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135.伴生兽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很遗憾, 您的购买比例还不够,宝宝可以养肥到世界结束再来看哟

    “聂哥?”

    门外呼声依旧, 隐隐响起了开门的声音,聂辰渊稍微起了起身,沙哑着声音朝门外道:“宇豪, 你这会儿进来可是要坏了我的好事儿了。”

    林宇豪透过一丝缝隙看到沙发上两人交叠的身影, 不由露出带着些许不屑的微笑。这么容易就被美色迷住,聂家交到聂辰渊手中估计也没什么好下场,不如为他所用。

    他关门揽住身边的女伴, 转身离开:“聂哥这会儿恐怕正在忙呢, 待会儿再跟他打招呼吧。”

    天道的气息缓缓远离,直至消散。

    卿云不敢放松, 依旧凝神探出一丝神识来关注林宇豪的动向。

    “还没摸够?”

    聂辰渊凑到卿云耳边轻哼一声。

    卿云瞬间回过神来, 抬脚将聂辰渊踢下沙发, 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聂辰渊坐在地板上简直啼笑皆非:“你这是用完就扔, 过河拆桥?”

    天道的气息已经从这个世界彻底撤离。

    卿云松了口气, 在淅淅沥沥的水流下简单清洗自己身上的血迹,和刚刚聂辰渊碰触到的地方。

    他生性谨慎, 这会儿虽然看起来放松不少, 暗地里却用神识仔细查看着外面沙发上的男人。

    “你是……聂辰渊?”

    卿云试探着问, 唇齿间将“聂辰渊”三个字, 咬得极为清晰。

    聂辰渊挑眉讶然的看他一眼, 他扶额轻笑一声:“认识我?”

    果然是。

    之前天道诛杀他时, 卿云为伪造出假死的假象, 硬逼着自己吞噬了天道的些许能量。毕竟天道击伤他和杀死他所用的能量有差别,就是这些许能量就几乎让卿云身陨。

    但卿云灵魂中还有一股能量,是先前天道为控制他去轮回而种下的。

    这两种能量在关键时刻竟然相互碰撞融合,最终与卿云的灵魂重组,使他的灵魂带上了一些奇怪的能力。

    正是这样他才能通畅无阻的逃入这个小世界。不仅如此,卿云的灵魂竟然能侵入天道布下的规则,反馈给他有关世界走向和一些人物的信息。

    就因为聂辰渊是主角颇大的助力和修为提升的契机,卿云才能知道他的身份。

    这简直像披上了规则的伪装一样。

    但是,他还能离开吗?

    掬起一把冰凉刺骨的水泼到脸上,卿云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能离开的,但是需要一些东西。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些东西跟主角有关。

    聂辰渊似乎对卿云极感兴趣,虽然卿云没搭理他,但自顾自的猜测起了卿云的身份。

    “你认识我,那一定是古武界的人。上高中,还害怕林宇豪。”

    闻言卿云皱眉甩掉手上的水滴,主角?他从来没怕过。

    “你是卿家的人。”聂辰渊敲定了卿云的身份,但同时又有些奇怪,“卿家一脉单传,卿浩林已经死了,只留下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按修为来说,卿家没有你这号人。”

    卿云哼笑一声:“真不好意思,我就是卿浩林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聂辰渊微微睁大了眼睛,他是真的有些惊讶。

    他和林宇豪有些交情,自然知道卿云的事。因为出自一母,两人避免不了被拿来比较。

    林宇豪天资纵横,足智多谋,而且为人宽厚,性格坚韧,是在古武界备受期待的天之骄子。而卿云与之相比活像一只无害又懦弱的小绵羊,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在聂辰渊看来,林宇豪已经是让人重视的前途无量的强者,而卿云还只是活在世家庇护下,离了卿浩林的保护,他什么也不是。

    这次卿云之所以被众人关注,还是因为林宇豪挑了卿家。

    聂辰渊视线黏在卿云单薄但挺拔的身影上,缓缓给自己点了根烟。他素来只对强大的东西感兴趣,没想到他还有看错人的时候。

    “咔嚓”

    火苗跃起,淡淡的烟味弥漫开来,卿云下意识皱了皱眉。

    聂辰渊看了看卿云身上的伤势,提醒道:“你不该躲开宇豪,他怎么说也是你哥哥,跟着他比你自己混日子要好过一点。况且你母亲也在他那。”

    他说这个话,明显认为卿云身上的伤势是打.黑拳谋生带来的。

    卿云嗤笑一声,眸色不善:“怎么?要我跟杀父仇人和谐相处?哦,跟着他,怕是我也命不久矣了。”

    他低头看着掌心细小的伤口缓缓愈合。卿云的灵魂太过强大,虽说现在受损大半,但足以对这副身体进行改造,现在这些伤势并不算什么。

    -

    “不会有意外。”林宇豪对着电话轻笑一声,些许恶意流露出来,“受了重伤,毁了丹田,还滚下了山,怎么可能还活着。”

    “心法?”

    听到电话另一边的追问,林宇豪倒是皱了皱眉。他打败卿浩林后,就将自己母亲接了过来。他母亲带了来卿家的武技和财产,与之配套的心法却只有卿浩林和卿云知道,现在两人都死了自然找不到。

    “一个二流世家而已,能有什么好的心法?”他嗤笑一声。

    “你母亲如果知道了卿云的死是你……”

    “不会的。”林宇豪面上笑容不变,眸色却缓缓变冷,那个女人,现在恐怕已经知道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卿云的死活除了他那个已经死了的爹还有谁在意?

    林宇豪看着别墅外面荒凉的树林淡淡的笑了,怕是会尸骨无存吧。他挂断电话,转身走向大厅。

    大厅里人声鼎沸,古武界有名望的人士均在狂欢,为了他这个古武界的天才。

    -

    聂辰渊看着卿云笑的无奈:“我知道你接受不了家庭的变故。但当年的确是卿浩林做得不对,而且他的死跟宇豪也没有关系,当初擂台上可是点到为止。”

    “而且宇豪不会为难你这个弟弟……”

    “砰!”

    卿云一脚踹上聂辰渊身前的茶几。碎在地上的香水瓶被推动,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嘎吱”的酸响。

    “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卿云眼睛发红,他低头逼近聂辰渊,喘息声明显因为气愤而加重:“他说我爸做错就是我爸的错?我妈是被强迫的,我这个活了18年的儿子还不知道,你们这些外人一个个就看得清楚?我爸跟他比试完不到一个星期就死在医院,跟他没关系?他为人宽厚不会为难我,难不成我身上的伤是自己弄出来的?”

    凭什么主角做的事都是对的说的话都是对的,而他这个万年反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