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二十年。

    洞府药园之中,王琦端坐在一株生长得茂密异常的藤蔓跟前,结束了修炼后睁开了眼。

    这株藤蔓就是玄天仙藤,自从他把上古修士洞府的消息散播出去后,经过各方势力不断打探之下,只用了几个月的功夫,就把洞府寻了出来。

    但此次就不光是正魔两道参与了,得到了消息的九国盟、天道盟,甚至连慕兰草原的法士,也派了人手出来争夺。

    当然,黄枫谷也是其中一员,不过因为势力最弱,所以只是走了个过场。

    结果也不出所料,在围绕玄天仙藤大战了数场之后,各方势力最终妥协,想先救活仙藤再说。

    不过任凭他们费尽心机,也没使仙藤有一丝复苏迹象后,最后各势力瓜分了仙藤。

    黄枫谷由于出力最少,实力也最弱,但看在王琦的面子上,还是得到了一截残根,被带回来后由令狐老祖送了过来。

    有了这截残根后,王琦就动用本源力量使其成功复苏,栽种在了药园中。

    这二十年里,他每月都把窃取的本源输入仙藤之内,再加上每日掌天瓶生出的仙露浇灌,如今终于等到了开花结果。

    只见葱葱绿绿几乎爬满了整座药园的仙藤之上,赫然结出了一枚泛着白光的圆形果实。

    果实看起来非金非木,表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纹路,显得玄奥异常。

    “差不多了。”

    王琦细细观察了一番玄天果实,轻声说道。

    因为仙藤的原因,这整座药园里布满了惊人的灵气,在此处修炼,甚至会给人一种玄之又玄的神奇悟道体验。

    所以他准备等待南宫婉在此处结婴后,就彻底催熟仙藤,得到果实。

    这二十年来,他每次窃取的本源都用在了培育玄天仙藤上,自身除了法力精进到了元婴初期顶峰外,并没有再做突破。

    而南宫婉和陈巧倩却恰恰相反,两女心无旁骛,一心修炼,加上资源充沛的情况下,修为都是突飞猛进。

    陈巧倩在十年前就结丹成功,如今已是结丹中期的境界,而南宫婉也在做足了准备后,到了该结婴的时候。

    数日之后,黄枫谷内的灵气忽然翻滚起来,无数的修士纷纷冲出住处,看向了高空。

    天空中的异象很多人已不是第一次见识了,这二十年来,在王琦的带领下,黄枫谷野心勃勃,也入侵了其他国家,获得了大片的土地,修炼资源越发充足。

    有了资源后,谷内原本的几个结丹后期修士也先后闭关结婴,当然,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

    看到天空的异变后,有经验的人一眼就看出了原因,知道宗门内又有人要结婴了。

    而不少人远远看到天象的中心的位置后,顿时知道了结婴之人的身份。

    这其中有一名年轻貌美,身穿艳红长裙,身子曼妙妖娆,婀娜多姿,充满了妩媚风情的女子。

    此女远远眺望着王琦洞府所在,一脸的爱恨痴缠之色,显得复杂之极。

    她叫董萱儿,是黄枫谷结丹修士红拂仙子的世俗亲人加徒弟身份,当初在魔道入侵之时,出外执行任务时被合欢宗的二公子田不缺掳掠了回去。

    等王琦结婴,威震天南后,红拂找上了门来,说出了董萱儿的身世,并请求他帮忙把董萱儿抢回来。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后,王琦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

    提到这董萱儿,在原著中可是差点和韩立结成道侣的女子,身上自然会带着一股本源能量,虽然不多,但对于当时急需本源复苏仙藤的王琦来说,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那时正好赶上天南第一交易盛会举行,王琦在交易会上遇到了带着董萱儿参加的合欢宗古老魔,当即动用了交易会的强行交易规矩,把董萱儿换了回来。

    要说这古老魔,也叫云露老魔,虽然名声一点也不比合欢老魔弱多少,但修为才是元婴中期顶峰,面对实力更强的王琦,也只能认怂心不甘情不愿地让出了董萱儿。

    至于云露老魔拥有的巨大名声,还是另外的原因,此人阴阳同体,修炼的又是合欢宗最顶尖采补功法。

    只要被其看上的,不论是俊男还是美女,都很少有逃出他手心的。

    好在他只采补,不杀人,虽然得罪的人不少,但依然活的好好的。

    不过整个天南修仙界,无论是正魔两道还是其他势力,都被他祸害过,那些年轻英俊或美貌的修士,只要听到此魔的名头,没有不望风而逃的。

    虽然红拂口口声声说董萱儿是他哥哥的后人,但王琦却知道董萱儿真正的身份是云露老魔的嫡传血脉。

    更确切的说,应该是红拂和云露老魔结合后生下的血脉。

    至于原因,王琦从红拂见到云露老魔时咬牙切齿的表情猜测,对方肯定当初被云露老魔掳走采补过,才怀了董萱儿。

    对于这种丢人的事情,红拂自然不会宣之于众,于是隐瞒了下来,生下董萱儿后,又假借自己哥哥后人的身份,把其收为了徒弟。

    作为当初在黄枫谷低阶弟子中与陈巧倩同辈的董萱儿,自然认识王琦,对于陈巧倩能够和王琦成为双修道侣的事更是嫉妒无比。

    在尚未出生的时候,她就被云露老魔亲自种下了一种叫‘奕梦诀’的秘术,这秘术会让使她修炼的媚功进阶迅速,并且效果增倍。

    在被王琦换回后,不知天高地厚的董萱儿找机会对王琦使用了媚术,却丝毫不知自己落入了王琦的圈套,结果功法被破,当场反噬自身。

    王琦毫不客气地吃干抹净,并取得了其身体内的那股本源能量。

    但事后王琦却只给了董萱儿一批资源补偿,而没有直接收为道侣。

    这让心存幻想的董萱儿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此时望着王琦的洞府位置,不禁咬牙切齿起来。

    半天功夫后,天空中的异象散去,很快一道道遁光飞上天空,向着一处地方而去。

    这些都是门内的高层人物,大多都是元婴期修为,作为对王琦献出了一缕元神的手下,南宫婉结婴,当然要去拜见一下表示忠心。

    一直在董萱儿身边的红拂看着她不甘的样子后,神色极为复杂,叹道:“你先回去修炼吧,为师去趟那人洞府。”

    董萱儿神情一动,惊喜道:“师傅……”

    “还不快回去!”红拂脸色微怒,训斥了一句后化作一道长虹飞了出去。

    王琦早就预料到了众人前来拜见之事,在南宫婉结婴成功后,就敞开了洞府大门,任人出入。

    但结丹期修为的红拂前来就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了,不过他也没有拒客,在收下众人的贺礼,等人都离开后,对仍然徘徊不走的红拂问道:“你这回来又有何事?”

    红拂犹豫了一下,说道:“还是和我那弟子有关。”

    “董萱儿?”王琦轻轻笑了笑,说道:“想必你也知道我和你那弟子发生的事了,这可怨不得我。”

    红拂面现尴尬道:“晚辈知道这事错在萱儿,但能不能请前辈帮她化解心结?”

    王琦嘿嘿一笑,董萱儿在他跟前玩弄手段,就和班门弄斧一样,媚功被破后,瞬间被吃得死死的,如果自己不主动化解的话,就会成为对方的心魔,等将来结婴时绝对会失败收场。

    他盯着红拂眼睛玩味说道:“你要我如何化解?”

    红拂神情复杂,嗫嚅道:“如果可以的话,晚辈恳请前辈把萱儿收为侍妾。”

    她想了想,又颇为不好意思地补充道:“虽然萱儿声名不算好,曾有过与多名男子纠缠不清的事情,但那都是修炼功法的缘故,前辈既然与她发生了关系,自然应该清楚,她始终都是素女之身,在没遇到前辈前,臂上的守宫砂一直都在。”

    “没错!”对于这些王琦最有发言权,闻言后点头说道。

    红拂脸色一喜,当即说道:“自从回归门派后,萱儿一直洁身自好,再也没有任何不好的声名传出,不知前辈可否答应晚辈的请求?”

    王琦当初之所以没有立刻收下董萱儿,多少也有敲打一下的意思,在接近十多年的煎熬之后,可以说被破了媚功的董萱儿整个人的身心,都沦陷了。

    此时也到了收服对方的时机,当下他假装犹豫了片刻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回头把董萱儿送过来吧。”

    “多谢前辈!”红拂顿时喜笑颜开,连番拜谢后匆匆告辞离去。

    等她走后,一脸好笑神情的南宫婉从外走了进来,似笑非笑道:“妾身是不是该恭喜夫君奸计得逞?”

    王琦哈哈大笑,欣赏着身着宫装,端庄成熟的南宫婉,说道:“还是夫人了解我。”

    南宫婉无奈摇摇头,说道:“当我知道夫君另外还拥有数十位妻妾的事后,就有了心理准备了。”

    王琦无语笑了笑,岔开话题道:“巧倩呢?”

    南宫婉说道:“那丫头又闭关去了,虽然她嘴上不说,但心里一直在想着超越妾身呢。”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捂住嘴笑了起来。

    修仙界实力为尊,虽然王琦一碗水端平,但两女之间的竞争一直存在,南宫婉实力强大,在外人看来她才是王琦的正式妻子,这样一来陈巧倩就沦为了侍妾的角色。

    对于女人之间的事情,王琦自然不会自讨苦吃去插手,于是说道:“我也该去闭关了。”

    南宫婉知道王琦准备祭炼那玄天仙藤果实了,笑道:“那妾身在这里先祝夫君马到功成了。”

    王琦说道:“等董萱儿来了,麻烦夫人照顾安排一下。”

    “夫君放心!”南宫婉立即应下。

    王琦点点头,离开了石厅,向着药园而去。

    到了药园后,他先在周围布下了层层阵法,然后虚空对着果实一指,一股常人根本无法感应到的本源能量冲入了果实之内。

    这一刹那,整个药园内顿时风起云涌,灵力翻滚,玄天果实中一道道霞光四射,直冲天际,若不是针对性的阵法阻隔,绝对能透过洞府,冲上云霄,引来整个天南修仙界的关注。

    看着眼前的一幕,王琦心中振奋,这才是真正成熟的玄天果实,此时如果没有外力介入,很快这枚果实就会生出灵性,直接遁走,今后有可能会修炼成人,拥有毁天灭地的神通。

    他付出了这么多本源能量,当然不会让玄天果实跑掉,在所有霞光伴随着无数的灵气旋涡被果实吸入的关键时刻,一滴泛着紫色光芒,表面流转着令人晕头炫目符文的血液打了出去。

    这是王琦用了十几年时间,祭炼出来的特殊心血,虽然只是一滴,但却是至少抽取了自身上百次精血后凝练而成的,其中蕴含着难以想象的能量。

    这一滴紫血打出,玄天果实仿佛预料到了什么,一股无形之力发出,立时把紫血拦在了表面,不让其渗入进去。

    “若不是我你早就枯死了,还敢反抗!”王琦一声怒喝,口中念念有词,顷刻之间一把诡异地黑色短刃形成,随他伸手一挥,狠狠地斩向了果实:“既然你不愿屈服,那拼着大伤元气,我也要毁了你!”

    这短刃是凝聚了他全部神识之力形成的攻击,攻击的是玄天果实内快要完整的那道灵性。

    王琦在赌,为了获得最完整的玄天之宝,不冒险怎么行。

    原本他可以在玄天果实结出后,就直接摘取,不仅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至少也能祭炼出一件比韩立的玄天斩灵剑更强的法宝。

    但那样的话,就浪费了这万载不遇的机缘了,一界开辟,混沌初开时,总共才会出现个别几种天地灵根,能一直成长到成熟产生灵性的,更是罕见至极。

    他付出了二十年的本源力量,又怎么甘心收获一件成长不完全的玄天之宝。

    随着黑色短刃的落下,玄天果实发出了如同婴儿般的哭泣声,本来是圆形的果实也变得忽长忽短,其表面天然生成的符文,也好像活了过来,不断排列重组着。

    紧接着一条条符文腾空飞起,化作网状,交错着挡在了果实外部,而黑色短刃越落越慢,最后竟被定格在了半空之中,不得寸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