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这...怎么可能!”

    柳家是血脉家族,又有乾家这等强力的盟友,怎么会...

    “到底,我们柳家发生了什么!”江寒虽然之前已经猜测到了什么可此时闻柳若曦亲口说出来还是感觉如遭五雷轰顶一般怔在了原地,脑子嗡嗡直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冰水一般,浑身上下冷至透彻。

    “这么说...师父他...”江寒的嗓音沙哑到几乎声嘶力竭。

    柳若曦此时再回忆起当日的场景来时可能也有些伤感,无语凝咽,轻轻抽噎了良久才轻轻开口道:“父亲他也回归星辰的怀抱了...”

    师父...

    这一切对江寒来说打击实在太大了,发生的这样意外和突然,使江寒觉得自己在命运的面前就像是一块可怜的小纸片,被暴风雨随意的吹打和蹂躏!

    柳不凡,还是没有逃过江寒的刑克之命。

    “是谁!!!”

    江寒的声音冷到透彻,在他的记忆力,柳不凡这个名字起的其实一点都不符合这个名字的主人,没错,因为这个名字的主人实在是太平凡了。

    老实、本分!

    这样一个普普通通,弱小血脉的战士,怎么会…!

    柳若曦闻江寒所言有些欲言又止,随后深深呼吸了一口道:“我不能告诉你,父亲叮嘱过我,不可以告诉你,因为…”

    “不!”

    江寒低沉回应了一句道:“柳姐你错了,师父不让你告诉我是怕我为他报仇而自己丧命,但现在你看,你也看到了,无论是谁,我都无惧与他,即便是血脉皇帝我现在也有资格问一问为什么!”

    柳若曦闻言不禁向着江寒望去,只觉得六年多未见自己这弟弟的确是高大了不少,曾经还有些稚嫩的脸庞不知何时已经多了几分坚毅,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更是有些不容置疑的味道。

    “我…”

    一时间柳若曦倒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了,毕竟江寒所说的也是实话,这些也是他亲眼所见,就连一城之主为了江寒都要客客气气,跟六年前那个总是爱低头的少年比起来简若云泥之别,也许,他现在真有那样的资本。

    柳不凡的话此时好像在柳若曦耳边响起,看着自己面前沉着脸的江寒,一时间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深深呼吸一口道:“好,我说,但是…”

    说到这里柳若曦再顿了一下道:“爹不让我告诉你实情纵然是有一部分不希望你去给他报仇的原因,毕竟敌人的确是太强了,但这件事的本身,其实还是关于你的,爹不想让你…”

    “我?”江寒闻言忍不住眉头一挑道:“是因为我?我的什么事?原来是因为我才害死了师父,我…果然是…”

    “不!”

    柳若曦几乎是带着哭腔喊出来的,随后任由清凉的泪水滑落在自己的脸庞之上,有些颤抖道:“不,虽然这件事跟你有关但这一切都不怪你,爹不怪你,我更不会怪你,要怪,只能怪这个黑暗的世界,怪那险恶的人心!”

    此时江寒感觉自己有些听不明白了,随后先出言安慰了柳若曦两句,随后再次沉声道:“柳姐,节哀顺变,只是我还希望你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给我听,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能和我有关,我更想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师父!”

    柳若曦闻江寒所言情绪也慢慢平静了下来,随后她婉转动听的声音回荡在了安静的屋子内。

    “你八岁那年,爹把你送走之后就想一路暗中保护你,你也知道,当时他才大病一场,身子亦是没有什么力气,本来是想偷偷把你送回乾家的,可他的身体实在是…实在是有心无力,见到你一路上过的虽然艰苦倒也安全爹就回来了,只是回来之后他的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经常望着门外自言自语什么,好像是丢了魂一般。”

    才仅是听了柳若曦一句话,此时的江寒脸上已经满是泪水,他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万蚁啃噬一般剧烈的难受,连呼吸都带着痛,江寒又何尝不想自己尚在人世唯一的师父,可他知道自己是煞星,在克死穆夫人之后江寒再不敢去接触任何他亲近的人,只向着有朝一日自己变强之后再去探望自己的师父,可谁也没想到,六年前他叩头一别即是永别!

    江寒最是看重感情,可就是这样,他的最后一位师父还是…跟他天人永隔!

    “师父往日教训寒儿至今仍铭记在心,只是师父人却…”江寒死死咬牙坚持,他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去把害死柳不凡的人碎尸万段,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永远再看不到柳不凡一眼了,看不到他那张慈祥有些泛黄的脸。

    柳若曦觉察到了江寒的情绪波动,作为江寒第八名师父的女儿,他自然知道江寒的过往,也明白江寒为何从来不去看自己的父亲一眼,谁都知道因为什么,所以谁都不会怪罪他,所以,她唯有尽力用平静的话继续讲述!

    “在你走后的半个月,乾家传出来消息,你的血脉被废,原核也交了出去,被朱家的一个女人带走,生死下落不明…父亲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险些昏厥,本来大病就未痊愈的他当场就吐了一口鲜血,更是不过家族的反对,执意独自一人去了乾家,将乾家的人大骂了一顿,也就是这一次,父亲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江寒的心里一沉,他感觉往下肯定就是关于自己的事了,而且,即便这么多年以来他不想他也知道,乾坤乃至整个乾家,除了穆夫人以外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这里面,肯定有他不愿相信的事实,也许,这一切就会在今天揭晓。

    柳若曦不知道江寒心中所想,只是继续说道:“父亲到了乾家之后知道乾坤这个畜生不可理喻,虎毒尚且不食子,他的所作所为在当时的父亲看来简直禽兽不如,所以他只是名面上大骂了乾坤一顿实则一路小心翼翼地潜伏到了府内,他想找乾家的老祖去问问,为什么在他的大寿上却连面都不出就任由乾坤胡作非为,可谁知,这一去父亲竟然听到了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