璇,你也别太在意,燕少大概还在气头上,说话有点冲,等他消气了就没事的,他一定会理解你的。”

    伞遮住了太阳,在地面投下阴影,沉在自己思绪里的王玉璇,恍然回神,也因为被置于烈阳之下的时间略久,眼睛还没适应变化,眼前一阵恍惚。

    过了二三秒,眼睛才适应光线,摸了摸晒得有点发烫的头顶,将手又搭在男友手臂上,声音轻轻的:“泽,你会不会有一天也像小龙宝一样对我翻脸无情?”

    !

    赵宗泽心头一紧,四肢有刹那的僵硬,他不自然的望了望前方,瞬间又愀复过来,将伞交于提手提包的左手里,右手将美艳的女人搂过来依进自己怀里,嘴角亲啜她的额头:“傻璇璇,你是我的公主啊,我不知修了几世才求来这一世的缘份,我怎么舍得让你受委屈。不难过了啊,我们赶紧去看那块紫翡翠玉石,买下来给你打造首饰。”

    “嗯。”刚被人冷落的王玉璇,依在男人怀里,有了安全感,失落的心被男人的柔情蜜意温暖,温顺的嗯了一声。

    不费吹灰之力的搞定女友,赵宗泽右手撑伞,带她去看玉石,女人没有几个抵挡得住奢侈首饰的诱惑,只要舍得砸钱,拿名贵首饰哄一哄就能让她们言听计从,就算是王家千金也不例外,并屡试不爽。

    慢慢的走了几步,他假装漫不经心的问:“璇璇,刚才那个女孩子是哪家千金啊?”

    “不认识。”王玉璇摇头,她刚才之随意的扫了一眼,根本没任何印象。

    “噫,连璇璇也不知道?难道不是cao家的小公主?”他记得清清楚楚,那人说了萝莉女孩有姓cao的人家罩着,不用怕被欺负。

    “应该不是cao,是chao,跟朝向的朝同音,日兆晁家,晁家才有位人家滚刀肉的硬骨头。”

    “晁家,就是那个李副主席独女所嫁的那个晁家?”赵宗泽心中骤然一惊,如果萝莉女有那个晁家靠山,他绝对不敢轻易去挖墙角,那个晁家可是不好惹的马窝峰。

    “八九不离十吧,你怎么忽然问那个?”

    “我晚上要去外婆家啊,有可能与回去过节的哥……燕少碰面,我总得做点准备,万一外婆和外公问起来,我有备无患,才能应对得过来。”

    “哦。”王玉璇信以为真,没再深究那个问题,两人撑着伞,去那家有紫芙蓉翡翠料的玉石店。

    燕少带走小萝莉,远远的甩开了讨厌的贱男贱女,紧绷的心弦一根一根的放松,曾经,有人在他最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把刀子捅进了他的心窝子里,刺得他满心鲜血,那一刻,他恨极了那个女人。

    他不怕伤害,最不能容忍的是背叛,他从没说一定要青梅竹马的她陪他一生,她有权追求她的幸福,然而,天下那么多优秀男她不要,偏偏跟他异母弟弟背地里有了首尾,她还助野心勃勃的那位异母弟弟在背后捅他刀子。

    他以为他保护着的是位人间仙女,善良纯洁,到头来才发现她纯良的外表下藏着谁也看不见的毒蛇心肠。

    青梅的背叛,比任何刀剑加身带来的痛都要痛苦万分,他那颗被践踏的心脏,生生被撕裂一道口子,鲜血淋淋。

    而他,除了背地捂着伤口难过,还不能毁了她,因为,那个人是他曾经纵容着的小青梅,否定了她,等否定了曾经的自己。

    不能亲手毁灭,不等于宽容大度的不计较,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以后他的人生里再也容不得她放肆,她幸福与否与他无关,他和她从那刻开始萧郎是路人。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能治愈一切伤口,最初每次见到她,他恨不得想掐死她,最终只能转身以当不见,让人觉得像落荒而逃,一年多过去,他也越来越平静,再见面,心头也不再觉得锥痛,或许,再过些日子,他大概单独见到她,他的心底大约也再无波澜。

    他也知道今天能如此潇洒,有大半的功劳是因为小萝莉陪在他身边,如若他人影单吊的遇见那一对儿,他大低还是会黯然伤神的,团圆佳节,人人都有亲人有爱人有知己,独他无家可归,唯有孤苦佇仃的向隅一角,在佳节里抱影成双,内心该是何等凄凉。

    幸好有小萝莉,有个小萝莉肯收留他无处可泊的心,愿意收容他一起过节,一起游玩,免他心灵在这个中秋孤苦飘泊。

    燕行微微垂眼,眼角余光从墨镜后飘出落在身边的小萝莉身上,小萝莉自开出春带彩后如掉笑容海洋里,整个人喜气洋洋,春风满面。

    而打某对情侣出现,她更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那双水汪汪,瞳黑如墨玉的漂亮杏眼里更是闪烁着精光,那咧嘴笑的傻样儿透着丝丝猥琐。

    他不知道怎的会想到猥琐,可他觉得用那两个字来形容小萝莉现在的表情真的很贴切,因为,军营中的兄弟们在闲暇之余讲到荤段子的笑容也是如是这般。

    小萝莉还抱着他的手机,也不知她想啥,眼睛又一闪一闪的闪烁绮丽的精光,那嘴角几乎要扯到耳根去了。

    “小萝莉?”小萝莉笑得太惹人恨,他实在忍不住嫉妒,唤了她一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呀,有什么喜事说出来让他乐乐不行?

    “唉?”满脑子跑马中的乐韵,被乍然一现的动人男音惊了一惊,仰起脸蛋儿,一副求知状,没见她在乐呵么,叫她干啥子呀?

    被粉嫩嫩的小萝莉那水灵灵的眼睛盯着,哪怕隔着一副墨镜,燕行也没敢直视她,偏开视线,快速转话题:“想问你去哪里逛,是杂货区,还是玉石成品区或者是文玩工艺品区,又或者,我们先去吃饭再回头来逛。”

    “逛逛再去吃饭吧,吃了东西就回学校。你有没想去的地方?我想找样东西,然后去书摊区买几本书就可以走了。”乐韵想想,节假日人那么多,吃饭也不知要等多久,不如先逛逛。

    燕行没意见,她想去哪他就去哪。

    思维被打断了一下,乐小同学也发觉手里还抱着燕帅哥的手机,赶紧还给他,至于钱,回学校再转款,她又不会赖帐。

    燕少刚收好手机,猛然听得前面传来喧哗,还有“有人倒下去了”“快打120”“是不是低血糖”等等的杂言。

    一听那声音,他就知有人突发急病晕倒或休克了,他来不及问小萝莉去不去看看,那娇小的女孩子已呼的跑起来,像匹小马似的扬蹄疾跑,冲向喧闹的人群。

    当小萝莉自身边蹿出,燕行竟然迟钝了那么半秒,他没想到小萝莉那么敏感,反应那么迅速,在第一时间就冲出去看情况。

    愣了那么一下下,他也快步追上狂奔的小萝莉,她的速度极快,他也是拿出真本事才追得上。

    在听到有人晕倒的那刻,乐韵的第一想法是-去看看!所以,她的思维与行动出奇的一致,当时就冲出去了,根本没想到征询燕帅哥那茬儿。

    假日里到潘家园古玩市场的溜跶的人比非假日多几倍,通往各个古玩旧市货商摊区的路到处有人来往,走着走着,猛然间有人砰然倒地,把其他人吓了一大跳。

    猝不及然倒地的是位五十上下的男人,痛苦的抱着腹部蜷缩成成虾状,并不停的向左向右的翻滚,伴随抽蓄,他的面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脸和额。

    一个青年跪地面上,不停的叫“爸,你怎了”,路人先是惊叫,然而围上前想帮忙,却没人敢乱动患者,怕因不懂医而反加重患者危险。

    有人打了120电话,有人安抚病患者和青年说救护车很快就到,让他不要慌,让患者坚持一下。

    乐韵跑到拥围着的人群外,如游鱼般的往内钻,燕行俊微黑,小萝莉这会儿怎么那么笨,就不懂利用语言力量?

    “借光借光,学医的人来了,请让专业人员的进去看看。”小萝莉不懂利用她自己的医学人员优势,燕少可不会浪费,跟在小萝莉后面帮她开道。

    他嗓音迷人优美,顿时引起注意,路人纷纷问“学医的在哪”“专来人员在哪”“快让医生来看看”。

    某几位正在声音前方的人,听得背后响起磁性的男音,下意识的就回头看,然后向两边让,待让了让路,才发现是一个墨镜青年和一个女孩子,表情特懵,人还懵着,墨镜青年护着小女孩已钻过人围,跑向倒地的患者。

    ?!

    当四处寻找医生的人看见挤进人圈的女孩子,表情怪异,别告诉他们那个孩子就是医学人员啊。

    挤进人圈,乐韵也看清了患者,那是个五十有余的男人,衣裤黑白分明,他捂抱住肚子侧向一边,从她的角度望去,能望见他的脸,他死死的咬住唇,脸色呈青灰色。

    男人身边跪蹲着个约二十余岁的青年,他背着个背包,面对倒地男人,惊慌失措,不知干啥。

    观面色,她知道患者是内脏中的肠道系统出了毛病,同时眼睛开启X光扫描,验证之下果然没错,他的回肠套入盲肠,用医学术语言说叫“肠套叠”。

    肠套叠的描术就是:一段肠管套入其相连的肠管腔内。易发部位多为回肠套入比较宽大的盲肠内,也不排除大肠套大肠,小肠套小肠的情况,相对而言,同位段的肠套叠症较少,回肠套入盲肠最易见。

    肠套叠是婴儿最易见的急性腹病之一,成年人较少,老年人又多一些,尤其有便秘的老人发病率高。

    倒地的患者腹肠套叠部发生急烈收缩,引发腹部阵痛,因而令他几乎痉挛。

    在验看患者的病状时,乐韵也没停步,边走边看,扫描了病患者的躯体,对他的健康指数了若指掌。

    关闭眼睛X光功能,她随手把背包放地面上,走到病者身边蹲下去,照着男人死死捂住腹部的手臂一点,男人僵绷的手臂松软,她再拿起来放平,伸出青葱玉指,诊脉。

    呃?

    围观的人最初看到小女孩,对她医者的身份抱着深深的怀疑,当目睹小女孩诊脉的手势和动作,不禁暗中嘀咕上了,不会真是专业人员吧?

    燕行寸步不离跟着小萝莉,他见惯了生死,对于眼前的场面也面不改色,只站在小萝莉身边,当她放下背包,他装作不慌不忙,实则极快的把背包提起来自己拧着,免得被病患者不小心踢到或碰到弄坏背包里的东西。

    患者家族和围看人一样看傻了,大脑没反应过来,眼珠子机械的转动。

    摸脉只是掩人耳目的手臂,摸了一回脉,乐韵松开指,伸指在患者身上按了几下,先暂时给患者止痛。

    随着她的纤纤玉指闪过,缩抱侧躺的男人绷紧的四肢放松,自己仰面向上,抿紧的唇松开,大口大口的喘气。

    “爸,你怎样了?”

    “爸,你肚子还痛吗?”青年扑到父亲身边,激动又紧张的问。

    “我-没-事。”满是冷汗的男人,艰难的张嘴,从喉咙里挤出的声音沙哑。

    “错,你不是没事,你事儿大了。你别乱动,我帮你暂时止痛是不希望你痛得受不住翻滚时加重内脏伤势,可不等于你真的没事儿了。”乐韵满头黑线的接话,什么叫没事,以为现在暂时不痛了就万事大吉吗?

    燕行:“……”小萝莉性子直,这么直白也不怕吓坏人。

    “啊?”吃瓜群众与青年傻了眼儿。

    “我爸怎……怎么啦?”青年吓坏了。

    “我……没事……”男人仰了仰头,想坐起来,却无能为力。

    还说没事?

    乐韵想拍人,念他是患者就不计较了,对家属说话:“你父亲的症状为肠套叠病发,初步诊断是回肠套入盲肠,病始发时间大概在昨天下午三点以后,发病之初腹部阵痛,有想呕吐感,他本人估计没在意,当普通腹痛,应该服用过镇痛药止痛。如果你们自己不信,可以摸你父亲的左腹,那里有肿块;不懂肠套叠是什么回事,可以手机上网查询。”

    燕行嘴角微微颤了一颤,小萝莉从来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他有时甚至怀疑小萝莉不是人,你说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厉害,摸个脉就能把病说得丝毫不差。

    围观群众也听得一愣一愣的,有些反应快,拿手机查肠套叠是什么。

    “我……”男人张着嘴,冷汗如雨。

    “严不严重?”青年紧张的声带颤音。

    “脉象反应还好,套叠在一起的肠子应暂无病变,但是绝对不可以轻视,不要指望让肠管自然复位,必须立即就医做复位手术,”乐韵瞄瞄男人青白色的脸,非常友好的提醒:“先生,以后还是把辣椒戒了吧,你吃辣太厉害,你的胃已经承受不住,再不忌口,变胃穿孔还是轻的,要是变胃癌,你后悔也来不及。”

    “你怎么知道我爸好辣?”青年震惊得险些跳起来,他父亲无辣不欢,可是,她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人怎么知道。

    “我要是连那点简单的事也看不出来,我哪有脸对人说我是学医的。你父亲的情况不能拖,等会救护车来了,到医院请医生先做腹部X光检查肠道,那样的话也省去一些不必要的检查,省一笔费用。”乐韵颇感无语,拥捉到患者的震惊脸,笑容美丽:“你别乱动,等救护车来了就去医院,不要讳疾忌医,尽快治疗,对你自己对你家人都好。”

    男人虚弱的点点头,看小女孩子站起来,他闭上眼眼喘气。

    围看人:“……”

    他们还没怎么搞懂情况呢。

    肠套叠轻微时期,可以腹外手动推拿复位,较严重的只能手术,眼前病人就是中度严重的那种,需要手术,乐韵留下也没有用,站起来,从燕帅哥手里拿过自己的背包,飞快的开溜,她帮人诊脉查看,为的也是实践,没自己事儿了,必须跑,她不想出名。

    趁着围成圈的人还云里雾里,燕少护着小萝莉钻出人群,两人撒开脚丫子,东钻右钻,钻进游散人群,远离了事发地。

    两人来时不需要请,去时不需人送,来去不留名。

    “唉,人呢人呢?”当那一高一小的人不见了,有人刚从手机屏上抬头,四处找。

    “走了。”

    “啊啊,怎么走了?我还想找她帮我把把脉,看看我有没病。”

    “我也想。”

    一位上年纪的大妈接话,可惜,她慢了一步,等她想起来,人已走了。

    “我我……我忘记了向她说谢谢。”青年羞惭无比,他刚才竟然忘记向那个戴墨镜的人和帮他父亲诊脉的女孩子说谢谢。

    人群也颇为后悔,当时他们咋就没反应过来,肯定是受了那个墨镜青年的影响,那位墨镜青年看起来太神秘,让他们失了神儿,所以忘记了拦他们。

    因为有人围在一起,路人也越围越多,听说没什么事了,一部分又散去,最后只留下最初的十几人陪同患者和家属等救护车。

    乐小同学溜出人群,溜得特别快,燕行看着蹦蹦跳跳的小萝莉,心头最坚硬的一角也柔软了几分,小萝莉尽了医者的本分,不留下来蹭名,她才是活雷锋。

    走得远了,乐韵立马就把给路人诊脉的事忘记了,跑到大棚区,顺脚冲进一条商摊之间的通道,一边看,一边向书摊区跑。

    趟了鬼市,去过翡翠原石区,淘到了好几样有灵气的古懂,她心情倍儿好,对于那些灵气微薄、又用处不大的古玩便看不上眼,只找自己要找的东西。

    逛了两条摊位,乐小同学终于找到了理想之物品——一套石制捣钵,捣钵与捣杆子用花岗岩中的米色麻石打造,花岗岩坚硬耐风化,密度大,小小的一套捣钵有好几斤重。

    捣钵用于捣磨芝麻等等,如今,不锈钢、陶制捣钵很多,轻巧方便,取代了笨重的石捣钵,也就古玩旧货市场才能能见到石捣钵的身影。

    因鲜少有人购石捣钵,因而乐小同学狂杀价,愣是把一件喊价五百的高价杀到一百块,在摊主无比幽怨的眼神里,得瑟的抱了捣钵,笑咪咪的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