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很遗憾, 您的购买比例还不够, 宝宝可以养肥到世界结束再来看哟

    但邹其耀可就不爽了, 从前他是邹家唯一的二少爷, 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入了邹暋宸眼的人, 这会儿怎么突然跑出个人抢他风头。

    他想的更多, 他这个邹二少之所以矜贵,那是因为后面没有三少四少之类的坠着。要是人多了,可就不算什么了。肖成诺虽然从血缘上讲跟邹家没关系, 但血源算什么, 邹家看的是邹暋宸的脸色,只要邹暋宸喜欢, 所有人都得捧着。

    所以, 邹其耀可以说是相当看不惯肖成诺。

    看着邹其耀眼中闪烁的思索, 肖程哲垂眸笑了笑,他说这话就是为了引起邹其耀的警惕。但他自己却没有太过在意, 毕竟邹暋宸没有传出过绯闻,并不代表他身边真的没人。

    当初要不是肖程哲带着人误闯了进去,肖成诺和邹暋宸的事儿又有谁知道?不过是巧合罢了, 况且肖程哲并不认为邹暋宸会对肖成诺这样无能的人有兴趣。

    “妈的,这小子跟你反冲,老子也看不惯他,我可不想让这货随随便便就搭上我邹家的顺风车。”邹其耀啐了一口。

    邹其耀嚣张惯了, 行事向来风风火火。

    卿云刚参加完外婆的生日宴会, 驱车出来时就被他截了个正着。

    “哟, 肖二少。”邹其耀坐在跑车内,吐着烟圈朝卿云说话。

    卿云挑了挑眉,原本他对邹其耀的印象就只是肖程哲的金手指而已,唯一一次对他产生关注还是上次这小子策划着给他下药。

    现在,他却有了点其他的兴趣。

    毕竟这个世界传给他的信息中,邹其耀可是邹暋宸“唯一宠爱”的弟弟。出了意外之后,邹暋宸甚至一意孤行的将偌大的邹家交给邹其耀,就是为了保他一世平安。

    宠、爱?

    卿云唇齿间咀嚼着这两字,他倏尔一笑,撤下车窗:“邹二少有何指教?”

    邹其耀看着卿云的笑,既觉得刺眼,心里又有些痒痒,他没忘记自己来的目的,沉声说道:“你看,你我虽然都是二少吧,这区别可是不小,人总得有些自知之明对吧?”

    他突然探过身子凑近卿云:“我哥什么性子我最清楚不过,你也别装模作样硬往我哥大腿上蹭,我都替你丢人。”

    “哦?”卿云来了兴趣,他甚至想让邹暋宸过来听听邹其耀这话。

    “现在是我哥不想理会你,等他知道了,一个心情不好,你可能连命都没有了。”说着邹其耀还叹息两声,“你想要什么?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五百万,你利落的拿钱走人,死了这条心。”

    邹其耀想的简单,现在肖成诺被赶出肖家所以才会抱上邹暋宸的大腿,所以除了钱他还能为了什么?

    卿云愣愣的看着邹其耀,显然没想到这种戏码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简直就像偶像剧里男主的妈拿钱威胁女主“离开我儿子”一样。

    卿云猝不及防笑出声来,可能人活得时间有点长笑点就变奇怪。邹其耀理直气壮砸钱让他走人的场景莫名就戳了卿云的笑点,让他笑了好大一会儿。

    直笑到邹其耀脸色奇差无比,卿云才停了下来。

    “这样吧,你把这五百万扔给你哥,你让你哥离我远点,别整天黏在我身边,烦得要死。”说着卿云扔下支票,轻笑着开车离开。

    拿钱砸他?也不奇怪,毕竟邹其耀还不知道卿云的身份。任谁都知道专利期内的新药敛财能力有多强,更不要说瑞鑫接连推出的药物疗效堪称神奇。现在在财力上,瑞鑫制药可是足以跟邹氏并驾齐驱。

    如果知道了这些,邹其耀依旧敢拿着张五百万的支票威胁卿云,怕就是脑子有毛病了。

    “妈的,神经病?”看着卿云嚣张的态度,邹其耀狠狠地砸了下方向盘,他瞥了眼飘落的支票,“一个抱大腿的玩意儿瞎装什么?”

    -

    “什么?不是说好了就选肖氏吗?又有什么情况?”肖程哲对着电话低吼出声。

    他以为和邹氏财团合作研发疫苗的事已成定局,没想到现在又出了变故。

    “听说瑞鑫制药也有合作的意向,所以邹氏那边传出消息说另做打算,毕竟肖氏跟瑞鑫比起来……”

    电话那端的话没说完,肖程哲却轻而易举的听出话中未尽之意。比起来?什么比起来,不管是技术还是管理,肖氏根本没有跟瑞鑫比的资格。

    肖程哲气急败坏的扒了扒头发,他根本没想到瑞鑫回来抢这个名额,毕竟以瑞鑫制药的资格和名望,完全没有必要再关注这种合作的机会。

    今晚他刚跟肖父打包票,说一定能让肖氏再进一步,要是结果出来了根本没有肖氏的份,肖父会怎么看他?

    肖程哲眼中闪过一丝暗芒,他拿起手机给邹其耀打了一个电话。

    瑞鑫?有实力又怎样?有时候人脉也是一种实力。

    卿云驱车回到邹暋宸的别墅,室内灯还亮着,但别墅中原本的佣人却是一个也没有。

    知道卿云要来这里住,邹暋宸知道他的性子,自然不会在别墅里留其他的人。

    卿云走进客厅,就看到邹暋宸打开他的箱子,正对着一箱子的奇巧玩意儿发愣。

    卿云昨晚跟肖母住在外婆家,说实话,要不是箱子里尚还有几件衣物,邹暋宸几乎要以为卿云这是打包把他送的礼物都送回来。

    现在他看着箱子里的东西,只觉得心里一阵温柔涌了上来。

    “谁准你动我的东西?”卿云语气不太好,准确来说,他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好!

    早知道就不该把这些东西带过来,弄得好像他很珍惜的样子。

    卿云上前合上箱子,伸手夺过邹暋宸手中的东西,却被邹暋宸反手捏住了手腕。

    “做什么?”

    邹暋宸用力一带,将人拉到怀中,他下巴抵着卿云颈窝低笑出声。这种愉悦的震动借着两人相连的肢体,直直传入卿云心底。

    “宝贝,你怎么那么可爱?”

    “笑什么!”卿云恼羞成怒的挣脱他,耳根笼上一层薄薄的红晕。

    邹暋宸轻吻他的耳垂,一边用牙齿轻轻噬咬,一边在他耳边低语:“你看,你都收了那么多东西,再收一个怎么样?”

    “什么?”卿云撤开身子,侧开脸只用余光看着他,莫名觉得自己此时落了下风。

    “我。”邹暋宸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心口,眼中是醉人的温柔。

    卿云顿时轻哼一声,高扬起下巴,清亮的眸子如同浸在一汪清泉中:“太大了,不要!”

    闻言,邹暋宸笑的更大声了,他笑的肩膀发抖,却还捧起卿云的脸庞,在他脸上轻吻。

    “宝贝,我是很大。不过,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想要?”

    卿云瞪大了眼睛,显然被这人的无耻惊呆。果然,这货永远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屋内溢满了邹暋宸低沉又愉悦的笑声,这笑声缓缓的消散,倒是些许浅淡到低不可闻的呻.吟声慢慢响起。

    邹暋宸终于如愿以偿的跟卿云过了两天二人世界,虽然跟他心心念念的小黑屋.comY还是有很大差距,但能将卿云全身内外全染上他的气息,还是让他极为愉悦。

    “程哲你放心,这点事儿我肯定搞定,要不是那天我哥不在老宅,哪还能拖到今天,我明天就去邹氏找我哥……”

    邹其耀砰地一声关上车门,往别墅内走去。邹暋宸在燕城的房产多的是,但他却基本上不在老宅外的地方居住。可邹其耀不一样,他到处胡天胡地,到了哪个地方他想住就住了,佣人也不可能将他赶出去。

    说到这他倒有点奇怪,邹暋宸向来要么待在公司,要么待在老宅,昨天他为了肖程哲的事情去找人,这俩地方竟然都没找到邹暋宸。

    越想越不爽,特别是今天开车进了别墅竟然连个帮他停车的人都没有,这些佣人都死哪去了?

    叫了两声没人应,邹其耀一转头却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子——肖成诺的车。

    前些天就是这辆车嚣张无比的在他眼前飞驰而过,他相忘都忘不了。

    邹其耀嗤笑一声,这肖二少不错嘛,竟然能找到这个地方还想方设法的进来了。但是可惜,肖成诺不知道邹暋宸从来就没在这个别墅里待过,他想跑到这里抱大腿却是跑错地儿了。

    他扯了扯领带,心里一些蠢蠢欲动的念头冒了上来。邹其耀从第一次见到肖成诺就觉得他长得不错,特别一笑起来简直勾的他心里发痒,说实话要不是顾忌肖程哲,他早想办法把肖成诺拉到床上了。

    邹其耀边往屋里走,边讽笑着大声道:“肖成诺啊肖成诺,老子跟你说的清清楚楚让你滚蛋,你听不懂是不是?”

    “我看你模样还行,也别想着勾引我哥了,跟我睡说不定更……”

    邹其耀的话戛然而止,他解着领口的手就这样顿住,愣愣的看着屋内。

    邹暋宸正穿着围裙,他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托着身前的青年往自己身上压去,裤裆鼓鼓囊囊遮都遮不住的隆起将身上嫩黄色的围裙顶起一个大包。

    所以卿浩林出现的时候,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他,让他以为自己常年遭受虐待,并利用他心软的特点将其虏获。

    十八年后林宇豪突然出现,林玉霞着实吃了一惊。但看到林宇豪对她的态度,她突然想到自己当初跟林父离婚前的谎言。她看着林宇豪,便知道他想要什么,他想要一个打入古武界的理由。

    人往高处走,选择并没有那么难。林宇豪想以她为理由立威扬名,而她早就不满足做一个二流世家的家主夫人。即使她知道当年的谎言并没有那么久的时效,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正好符合两人的利益,谎言就能永远留存甚至变成真理。

    可最出乎她意料的就是卿云,那个几乎被她养傻了的孩子。

    想到这,林玉霞抬头,看了看前面西装革履的男人,这男人正是当初的聂家继承人,现在的聂家家主。人们盛传他的修为也达到先天,但聂辰渊却没有在古武界发展势力,反而大刀阔斧的改造一番将聂家带入商界。

    时光并没有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只让他的气质沉淀的更为危险。然而就这样一个危险的男人,打起电话来竟然笑的像个孩子一般。

    话语中隐隐传来了卿云的名字,林玉霞心中一动,他们竟然还在一起?她看着聂辰渊缓缓的笑了。

    聂辰渊挂断电话,走到林母对面坐下。

    “你不能伤害我。”林玉霞笑着看了看自己十年牢狱生活变得粗糙不堪的双手,“我是卿云的妈妈,所以,你不能伤害我。”

    谁料眼前男人面色一冷,道:“正因为你是他的母亲,我才不能放过你。”

    林玉霞一怔。

    “即使他不在意,我也不能原谅你对他的伤害。”

    林母和林宇豪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卿云的面前,他在这个世界陪着聂辰渊接近两百年,并利用这两百年的时间充分的学习了现代的各种知识。

    令他感到惊奇的是,林宇豪这个主角的升级计划被打乱之后,他和聂辰渊虽晋级先天但并没有过多插手世事,这个世界竟然走向了一个和原来完全不同的道路,科技极端的发达,古武竟慢慢衰落了下去。

    看着聂辰渊苍老安详的面容,卿云眼中最后的温情,随着聂辰渊生命逝去缓缓的消散,他整个人又恢复了最初的乖张清冷。

    卿云身体也缓缓的倒在聂辰渊身边,与此同时一道白衣身影再次出现在虚空中一道隐秘的裂隙中。

    这道裂隙是卿云借助他所吸收的上个世界能量,才开辟出的一丝容身之所。在这个裂隙之外,到处都是天道的气息。

    一团光芒在卿云的指尖闪现,慢慢形成一个完整的球体。

    卿云眯了眯眼,有些意外。这竟然是他先前脱离的世界,没想到他从主角手中抢夺过来的不仅是能量,还有这个世界的所有权。

    注视着这个闪动的光球,卿云嘴角勾起一抹恶意的微笑,这算是他从天道手中抢来的第一个东西了。

    不过他对别人用过的东西可没什么兴趣,要不干脆毁掉算了?

    卿云眼中溢出纯粹的残忍,让他猜猜,毁掉这个世界会不会在带给他一点多余的能量?

    指尖缓缓用力,几乎要将这光球捏碎。倏忽间这世界的点点滴滴,某个人讨好的微笑,无微不至的照顾和炙热灼人的情感在卿云脑海中一帧帧闪现……

    卿云狠狠的皱了皱眉。

    最终他松手任由这个世界漂浮在这方裂隙,自己则深吸口气摒弃心中杂念,转移视线向裂隙外看去。

    一个庞大的世界群出现在卿云眼前。每一个世界均如同果实一般缀连在一起,延伸到看不见的远处。

    没有太过急躁,卿云在停留了接近百年。完完全全吸收了上个世界的能量后,他才顺着灵魂的牵引,遁入下一个世界。

    -

    刺鼻的香水味,女人的尖叫声。

    手指触到身下滑腻的皮肤,卿云立刻忍受不住生理性的厌恶,直起了身。

    这个世界的信息骤然涌入卿云的脑海,让他本就眩晕的脑袋更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疼痛。卿云强大的灵魂随之快速的改造着他现在的这具身体。

    这具身体的名字叫肖成诺,肖氏制药集团的二少爷。

    “二少……”看到肖成诺起身,他身下女人的尖叫戛然而止,“你,你不继续么?”

    女人面上带了点尴尬,她眼中算计闪过。她可是确保自己喂过药了,先前这肖二少还如狼似虎,这会儿怎么反而撤了身冷静下来。

    这事儿要是不成……

    “苗秘书,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卿云冷眼看着床上的女人,他的身体不对劲儿,明显是被下了下三滥的药物。这女人是肖成诺的父亲的秘书,今天是公司的年会,肖成诺不胜酒力,所以苗秘书送他回酒店。

    略加思索,卿云就知道现在他的处境。

    这又是主角给他下的套。给肖成诺下了药,又指使苗秘书将人带回房,把他拉到床上,却是做出强.奸的假象。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的主角——肖成诺的哥哥肖程哲,就会领着肖父来“探望”他这个不胜酒力的弟弟。

    他那个固执古板却又望子成龙的父亲,在发现自己儿子刚进肖氏不到两个月就强.奸了自己秘书后,当即大发雷霆把肖成诺赶出家门。

    “二少……你……是你把我拉进来的呀!”苗秘书反应还算快,当即捂着脸泣不成声。她心里急切的要死,待会儿大少就要带着总裁过来了,肖成诺连裤子还没脱,自己又怎么污蔑他强.奸?

    这样想着,苗秘书透过指缝去看肖成诺。

    这一看当即向被雷劈一样愣住了,这肖二少刚刚明显中了药,身体反应十分强烈,这会儿倒像没事人一样,倒是显得比她还要冷静几分。

    她下药剂量可是足足的,这肖二少莫不是有毛病?

    “哦,那你可以走了。”卿云冷淡的看她一眼。

    走?这事儿不成她怎么向大少要钱?

    “二少,你怎么能这个样子?我……我可是被你……”苗秘书睁大了眼睛望向卿云,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对付肖二少这种大学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她可是得心应手。

    “哦?我对你做什么了?”卿云低头扯了扯领口的扣子。苗秘书药量下的太多,要想完全清除还需要一段时间,他现在只是神志清醒了,身体还是不太对劲儿。

    苗秘书喉咙一哽,要说做什么,肖二少还真没对她做什么。两人刚倒在床上,肖二少就像装了弹簧一样弹了起来。这会儿苗秘书也只是发丝微乱而已。

    她看着眼前领口微开,身长玉立,莫名带着吸引力的男人,突然心思一动。这肖大少交代的事是做不成了,但搭上肖二少也是不错的。等会儿古板的肖总裁到了,指不定她还能嫁进肖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