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 132.他有躁郁症2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很遗憾, 您的购买比例还不够, 宝宝可以养肥到世界结束再来看哟

    “别, 留着我自己来,而且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卿云哼笑一声, 肖程哲这段时间颇为沉寂, 倒是没在卿云身边再搞什么小动作。

    最终还是卿云独自一人去了肖家。

    肖父和肖程哲面对面坐着, 肖程哲整个人都显出一种异样的颓废, 眼下乌青, 双眼无神,似乎肖成诺的事真的给他带来很大打击。

    而肖父头发斑白, 看起来像老了十岁不止。

    “我没想到,你能干出这样的事。”肖父抹了把脸, 声音喑哑,“我想不通, 你为什么要非法侵占肖氏的财产,这可是我们自己家的产业, 你这是把肖氏往火坑里推!万一上面来查……”

    肖程哲闻言哼笑一声:“自己家的产业?那是你们家的产业,我想要当然得自己抢过来。”

    这话说的肖父一愣,他没想到, 肖程哲在肖家活了二十余年, 到头来却说出这样的话。他对肖程哲比自己的亲儿子还要好点, 甚至好到肖父都快忘了肖程哲是被领养的事实。

    “你不需要抢, 他本来就打算把肖氏交给你。”卿云走进门, 对着肖程哲说。

    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的肖母迎了上来, 给卿云把外套挂好。肖父显然没预料到卿云会来,略带震惊的看向肖母。

    “你看我干什么?肖氏亏空了那么多资金,我不把儿子叫来,是等着破产吗?”肖母瞥了他一眼,语气冷淡的说道。

    肖父还没出声,肖程哲却因为卿云一句话变得心情激动:“他会把肖氏交给我?那还不是因为你已经有了瑞鑫,根本用不到肖氏?!”

    肖父定定的看着肖程哲,他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肖程哲是他最看好,最骄傲的孩子,从小到大,肖父对他只有夸赞。然而现在他要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这一切都是假象的现实呢?

    没人理会肖程哲,但肖程哲似乎满心的不忿都有了发泄的出口,他指着肖父道:“你觉得我拿那些钱不对吗?这本来就该是我的!当年我父亲的死当真跟你没关系吗,没关系你为什么要收养我?你就那么好心?还不是想要我爸的股份!”

    肖父坐在那里听着肖程哲的指责,看他的眼神缓缓变了,他是真的没想到,肖程哲竟然一直这样看待他。在肖程哲眼里,整个肖家,恐怕都是他的敌人。

    卿云缓缓走到肖程哲对面坐下,他语气平淡:“肖程哲,你是肖氏的总经理,所以你应该知道肖氏的股份都在谁手里,更应该知道,你一直拥有肖氏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

    “你以为这些股份哪里来的?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遗产,肖家一分都没有动,甚至连这些年来的分红都给你好好留着。”

    卿云的话一针见血的戳破了肖程哲的谎言。他瞳孔微缩,这些事他自己当然知道!心底第一次想要得到肖氏的时候,肖程哲心中的道德感还是阻断了他的脚步,但恶意的猜测随之而来:要是肖家对不起他呢?这样他拿的不就理直气壮了吗?

    父子三人均是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肖父才嘶哑着声音对肖程哲说:“你去国外避避风头吧。”

    闻言,卿云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撕下一张空白支票留下,来补上肖氏的亏空。

    肖父的身型几乎瞬间佝偻的起来,他拿着支票,缓缓的站起来,沉默的向楼上走去。

    卿云也没有久留,起身就要离开。

    肖母凑上来,蹙眉看着肖父的背影,语带不忿的跟卿云抱怨:“难道我记错了?你不是他亲生的?”

    同样都是犯了错,肖程哲和肖成诺在肖父这边的待遇也太差劲了吧。

    卿云的眼神也变得冷凝,肖父的态度让他意识到,主角果然不是那么容易扳倒的。他的任务还没有完全完成,也许一个不慎,肖成诺又会再次变成肖程哲的踏脚石。

    -

    邹氏财团最终放出了要和瑞鑫制药合作的消息,让众人不由得关注起来。因为瑞鑫制药向来比较神秘,不管是技术团队还是管理阶层都没有暴露出来,人们对它的了解还只限于公司推出的各种药物。

    然而药物的神奇作用又给瑞鑫制药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邹氏推出的项目向来惹人注意,先前人们就对他这次的合作伙伴多有猜测,没想到最后竟请来了瑞鑫制药这尊大佛。

    倒有人提起肖氏制药强劲势头,当初基本上所有人有以为这次的合作机会非肖氏莫属。但现在结果一出来,倒让人有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毕竟邹氏跟瑞鑫合作,那是强强联手,要是跟肖氏合作,那顶多算是扶贫。

    肖程哲坐在车子里喝酒,他看着新闻上“强强联合”四个大字,心不在焉的听着手机里传来的话语。

    是邹其耀打来的电话,邹其耀一改常态,在电话里破口大骂:“我让你害死了!我他妈让你害死了,肖程哲!你特么脑子是不是有病怂恿我来对付肖成诺?还说他跟你抢肖氏,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模样……”

    肖程哲狠狠灌了一口啤酒。他总觉得不对,总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扬名立万,走向人生巅峰的人明明该是他才对,肖成诺本该被他踩到尘土里,生不如死!

    所有的不对劲都在肖成诺身上,没了他,就什么都正常了。肖程哲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看着一辆车从眼前疾驶而过,他快速的发动了汽车。

    “已经一个星期了!”邹暋宸一边开着车,一边隐隐的朝卿云抱怨,这些日子,他每天看得到吃不到,偏偏卿云还喜欢撩他,几乎将邹暋宸折磨得发狂。

    自从跟卿云在一起后,两人都不喜欢身边跟着其他人,所以开车做饭各种事,邹暋宸都亲力亲为,也幸好有这些琐事转移邹暋宸注意力,要不然他不可能忍到现在。

    “好好开车。”卿云推开简直要黏在他身上的男人。邹暋宸这些天可以说是日日欲求不满,到了现在,脸色已经可以用“憔悴”来形容了。

    其实卿云也有点忍不住了,他对邹暋宸又不是没感觉,一个星期差不多也是他能忍受的时限。

    邹暋宸在路边停下车,也不说话,就可怜巴巴的看着卿云,那模样活像一只垂头耷耳的大狗。

    卿云有些不忍心,他勾勾手让邹暋宸离近点,而后凑过去伸出舌尖在他干燥的唇上舔了舔。

    唇上的柔软炸的邹暋宸头皮发麻,他瞬间忍不住,搂着卿云想在深入一点,然而两人身上的安全带却限制了他的行动。

    “该死!”邹暋宸抬手就要把安全带解开,卿云却阻止了他。

    卿云推着他的肩膀,朝车窗外指了指,路边刚好有个便利店。

    “我喜欢草莓味的,快去,我等你。”温热的气体随着卿云勾人的话扑在邹暋宸耳边,邹暋宸双眼发红,简直像只噬人的野兽。他解开安全带,抱着卿云狠狠的吻了一下,才下车向便利店走去。

    邹暋宸想要什么,自会有人送过来,完全没有必要他亲自去买。他哪里不知道,这又是卿云皮了一下,想看他窘迫的模样罢了。

    卿云看着邹暋宸的急不可耐的走进便利店,嘴角勾起的弧度却倏尔顿了一顿。

    他留在肖程哲身上的神识正在飞快的靠近。

    卿云猜到了肖程哲的打算,脸色缓缓沉静了下来。他倒没料到肖程哲会这样疯狂,不过倒是正中卿云下怀。肖程哲在大庭广众之下开车撞上他,凭借瑞鑫的势力和邹暋宸,肖程哲肯定没有翻身的可能。

    而且他恰好能借机脱离这个世界,正好主角彻底被打倒,他的任务也完成了。他向来心狠手辣,不仅是对别人,对自己也一样。

    想到这,卿云转头静静地看着便利店中一脸严肃的挑着安全.套的男人。

    邹暋宸板着脸付了钱,他拎着一袋子东西刚要出去,却听到“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在门外骤然闪现,邹暋宸心口一缩,什么都顾不上了,立刻冲了出去。

    随后几个保镖抬着几个人走了出来。

    领头的保镖看到聂辰渊,当即走了过去,在他耳边道:“这几个人身手不错,都是后天五层的武者。尾随着卿先生过来,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卿先生处理了。”

    说到这,这保镖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狂热,几息之间解决数个后天五层的武者围攻,果然不愧是后天圆满。

    聂辰渊脸色更沉了些,这几人能进入卿云的房间,也是聂家的疏忽了。

    “是哪个势力的人?”

    保镖摇头:“身上没有任何标记,连指纹都消除了,看来是那个家族豢养的死士。”

    聂辰渊心中有了数,想至卿云于死地的除了林宇豪还有谁?林宇豪看来跟古武协会联系密切,估计是那边的手笔。

    他点了点头,向卿云房里走去,一进房门不由得愣了愣。

    卿云显然刚从外面回来不久,还穿着校服。

    但整个人从头到脚纤尘不染,唯手上艳红的血珠扑簌簌滚下,没有在他白净的双手上留下任何痕迹。

    纯洁无垢,却又被血色染上靡丽。

    聂辰渊喉结不由上下滑动两下,松了松领口才继续走进去。果然是他多想了,卿云绝不会软弱到承受不住林母的那些话。

    “出去。”

    卿云看清他的模样,立刻眉头一皱,干脆利落的送客。

    眉宇间闪过一丝无奈,聂辰渊没在意他的冷淡,走近了一些:“卿家老宅失火了,我以为你在里面。”

    卿云眉头一皱,卿家老宅的所有权在林母手中,基本上就是归了林宇豪的库存。林宇豪这人也是干脆利落,一边烧了卿家老宅,一边派来杀手对付他以绝后患,即使杀不死他,也会给聂家添点麻烦。

    他怕是觉得自己是被聂家所救才逃得一劫,所以以他为由给聂家找麻烦,让聂家也厌弃卿云。

    可惜,该找的东西,他已经找到了。瞥了一眼放在桌上的老式录像带,卿云面色平淡的起身走进浴室,并没对聂辰渊的话表露出在意。

    “我记得你今天也去了那个方向?” 提到这,聂辰渊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语气。

    “跟你没关系。” 语气中的冰冷透过浴室的磨砂玻璃门也没有衰减半分。

    聂辰渊呼吸一窒,只觉得这人从头到脚都透出一股疏离。

    想到下午的事,聂辰渊脸上带上了一抹苦笑,略带急切的打开浴室的门,朝卿云解释:“抱歉,今天的事是我不对,但是我跟林宇豪并没有……”

    后半截话卡在聂辰渊喉咙里,欲出不出。

    他有些呆愣的怔在那里,看着卿云洁白的衬衫脱了一半,松松垮垮的挂在他纤瘦的胳膊上。

    “滚、出、去!”

    卿云也没料到这人突然间闯进来,睁圆了双眼,咬牙切齿的看过去,活像一只炸毛的猫。

    “抱歉。”聂辰渊向被火燎了一样,立刻垂眸,退出去,把门给关上。他以为卿云只是洗个手而已,没想到……

    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热气也随之蒸腾起来,给本就带着磨砂的玻璃多加了一层遮掩。

    聂辰渊扒拉了一下头发,表情懊恼。那水声就像一双猫爪,挠的他心神不宁。他突然觉得有点烦躁,伸手将衬衫扣子又解开两颗。

    他在洗澡,你该走了。

    不不,我要跟他解释清楚才好。

    聂辰渊心里天人交战,眼前浴室柔和的灯光和刚刚的惊鸿一瞥不断闪现。他下意识的摸出根烟,刚想点,又想到卿云的洁癖根本容忍不了烟味,遂放下。

    他听着浴室里面水声的变动,像困兽一般在浴室门前转圈,漆黑的脚印一次次叠加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

    “咳,卿云……今天我去学校是因为担心你,跟林宇豪一起也是意外……”

    “你跟林宇豪是什么关系并不影响我和聂家主的交易。” 卿云的话语伴随着水声传来,打断了聂辰渊的话。

    不影响才怪,卿云看着镜子里自己黑沉的眸子,要是聂辰渊敢再跑过去给林宇豪当小弟,他怎么给他把经脉疏通的,就怎么再堵回去。

    “交易?”聂辰渊不解。

    “我给你治伤的基础上彻底强化你的经脉,聂家供给我修炼的资源,一直到三年后的古武大会,到那时我便离开。”一举击败林宇豪,卿云得到自己离开所需要的东西,便是他脱离这个世界的时候。

    “离开?你要离开?” 聂辰渊心里一颤,不由提高了音量,随后又觉得自己的话可笑,以卿云的能力完全没有必要一直屈居在聂家。

    “你该出去了。” 卿云再次送客,末了还加了一句,“让管家把我房里的地毯换了。”

    聂辰渊满脸哭笑不得的走出去,心里却是因为卿云的话发沉。

    待聂辰渊出去后,卿云才披着浴袍走出来。他挑眉看了看浴室前一圈一圈的脚印,不禁哼笑一声。

    -

    “几个人竟然一个也没留下?”林宇豪皱眉,倒是他小瞧聂家了。

    “虽然聂家这一代聂辰渊成了个废人,但老牌世家的底蕴到底还在,而且聂辰渊十年前也是个天才。” 古武协会的会长张经国坐在办公桌后,悠哉的端起茶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