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背后的秘密 第三百七十七章 有所顾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一杯清茶,一份书籍;渡过悠然美好时光

    张队长继续说道:“之前你问我什么下药迷奸之类的事,现在又问林立国的事,你如果有线索就直接告诉我,如果真的是和林立国有关,那你也算是立了大功一件啊,我们一直就想把他弄进去了,只是一直抓不住他的把柄而已。”

    听到这些话,叶林真的有种将自己知道的所有关于林杰的事,包括程盼盼的事都说出来的冲动,想到林杰对美玲的所作所为,叶林甚至都想直接把林杰一刀捅死。

    可是,话到嘴边他又憋了回去,他在想自己如果莽撞的说了出来,到底能不能将林杰送进监狱。

    毕竟只是自己空口白牙的话,要说证据,一点都没有。如果张队长回去查还好,如果张队长不去查怎么办?

    林立国那么大的势力,公安局里肯定也会有人脉的,如果张队长恰好是他的人,那自己岂不是会被林立国盯上,那麻烦可就更大了。

    就在叶林犹豫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张队长又问道:“叶林,你还在么?”

    “在,”叶林连忙答话道,“张队长,我只是听朋友说起林立国那件案子,就想着问问你,没别的意思,就像之前那个迷奸的事,也是我听了之后有点好奇才问你的,我根本不知道林立国是谁。”

    “是么?”张队长不太相信的样子。

    “恩。”

    张队长沉默了几秒钟,才说道:“叶林,如果你想要跟我说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24小时开机。”

    “我说的都是真的,张队。”叶林解释道。

    “呵呵,”张队长笑道,“你不用跟我解释了,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想说,就找我。”

    “好吧,如果我想说了,一定找你。”

    “迷药那件事,受害者是不是你老婆?”张队长追问道。

    “张队,我这边还有点事,回头再聊。”

    “叶林,假如这件事真的和林立国有关系,麻烦你千万要告诉我,”张队长说道,“你不知道,我和林立国算是老对手了,我做梦都想把他抓回来,我希望你能帮我,谢谢。”

    “我尽量,再见。”叶林说完这句话,便挂断了。

    通过这几次和张队长的接触,在叶林看来,张队长应该是那种特别刚正不阿的人,从这一点看来,他应该是真的想要把林立国捉拿归案的。

    可是叶林觉得,既然他能在刑警队,坐上现在这个队长的职务,那应该不是一个能为了正义钻牛角尖的人,这样的话,如果林立国的势力大到会影响他的乌纱帽的时候,他绝对会把叶林抛出来当挡箭牌的,这便是叶林的顾虑。

    能让张队长义无反顾的去抓林立国的,只有铁证如山,但凡证据上有一点漏洞,叶林觉得他都不会全力以赴的。

    毕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想到这,叶林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发动了汽车,朝家的方向开去。

    看着叶林的车发动了又开走,趴在窗台上一直看着的董佳也叹了口气。

    当叶林的车在街道的转角消失不见之后,董佳便望着楼下的路灯,发起了呆来。

    上次撞见丈夫出轨的时候,董佳真的是非常难过、非常压抑,那压抑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在她的脸上蒙上了一层塑料布一样,几乎快要把她憋死,可是又揭不掉。

    她原本以为这压抑的感觉,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调整之后,已经慢慢变淡了,而且最终是会完全消失的,可是今天,在和叶林相处的这几十分钟里,董佳感觉那层塑料布又回来了。

    两人在明知道林杰的所作所为的情况下,就是不敢对林杰怎么样,这种感觉甚至比丈夫出轨更让董佳压抑。

    自始至终,两人都在想办法,可是直到叶林绝对回家的时候,董佳都没有想出有一丝可行性的办法来。她只是勉强提出了一个牺牲程盼盼的计划,可叶林却不同意。

    董佳也明白,自己的计划并不完美,有可能被警方识破而暴露他们自己,另外,那计划对程盼盼也是太过残酷了一点。

    不过,董佳之所以提出来,就是因为她觉得程盼盼既然已经做了妓女一样的职业,应该不会介意牺牲色相去设计自己的仇人吧。

    不过这也只是她的猜测罢了,如果换做是她,心情也应该是特别复杂的吧。

    发了一会儿呆之后,董佳才拉上窗帘,准备上床睡觉了。

    脱掉了因为叶林来而仓促穿上的衣服之后,她又重新换上了睡裙,钻进了被窝。

    躺了一会儿,董佳拿过一旁的手机,翻看起了朋友圈来。

    本来是因为心情烦躁,睡不着,想看看朋友圈排解一下压抑的情绪,谁知这朋友圈看着却让她更加郁闷了,那上边除了集赞的就是卖东西的。

    看了一会儿,董佳终于忍受不了,将电话扔到了一旁,准备睡觉。

    可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满脑袋都是怎么对付林杰的事,在调整了几次睡姿之后,董佳索性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上又发起了呆。

    这时,酒店房间里的徐德润和孔琳已经来到了床上。

    在一番前戏之后,孔琳拿起了早就准备好了的安全套帮躺在床上的徐德润戴上,随后便一翻身,笑着骑了上去。

    由于期待的太久,两人刚一合体,双方都不禁发出了一声呻吟。

    而孔琳则更是肆无忌惮的夸张的浪叫了起来。

    这声音传到门外的曲岩耳中,令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平时孔琳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是特别保守的一个女人,从来没有叫的如此放荡过。

    可是现在,听这声音,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如果不是自己之前听见了她说话的声音,曲岩甚至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趴错了房间。

    尽管通过这呻吟,已经猜到房间内的情况了,可是奇怪的是,曲岩仍然没有去踹门。

    更加奇怪的是,他自己的身体也在妻子的浪叫声中,有了反应。

    曲岩伏在门口,就这样静静的偷听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