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当晚,王琦带着梁宽趁门口的兵差不注意,翻墙进入了宝芝林。

    “谁?”刚一落地,就听到黄飞鸿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声音未歇,人就到了屋外,扑了过来。

    王琦默不作声,脚踏工步,迎击而上。

    啪啪啪,连续三拳对上,黄飞鸿轻咦一声,后撤一步避开王琦扫过来的拳头,“阿琦?”

    王琦苦笑一声,停手说道:“师傅,是我。”

    “不错,功夫又有长进了。”黄飞鸿先是称赞一声,然后板着脸说道:“你还回来干什么?”

    王琦朝后招了下手,梁宽跑了过来,王琦说道:“师傅,这是梁宽,求你收他为徒。”

    梁宽很机灵,一下跪倒在地,“黄师傅,我叫梁宽,梅县来的,省城这三教九流,我功夫又不到家,被人追的穷途末路,连混口饭吃,都被人当过街老鼠打,这里人都说你的功夫最好,求你收我做个徒弟吧!”

    “你就是梁宽?”黄飞鸿哼了一声,道:“若不是你,宝芝林也不会变成这样,阿琦更不会被官府通缉。”

    “师傅。”王琦劝道:“要怪就怪沙河帮那群人太横行霸道,欺负良善,凌辱弱小,我杀掉沙河帮的人,也算是为民除害,就算没梁宽这事,我也会这么做的。梁宽人还是不错的,你就给他的个机会,收他为徒吧。”

    黄飞鸿瞪着王琦训斥:“我还没说你呢,教了你这么长时间功夫,你却用洋枪杀人。是,我承认,我们武功练得再厉害,也比不上洋人的枪炮,可作为我黄飞鸿的徒弟,在对方使用拳脚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用洋枪?长此以往,尝到了枪的甜头,功夫还能精进吗?”

    王琦没再辩解,他直接认错道:“师傅,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黄飞鸿缓和道:“练武的人,无论善恶,死在洋枪之下,这都是一种悲哀,阿琦,你要记住,我们武者,就要有武者的尊严,要有气魄,还有胆量,给对手尊重,只有这样,功夫才能越练越深。”

    王琦大声道:“是!师傅,我知道了。”

    黄飞鸿点点头,才又对梁宽说道:“你起来吧。既然阿琦都不追究了,我这个做师傅的,也不会小气。”

    梁宽小心翼翼问道:“那黄师傅你答应了?”

    王琦踢了他一脚,给他使了个眼色,说道:“还不起来,进去奉茶拜师。”

    梁宽兴奋地爬了起来,一溜烟进客厅去泡茶了,王琦看着黄飞鸿,也不说话。

    黄飞鸿无奈道:“你啊你,哎,算了。”说着背着手就往屋里走去。

    王琦激动地一挥手,这事成了,跟着来到屋里。

    十三姨正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手里还拿着皮尺,见到王琦后变得很紧张,主动问道:“阿琦,你怎么回来啦。知不知道现在衙门正在通缉你。”

    王琦喊道:“十三姨,放心好了,我回来看看师傅,一会就走。你在干什么?”

    十三姨面色羞红,微笑道:“我给你师傅做身西装。”

    黄飞鸿面露尴尬,王琦偷着笑了笑,“师傅,走吧,梁宽茶要泡好了。”

    “什么茶?”十三姨问道。

    王琦说道:“师傅要收徒弟了。”

    十三姨还要再问,黄飞鸿却道:“十三姨,你去把阿荣叫进来吧。阿琦,你去叫阿楷和阿苏。”

    “好。”王琦就要出去,十三姨突然叫住了他。

    “阿琦,你出了事,Joanna很担心,她说去找过英国海军威根斯将军,不过没能帮得了你。”

    王琦还有些感动,问道:“那她现在人呢?”

    十三姨安慰道:“她已经准备回英国了,托我带句话给你,说如果你能逃过这次劫难,有缘英国再见。”

    王琦暗骂了一句,靠,洋妞真他么的现实,那点感动瞬间没了。

    不过他也没动感情,只是无聊找个伴随便玩玩,能够这样和平分开也好。

    王琦笑着对十三姨说道:“这样最好不过了,十三姨,我很好,不用担心。”

    十三姨呸了一口,瞪着他说道:“你们男人啊。哼!”说着又白了黄飞鸿一眼。

    黄飞鸿狠狠瞪着王琦道:“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叫阿楷他们。”

    王琦落荒而逃,他的心里,对黄飞鸿是真的敬重的,敬重他的为人,还有侠肝义胆,仁义名声。

    很快,宝芝林大堂客厅内,梁宽跪倒在地上,黄飞鸿坐在主位,身边是十三姨和王琦四个徒弟。

    “师傅,请喝茶。”梁宽说这话的时候,还看了看十三姨,眼珠子转着,不知道想什么鬼主意。

    黄飞鸿端过茶喝了一口,“起来吧,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了。”

    梁宽终于拜师了,王琦送了一口气,现在只剩下打败严振东了,宝芝林他不能久留,得尽快离开。

    猪肉荣他们对王琦很关心,围着他问来问去的,王琦耐着性子回着话。

    黄飞鸿看不过去了,过来说道:“你们都别烦阿琦了,快回去吧,阿琦,你跟我来。”

    王琦跟猪肉荣他们告歉一声,跟着黄飞鸿来到练功场。

    “阿琦,我的武艺你已经都学的差不多了,如今为师想把最拿手的功夫传给你,你学会后,就算出师了,以后行走江湖,也能多一份保障。”

    黄飞鸿看着王琦,双手背后,一副宗师风范,说道:“你来攻我。”

    王琦做了个洪拳见礼手势后,身形一动,如白鹤亮翅,掠了过去,手化鹤嘴,啄向黄飞鸿双眼。

    黄飞鸿双手不动,腿部一抖,王琦就感到一股劲风踢向他的下盘,连忙沉身蹲马,鹤翅一转,手爪朝着下路抓去。

    却不料还未反应过来,黄飞鸿的脚尖已经顶在了他的咽喉部位。

    “额……”王琦咽了口唾沫,不敢乱动,说道:“师傅,这就是无影脚吗?”

    “没错。”黄飞鸿收了攻势,说道:“我们南方拳种全都是以手、腰为主要的,而忽略了脚下的功夫,我这套脚融入了一些北方的脚法套路,脚下稳健,以快制敌,虚实转换,声东击西。”

    “你看好了。”黄飞鸿把无影脚的练法和打法套路一一演练出来,动作很慢,保证王琦能够看清,直到他全记下后,继续说动:“练好这套脚法,最重要的功夫就是马步基本功了,你一定要把我教过你的马步练好,才能慢慢习练这套脚法,不然也只是有形无神而已。”

    王琦点点头,“师傅,我记下了。”

    “既然记住了。那快走吧。”黄飞鸿挥挥手,“从现在开始,你就正式出师了,师傅没什么能教你的了,功夫是水磨的,以后不可懈怠。”

    王琦跪下磕了三个头,“师傅,你告诉你个师兄,再忍耐几天,别冲动,很快民团和宝芝林的事情就会有转机的。”

    “什么转机?”黄飞鸿问道。

    王琦神秘一笑,没回答,几个起落就来到围墙处,一翻身就跃了出去,声音远远传来,“师傅,保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