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马小玲一脸委屈的样子,抓着枕头不断拍向王琦,发泄着心中压抑的情绪。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轰动整个世界的日本毁灭,将臣的来历,王琦隐瞒的身份,一件件事情都让她感到震撼。

    王琦也是知道她心中的压抑,才故意提起了赌约的事,并由着她发泄了一顿后,用力把她搂入了怀里,轻声安慰起来。

    马小玲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在知道了盘古族的存在后,她也终于明白了马叮当总强调的“将臣不是僵尸”的真正含义。

    虽然对于马家命运血脉之事了解不多,但心里也清楚了马家是某个存在用来对付盘古族的棋子身份。

    “从小姑婆就告诉我,将臣是我马家最大的敌人,没想到我和姑姑一样,都爱上了命中注定的仇敌。”

    反正现在天书重组,命运入世,王琦也不担心什么,布下结界后,把命运的来历说了一遍,接着道:“你马家从马灵儿开始,就是命运血脉,但命运只是把你马家当做棋子。”

    “原来是这样。”马小玲恍然大悟。

    王琦轻抚着马小玲光滑的背脊说道:“你后悔吗?”

    马小玲明白王琦的意思,用力对着他肩膀咬了一口道:“不后悔,哪怕你真的是僵尸,我也会义无反顾地爱下去,可惜我不能永远陪你。”

    王琦坦白道:“其实你也可以永远陪我的。”

    “不要!”马小玲立即抬头,盯着王琦眼睛认真道:“不要把我变成僵尸。”

    王琦理所当然道:“修炼也可以长生的啊。”

    马小玲叹气道:“三界六道,除了僵尸,没有能逃过天人五衰的,就算我法力再强,也总有那么一天。”

    这个位面的规则就是如此,除了不在三界六道之内的存在,仙神人佛等等都避不开天人五衰,总有死的一天。

    就算王琦掌握的种种修炼功法,除了他自己修炼,教给其他人的话,那些人也照样躲不过天人五衰。

    不过他并不担心,无论是带走马小玲等人,还是等得到三书后重演混沌,都可以改变规则。

    既然连盘古族都识破他的来历了,不知躲在哪里的命运想必也猜到一二了,王琦想了想后,干脆把他的真实来历说了出来。

    当然,他没有说出自己想要得到三书的目的,不过即使这样,也把马小玲吓得不轻,如同傻了一样,张着嘴直愣愣盯着他半天没说出话来。

    “所以你放一百个心吧,不管是你姑婆还阳,还是你的寿命问题,对我来说都不是难解决的问题。”

    王琦看着一脸发懵神情,显得可爱无比的马小玲,得意说道。

    他话音刚落,马小玲嗷呜一声,好像炸毛的猫咪一样,连咬了王琦好几口,才没好气道:“坏蛋,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王琦脑海中闪过他一个个老婆的身影,但看着马小玲虎视眈眈的神情,不由打了个冷颤道:“没了没了,我都说了。”

    他心里哀叹一声,现在还是先不说了,等将来再找机会说吧,不然小玲真的要炸了。

    马小玲半信半疑道:“真的没了?”

    王琦表情没有一丝变化,镇定道:“没了!”

    “算你过关了。”马小玲眼波流转,横了王琦一眼,然后爬了起来,迅速穿上衣服,兴冲冲出了房间去。

    她整个人仿佛放下了所有心事,显得轻松无比,并要把这个好消息快点告诉马丹娜。

    不出王琦所料,马丹娜确认之后,也收回了去投胎的想法,毕竟投胎要喝孟婆汤,没有了前世一切记忆,等于重新来过,哪有还阳这个选择更好。

    几天之后,一家位临闹市区的茶餐厅内。

    王琦和盘古族大长老相对而坐。

    两人周围一层层无形的结界缠绕,隔绝了一切的窥探。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两个成功人士在商谈某个项目,但只有看起来谈笑风生的两人才知道,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无形的交锋。

    “界外手段果然不同凡响,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盘古族大长老身穿正装,和现代人打扮的别无差别,笑着说道。

    王琦阴着脸道:“过奖了,我们可不是朋友,你还是说说,找我来有什么事吧。”

    “不是朋友,但也未必是敌人。”盘古族大长老呵呵笑着,对王琦的冷脸毫不在意,带着深意道:“我想你也不会是无缘无故来到我们的世界吧?”

    “我还真就是随便来的,而且想走就走。”王琦面无表情,接着不耐烦道:“我时间有限,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好了,不要拐弯抹角。”

    盘古族大长老眼神惊疑不定,王琦的反应倒真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沉闷了半天后,他小心试探道:“你可知道天地人三书?”

    王琦心中冷笑,但却坦言道:“我来时穿过界壁,得到了很多信息,知道你们盘古族,也知道了命运,还有上古时代发生的事情,以及有关女娲灭世的来龙去脉,同样也对天地人三书有些印象。”

    “果然。”盘古族大长老心中恍然醒悟,他一直奇怪王琦的行为,看起来好像对过去发生的事情非常清楚,而且对未来的一些事也有着先知先觉。

    此刻听王琦坦言,顿时想明白了原因,感叹道:“没想到穿过界壁还有这些方便。”

    王琦也没撒谎,穿过界壁时,大脑清醒的话,确实可以接收到许多当前世界的信息,这其中包括过去未来,但接收是一回事,能不能容纳洪流般的信息又是另一回事。

    他只是一道分魂,每次穿过界壁时,自然不会冒着被撑爆的危险去接收世界信息,不过这不妨拿来误导盘古族大长老。

    感应到身上若有若无的侦测秘术,他装作不知道:“你也不用再试探我了,不信的话,你自己穿过去试试就知道了,我可以告诉你,那些信息如同在你眼前的快进画面一样,能够接收多少,全看个人灵魂强度,女娲灭世我知道她是注定要失败的,但之后的历史会出现怎样的变故,我就不清楚了。”

    盘古族大长老对于自己的秘术手段很自信,感应到王琦没有撒谎后,放下心来,不过苦着脸道:“我们曾经也有试过,但根本突破不了界壁。”

    他犹豫了一下,尽管对穿越界壁的方法很动心,但还是忍住了没问,在他看来,如此了不得的东西,换谁都不会说的。

    王琦再次问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盘古族大长老正色道:“既然你知道很多信息,想必也知道,我们盘古族存在的使命就是杀死命运,而它也在处心积虑想要毁灭我们。”

    此时天书重组对盘古族大长老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他也笃定了王琦穿越界壁时得到的未来信息,随着天书重组,就算还有隐瞒,也无关紧要了,接着徐徐说道:

    “如今随着你的出现,命运出世,到了我们一族和命运你死我活的时候,你如今拥有我们一族的血脉,更无法置身事外,毕竟如果我们盘古族灭亡了,命运也不会放过你……”

    “慢着!”王琦打断他道:“我之前说过,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在你面前的,也不过是我的一具分身,你们和命运的争斗,又与我何干?”

    他说得极其自然,态度刚刚好,显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丝毫没有暴露想要得到三书的野心,让盘古族大长老一时噎住,楞在了那里。

    “难道你不在乎身边的马小玲这些人吗?命运只要存在一天,这个世界就随时可能毁灭。”

    他大脑飞快转动着,不放弃劝说道。

    王琦无所谓道:“大不了我带着他们一起走啊,你们和命运,毁灭世界也好,互相算计也好,现在又有谁能拦得住我,又能拿我怎样?”

    简直无赖啊!

    盘古族大长老看着王琦这幅样子,有些抓狂,有种老鼠拉龟无从下手的无奈感。

    他原本想要从王琦血脉劝说,让王琦认识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危机,主动帮忙,但现在看来是做不到了。

    王琦呵呵笑着,悠哉地喝着茶,吃着点心说道:“别想套路我,有什么话直说,如果需要我帮忙,可以,但得拿出足够让我满意的报酬。”

    套路?

    盘古族大长老虽然不在人类世界生活,但只是稍一思索,就明白了王琦话中含义。

    不过听到王琦如此市侩地话后,他反而松了口气,嘴角勉强牵出一抹笑容,掩饰了先前的尴尬,然后说道:“阁下真是心直口快,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

    “我们想要捕捉杀死命运,但命运也同样想要毁灭我们,大家对彼此的想法心知肚明,互相算计,比的就是谁棋高一筹,原本瑶池心血种成的蟠桃树,是我们计划中的关键,但现在蟠桃树没了,所以我才来找你。”

    两人的周围不仅有他布下的结界,还有王琦布下的结界,层层叠叠,就算命运没出世,也无法知道他们谈了什么,所以他说得一点没有掩饰。

    王琦也干脆道:“你想让我怎么帮你们,说说吧。”

    他只是转念一想,就猜到了关键,完颜不破和完颜无泪。

    完颜不破是因为瑶池圣母的心血化成的蟠桃变成了僵尸,虽然摆脱了病毒控制,但却受到瑶池圣母影响,她喜则喜,她悲则悲。

    正因为如此,在未来瑶池圣母与人王的还缘仪式上,完颜不破成为了注定的第三者,破坏了两人的复合,导致了两人灭世大战再次开启。

    但这一切都是在盘古族的算计之中,所谓的灭世大战,也是为了欺骗引出命运,让它附身生无可恋的瑶池圣母,从而完成捕捉计划。

    至于完颜无泪,则是永恒心锁的携带者,永恒心锁传说是能找到上一劫人类创造的永恒国度的关键,也是对命运具有致命吸引力的东西。

    盘古族大长老对王琦始终存在提防,也不说清楚这些事情,开口说道:“我能感应得到,你只是借助了瑶池心血的力量演化了我们的血脉,但没有完全把那滴心血融入己身,我希望你把司徒奋仁变成僵尸,并把这滴失去了力量的心血融进他体内。”

    他说这话时一直盯着王琦的眼睛,想要看看王琦是否知道什么,直到发现王琦面露疑惑后,他才真正放心下来。

    王琦表面装作一无所知有些怀疑的样子,但私底下却是心如明镜,司徒奋仁是山本一夫的另一种延续,而山本一夫也是完颜不破的转世。

    这是个很讲究宿世因果的位面,他只要需要把司徒奋仁变成与瑶池圣母互有感应的僵尸,在盘古族的布置及未来脱困的瑶池圣母影响下,司徒奋仁十有八九会成为破坏人王和瑶池圣母还缘仪式的关键人物。

    “可以。”

    王琦毫不犹豫答应下来,反正对他也没什么损失,他的血脉已经突破了瑶池圣母心血的限制,那滴失去了力量的心血,也没那么重要了。

    况且他原本留着这滴只剩负面作用的心血,也是为了布局这一天,盘古族大长老的要求正合他的想法。

    但即使如此,他也没忘记敲诈一笔的想法,直接说道:“我要宇光盘。”

    盘古族大长老尽管早就有了给报酬的准备,还是被王琦狮子大开口的条件吓了一跳。

    宇光盘的原型可是上一劫天地初开时诞生的东西,被上一劫人类利用极致的科技手段制作成了类似法宝一样的神器,只要有充足的能量,就能打开过去的时空之门,回到指定的时间,还能返回。

    可他转过来一想,反而更放心了,这样唯利是图的王琦,正暴露了其对未来几无所知的事实。

    “宇光盘可以给你,但我暂时还有用处,需得等以后给你,不过我们可以先立下道约,将来我保证宇光盘会回到你手中。”

    王琦心中经验,没想到盘古族大长老就这么轻易答应了,同时隐隐约约把握到了一丝对方的想法,猜测多半是和永恒心锁有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