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61.五岁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很遗憾,您的购买比例还不够, 宝宝可以养肥到世界结束再来看哟  对外面的危机一无所觉, 休息室内情.欲一触即发。

    卿云扭头躲开邹暋宸的吻, 唇舌下一秒就落在了他耳侧,沿着耳根向下滑去。

    “你……”卿云咬牙,扯着男人的领带将人扯开,他轻喘着气质问,“说, 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出现?

    感受着大腿上的热度,卿云闭着眼睛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关键随着男人的发.情,他周身的气息越来越浓郁, 越来越熟悉, 熟悉的程度简直是两人初见时的千倍百倍。

    第一次是偶然, 那么现在呢?

    男人低笑一声:“宝贝, 你的反应真可爱,我是谁?如果你愿意我就是你的爱人。”

    爱称来的水到渠成,邹暋宸也不知道, 为何自己心里对青年的爱意有那么深, 那么多,好像已经流转了一个世纪。看到卿云的反应,他心中简直欣喜若狂, 卿云对他是有感觉的, 卿云并不排斥他。

    密集的吻再次落了下来, 以一种卿云极为熟悉的方式。

    “大家到这边来, 挨个的看一下每一个休息室。”眼看目的就要达成,肖程哲简直压抑不住嘴角的笑。他回头望了一眼,竟然没看到邹暋宸。

    真是太可惜,要是邹暋宸在,估计待会儿会更精彩一点。他几乎迫不及待的想看卿云待会儿的惨状。

    良好的隔音效果隔断了走廊的吵杂。

    卿云微眯着眼睛,目光迷离。神识传来肖程哲靠近的消息,他却无暇顾及。落在勃颈上的每一个吻,发丝中的手指的每一下扶摸,都轻而易举的挑起卿云的欲望,邹暋宸简直对他的身体异样的熟悉,同时又极为明白用什么方式才能让他感到舒适而不排斥。

    尽管忍得难受,邹暋宸却没有顾及自己,反而蹲下身想去取悦青年。

    他的手轻轻放在卿云西装裤的拉链上。

    “哐当”一声,门被猛的撞开。

    一群人轰然而入。

    “其耀你……”

    “二少?”

    所有人准备好的说辞都卡在喉咙中,他们看着半蹲在卿云胯间的邹家家主,顿时跟雷劈了一样,安静如鸡。

    是个成年人都知道这个姿势代表着什么意思,没人想的到,喜怒无常,位高权重的邹氏财团总裁,竟然以这样一种堪称卑微的姿态去取悦他人。

    肖程哲呆若木鸡。

    肖父看看衣衫凌乱的肖成诺,又看看蹲着的邹家主,深觉自己这时候应该晕过去。

    看着屋内突然出现的一大波人,邹暋宸脸色立刻变得黑沉黑沉。

    “滚出去!”他低喝一声,愤怒的模样像一只发现自己领地被侵入的雄狮。

    邹暋宸立刻站起身来给卿云整理衣服,末了干脆脱下自己的西服盖在卿云身上,保护的姿态溢于言表。

    谁料卿云竟然不领情,屈起膝盖狠狠的撞在邹暋宸下腹。

    邹暋宸当即被撞得闷哼一声弯下腰去,但他手臂依旧使力扶住盖在卿云身上的外套。他转头看了一眼依旧一脸呆滞的众人,忍无可忍的怒吼:“都给我滚!”

    众人这才惊醒,灰溜溜的退了出去。

    卿云揭开邹暋宸的外套,兜头套在他脸上。自己则快速整理衣着,他内心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羞恼,少了个邹其耀,竟然又跑来个邹暋宸,就算换了个人但这在肖父眼里根本没差别好不好?

    最不能让卿云忍受的是,他竟然沉浸了进去,连肖程哲的到来都没有察觉。

    换句话说,要是没有肖程哲带着一帮子人闯进来,鬼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关键,卿云跟这个男人算上今天也才见过三次而已!

    “宝贝,我……”邹暋宸扯掉衣服,张嘴就要为自己辩解,却被卿云打断。

    “走开!”卿云整理好衣着,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男人向外走去。

    他打开门时,门外已经空空如也。门外众人哪敢呆在那儿承受邹暋宸的怒火,早就吓得一哄而散。

    邹暋宸忍着疼痛追过去,他扶着门框朝卿云喊道:“宝贝,这只是个意外!我保证不会再有这种状况出现……”

    听见他的喊话,卿云没有转身,离开的脚步反而更快了些。

    这个家伙,还嫌不够丢人么?!

    看着卿云匆匆离开的背影,邹暋宸倚靠在门框上反而低低的笑了起来,笑声充满了愉悦。虽然卿云的态度没有软化,虽然今天的事尴尬到了极点,但邹暋宸的心却高兴得快要飞起来了。

    他们对彼此都有感觉,所以他有希望的不是吗?

    卿云边走边冷静下来。他皱了皱眉,回想刚刚察觉到的气息,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疑惑。卿云常年独自一人居住,再加上严重的洁癖,所以对他人的气息极为敏锐,也十分排斥。

    能够进入他的世界,毫不引起卿云反感的只有聂辰渊。

    但聂辰渊不可能跟来,在一个世界产生的灵魂,只能在这个世界中轮回,绝不会流窜到其他世界。

    除了像卿云一样的特殊情况。

    心中隐隐泛起的喜悦占据的卿云的头脑,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将这件事先放到一边,待会儿还有一堆乱摊子要砸到他头上。

    刚刚跟肖程哲一起进入休息室的人均觉得腿有点软,这会儿走起路来都是飘得,完全没了一开始寻找邹其耀的劲头。

    开玩笑,他们之前寻找邹其耀是想给邹暋宸卖个好,这会儿怕是都将人得罪透顶,哪儿还有心思敢其他的事儿。虽然宾客们一个个心里发慌,但却没有人敢迁怒肖家父子。

    毕竟……

    他们看得清楚,让邹总裁费尽心思,自己面子不要都想护着的人可是肖成诺,肖家的二少爷。

    回到大厅,肖父等人就得到了邹其耀拉肚子被救护车接走的消息。

    肖程哲心里暗骂,就知道邹其耀那个草包干不成事儿!

    但其他人却完全没有幸灾乐祸,觉得肖家得罪了邹二少的想法。毕竟邹二少跟真正的邹家家主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况且,要想挽回今天的错失,说不定还得看肖家……

    所有人的心思都活络了起来,站到肖父身边。

    一个跟邹氏刚谈好生意的老总忍不住了,他酝酿了一会儿,看着肖父叹了口气:“肖老哥啊,你我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可得……”

    说着,这老总抓起肖父的手,简直要声泪俱下:“你可得让成诺这孩子替我们说点好话!”

    “就是就是……”

    “可都得拜托二少爷了……”

    “二少说的话肯定有用……”

    一时间周围宾客都跟着附和,围成了个包围圈向着中心的肖父和肖程哲轰炸。

    肖程哲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

    肖父则是看着老朋友的那张老脸,嘴角抽了又抽硬是没扯出个笑。

    “好、好……”肖父无奈答应,这才总算安抚好了各位宾客。

    发生了这样的事,宴会难以继续下去,各位宾客缓缓离席。

    邹暋宸是最后走的,临出门时,他回头看看身后的肖家父子。

    一直到最后都没再次见到卿云,这让他有些失望。邹旻宸看肖父脸色不好,不由的暗叹一声,道:“今天的事,是我的错。伯父,你别责怪成诺。”

    一言一语算是温和,但上位者的威压却是不加收敛的施加在肖父身上。邹暋宸唤肖父一声伯父也全是看在卿云的面子上,虽然他心里对肖父各种不满。

    肖父嘴皮子哆嗦了两下,但心里顾忌太多,实在没胆子给邹暋宸摆脸色,只能沉默。

    送走了所有宾客,肖父面色颓然的坐在沙发上,身子佝偻下去,像是突然老了十岁。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站起身将桌子上的酒水扫在地上。

    玻璃碎裂的声音刺耳无比。

    “找……给我把那个孽子找过来!”肖父一拳砸在桌子上,朝着周围的侍者怒吼。

    “找我干什么。”卿云适时的从楼上走了下来,面色冷淡。但他脖颈上的红痕还明晃晃的挂在那,看得肖父怒火中烧。

    已经知道了所有情况的肖母连忙跑到卿云身边,做出保护的姿态。

    “我找你干什么?”肖父瞪圆了眼睛,抬手一个杯子朝着卿云砸了过去。

    卿云侧头躲过,肖母却惊得尖叫起来:“啊!肖雁铭你干什么?你想杀了成诺吗?”

    她向母鸡护崽儿一样将卿云护在身后。

    “我恨不得早就掐死他!”肖父眼眶发红,指着卿云手指颤抖,“你同性恋……同性恋就算了,又干什么趋炎附势,攀慕富贵的丑事?”

    “肖家是短了你什么?你不满足还要去搭上邹家?”

    “有邹暋宸给你撑腰,我就不能收拾你了是不是?”

    肖父一句句话说的扎心,肖母整个人都愣住了:“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成诺?”

    听到肖父的话,肖程哲却暗暗勾起了嘴角,今天的事虽有点意外,但效果却是出奇的好。

    “你就是这样想的吗?”卿云静静地看着震怒的肖父,他突然推开肖母,附身按在肖父身前的茶几上看他。

    卿云字字咬得清楚:“你,永远把我想象成最不堪的样子!”

    “永远不会对我有哪怕一丁点儿好的期望!”

    就是这样肖成诺才会离肖家越走越远,最终被肖程哲推向深渊。

    肖父被卿云说的一愣,随后又因卿云的态度而怒气爆棚,他指着大门,朝卿云吼道:“滚!我没你这样的儿子,你不配当我肖家的人!”

    卿云嗤笑一声,眼眶发红:“同样的话还给你,你也不配做我的父亲。”

    他直起身子朝门外走去,没有丝毫的留恋。

    肖母立刻追上去,看着卿云,眼泪缓缓流了下来:“成诺,你不要妈妈了吗?”

    “妈。”卿云俯下身自抱了抱肖母,“妈,这个家对我来说只是禁锢。我长大了,在外面我会过得更好。”

    “妈,你好好照顾自己。等我来接你。”

    卿云松开肖母,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肖家大门。

    见状,肖父震怒,一件件东西朝着卿云的背影砸了过去:“孽子!孽子!”

    肖程哲垂头站在一旁,掩住眼中志得意满的笑容。今天这事儿总归是闹大了,看肖父这个样子,肖成诺是不可能继承肖氏了。

    不过,邹暋宸今天的态度倒让他狐疑不已。

    但他转念又释然,身为邹家家主,邹暋宸怎么可能对一个男人当真,怕只是暂时有点兴趣罢了。

    这两人想说什么,邹其耀不知道,这会儿他甚至连自己是谁,自己在哪儿都忘了,他嗫喏出声:“哥……”

    邹暋宸因为他的话,双眸变得漆黑如墨。

    卿云眼神更是一寸寸冷了下来,他可以容忍邹其耀跟个跳梁小丑般到处蹦跶,但忍不了邹其耀就这样毫无阻挡的进入自己居住的空间。

    邹其耀一而再再而三的惹他,卿云不出手是相信邹暋宸自己会处理,这会儿看来,是他想多了。

    敏锐的察觉到卿云情绪的变化,邹暋宸心里一慌,手里的锅铲就这样掉在地上发出“当啷”一声声响。

    “成诺你听我解释……”邹暋宸连忙双手环住卿云。

    卿云却轻笑起来,他伸手环住邹暋宸的脖颈,如玉的手掌甚至抚了抚邹暋宸带着胡茬的下巴,但眼神却越来越晦涩。

    邹暋宸的心一点点往下沉,根本难以分出一丝一毫的注意力放在呆若木鸡的邹其耀身上。

    “哦,我见过两次,原来是邹总最宠爱的弟弟。”卿云捏着邹暋宸的下巴低声道。

    “很好,那就跟你的宝贝弟弟过一辈子吧。”语气一转,变得锋利无比。卿云扯开邹暋宸的手臂,从他身上下来,拿着沙发上的外套就要往外走。

    “宝贝,别……”邹暋宸忙扯住卿云手臂,却被卿云“啪”的一声打开。

    邹其耀看着邹暋宸堪称低声下气的追着卿云出去,连一个眼神都没赏给自己。这会儿他心里才开始警铃大作,颤抖着身体下意识的搜寻着能藏身的地方。

    但身体却一动也不敢动。

    邹其耀脑海里又闪过某一次邹家宴会上场景。就因为一句话,邹暋宸就拿着他爷爷的拐杖狠狠的打断了他二叔的腿。

    鲜血迸溅了一地,他二叔的哀嚎声响的震天。

    但邹家没有一个人敢动,没有一个人敢为他说话。邹家老爷子就这样看着自己宠爱的小儿子在地上跟个畜生似的攀爬,却只能眼观鼻鼻观心的喝茶。

    怕打扰邹暋宸的“雅兴”,宴会上的众人甚至得端起笑容,踩着地板上黏腻的血迹,伴着他二叔的嚎叫该跳舞跳舞该交谈交谈。

    那天的宴会,血腥味盖过了酒精的味道,深深地钻入在场所有人的心中,紧紧的附在他们的神经末梢上,稍作刺激,当天场景便历历在目。

    但就是那时候,邹暋宸也是一脸冷漠,邹其耀从没见过邹暋宸像这样失态的样子。

    想想自己的那点龌龊心思,邹其耀知道,他完了。

    顾助理赶来的时候,别墅里已经听不到哀嚎声了。

    他一进门就看到邹其耀蜷缩在地板上,满脸是血,口齿不清的说着:“嫂子会回来的,嫂子会回来的……”

    邹暋宸则坐在沙发上叠围裙,将那一只围裙叠成小小的一方,连褶皱都一丝不苟的抹平,显然对这只围裙极为珍爱。

    这肯定是肖少爷送的东西,顾助理想。

    他一直跟着邹暋宸,自然知道这些年邹暋宸追求肖成诺的事。说来神奇,自从遇到了肖成诺,邹暋宸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过脾气了,他满心的暴虐似乎都找到了出口,全部化作热情和温柔向肖成诺涌去。

    遇到肖成诺前的邹暋宸,就是一头疯狂的野兽,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发狂。遇到肖成诺后,这头野兽像是突然认了主,看似温顺了不少,却也有了理智,择人而噬。

    顾助理低垂着眸子把手上的资料呈上去,同时道:“我打电话到瑞鑫在国内的分公司问过,肖总不在。但这里离肖家很近,肖总怕是回家去了。”

    什么肖总,还有瑞鑫?邹其耀模模糊糊的听着,脑子有点转不过弯。瑞鑫他倒是知道,现在估计也没人不知道瑞鑫制药的名声,就算叫不出公司的名字,但说到震惊世界的抗癌药物也就明白。但肖总是谁?肖程哲吗?

    邹其耀突然一个激灵,想起了那张被肖成诺扔垃圾一样扔掉的支票。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念头缓缓成形,肖成诺跟瑞鑫制药……

    怪不得肖成诺能这样毫不在意的扔掉一张五百万的支票,难怪对他人不假辞色的邹暋宸唯独对肖成诺另眼相看。邹其耀一下子什么都通透了,肖程哲挑拨一样的话语一句句在他脑海中闪现,他心里骤然涌起一股愤怒,对肖程哲的愤怒。

    “哥,都是肖程哲!是他想害嫂子……”邹其耀边解释边爬向邹暋宸,却被邹暋宸一脚踹飞了出去,脑门磕在大理石墙壁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邹暋宸接过资料翻看了两下,而后黑沉的目光向邹其耀看去,“两次,加上这次,一共三次。”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邹其耀却是抑制不住的抖了两下,这是他招惹肖成诺的次数。

    “成诺不想看见他。”邹暋宸声音阴沉,眉眼间又皱出一道严苛的痕迹,他现在心里既是懊恼,又是恐慌。一想起卿云决绝的背影,他就几乎要失去理智。

    似乎曾经他就这样看着卿云从他的世界消失,到达他永远触及不到的地方。

    卿云不让他插手肖家的事,但邹暋宸怎么可能真不管。他只是撤回了跟在卿云身边的人而已,肖氏内部发生的任何事他都一清二楚,肖程哲三年一直寻不到卿云的踪迹,也是邹暋宸运作的手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