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比赛日结束,马迪堡俱乐部在半岛上迎回来了自家大大小小各色‘球星’,每个人脸上都略显疲惫。

    其实打比赛并不算什么,年轻人即便两三天一场不停歇问题也不大,让人感觉疲劳的是车马劳顿和路途颠簸,生物钟规律被打乱再加上高强度运动,这才是球员疲惫的根源。不信?您往大学校园里瞧,每天都会在球场上吼着跑来跑去的总是那一帮人,他们何曾觉得累过?

    从此时开始,就进入了赛程最密集时间段,一直要到赛季结束。所以,科学分配球员体能和合理安排球员轮换就成为了最重要的工作。幸好,马迪堡一线队目前所有26名球员全部可堪一战。

    要说起来,马迪堡这一堆‘国’字号球员当中,这两个国际比赛日里最为风光的当属队中俄罗斯双杰——酒神日尔科夫和沙皇阿尔沙文。这哥俩在俄罗斯客场对阵爱沙尼亚的世界杯预选赛中,各打进一记精彩的世界波,最终两队1:1战平。

    没错,是1:1,因为酒神兄打进的是乌龙球。

    阿尔沙文在上半时19分钟右路内切后连过四人的入球好似卓杨附体,日尔科夫下半时65分钟禁区线大脚解围足球却诡异画弧线直入自己球门死角,又恰似着了魔。

    所以,一肚子郁闷和窝火的日尔科夫,这次去客场挑战凯泽斯劳滕的比赛死活都要上场。

    为了几天后主场和意甲帕尔马的联盟杯八强战,渣叔在客场挑战凯泽的比赛中大范围轮换,只看医疗部门给出的球员体能检测报告,不管主力非主力,谁体能状况更好谁上,甚至连位置都不看。

    打这支日渐凋零的凯泽斯劳滕,马迪堡有的是底气,即便客场那又怎样?

    果不其然,马迪堡兵不血刃一般在客场2:0轻松获胜,上半时37分钟,知耻而后勇的日尔科夫蛮不讲理地从后场沿边路一直冲到对方禁区里,随后做球给同胞,最近状态大好的阿尔沙文欣然笑纳。

    下半时59分钟,又是日尔科夫的助攻造成禁区内人仰马翻,凯泽后卫文策尔放倒了酒神,马迪堡获得点球。

    “"sao huo",这回让我来一发吧。”火枪手戈麦斯对卓杨说。

    “口空白牙,你谁呀?”卓杨笑眯眯。

    “我操,规矩我能不懂?你说我啥时候掉过链子?”戈麦斯这倒是实活。

    顶替去年底十字韧带断裂的主力门将维泽首发的老守门员托马斯·恩斯特神勇无比,一记准确的侧扑将戈麦斯的点球挡了出去,足球经门柱反弹后落在了反应最快的卓杨脚下。

    假动作闪过滑铲呼啸而过的格拉莫齐斯,再骗过二次倒地的恩斯特,卓杨的轻巧挑射要比纯点球入球风骚一千倍。

    戈麦斯:“……”

    此次主场失利,让凯泽斯劳滕直接掉进了保级圈。隔天传出消息,凯泽斯劳滕同主教练奥地利人亚拉解除合同,因伤缺阵两个月的中场球员斯福扎将代理主帅直至赛季末。

    这是瑞士传奇球星西里亚科·斯福扎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为凯泽临危受命。

    .

    从客场回来后的第二天,卓杨把自己稍微捯饬了一番,家中也小小搞了个扫除,因为海洋要来了。

    海洋此番来,本来卓杨说要去要去法兰克福接他,但海洋说不用,让卓杨安心在汉诺威等着就好。虽然只是第一次出国,但海洋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心存整个世界,这点转折,难不住他。

    海洋带着他的女朋友,东北五大连池女孩丢丢。丢丢是个相貌普通胖乎乎的姑娘,有一副好听的软香酥嗓子,说起话来柔声细语,有些嗲。

    丢丢姓何,出身正黄旗阿礼哈氏。阿礼哈氏是曾是满清上三旗显赫的骁骑营精干核心,代代都有巴图鲁。

    丢丢是海洋所在大学下属新闻传播学院去年的新生,开学不久一个秋天的下午,丢丢跑到网吧里玩劲舞团,海洋恰好坐在她旁边联网cs。

    许是玩得腻了,海洋退出战团挂上qq开始找人聊天,然而聊得无精打采。无意间往旁边一瞟,刚才还把空格键拍得震天响的姑娘,这会儿也在qq瞎聊。

    “同学,要不咱俩互相加上聊会儿?”

    丢丢闻言‘咯咯‘笑出了声:“嗯,好呀。”

    于是,两个仅距离三十公分的少男少女,通过几千公里之外的腾讯服务器,在qq上聊得轻车熟路。

    到了晚饭点,海洋便请丢丢在学校北大门外吃了一顿红焖王,吃货丢丢赞不绝口。于是,第二天俩人又在湘子庙街的乐乐餐厅吃了烧排骨,这种悠久经典的苍蝇馆子非西安当地资深吃货所不能知晓。

    论起吃,在卓杨发小哥儿四个当中,海洋是能耐最大的。吃来吃去,胃连着心,两个懵动的少男少女自然而然就恋爱了。

    大二的课程并不是很紧张,已经是系团支部书记的海洋又在领导那里很能说上话,便有了和丢丢出国玩一圈的心思。不但自己的请假没费什么周折,海洋还跑到新闻传播学院替丢丢打通了关节。请客送礼走后门,海洋端是行家里手。

    .

    “哟,房子还不错,小别墅的意思,挺牛逼啊!”站在卓杨的小二楼前,海洋给了个好评。

    “得,能入你这个牲口的法眼,不容易。”卓杨又回过头:“丢丢,甭管他,你先进去好好休息,倒倒时差。”

    “房子还凑合,也不知道你现在酒量怎么样?”海洋背着手跟了上来。

    “知道你现在能喝,我是搞不定你,不过呢,我这里有的是高手,有酒神级的存在。”卓杨指的是俄罗斯人日尔科夫,他都已经给说好了挑时间陪一场。

    “你说的是你们俱乐部那俩毛子吧?”海洋撇撇嘴:“毛子喝酒应该有点看头。哎,卓杨,你还记得咱们那年揍的那几个老毛子吗?”

    那是四年前的事了,卓杨出国前哥儿几个在西安的夜市上痛打过五个欺负中国人的俄罗斯毛子。

    “当然记得,印象中那是你老人家唯一一次打架时抢先出手。”正如卓杨所言,每次打架,海洋都属于最后不打说不过去才动手,有点被卓杨他们裹挟的意思。

    “那是他们欠揍……”

    海洋的到来,不但在酒场上摆平了马迪堡一干悍将,还很神奇地帮了马迪堡俱乐部一个大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