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师联盟 第七十四章 王导VS周伯溪(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周伯溪一听王导说起“百年前汝南周氏的天才猎魔师”,不由自嘲地一笑,然后突然挥刀由上而下斜斩向王导的肩颈部。

    王导见周伯溪这一招势大力沉,不敢硬接。他右手持刀,将瑾刀斜举向上,周伯溪劈下来的这一刀接触到瑾刀后,力量顺着瑾刀的刀刃滑过,没能伤到王导分毫。王导用巧力接下这一招后,立刻手腕一翻,挥刀横切向周伯溪的腰部。

    周伯溪反手握刀,单手将王导的这一招横切挡了下来,然后反手挥刀斩向王导的左臂。王导连忙撤步举刀将周伯溪的反手刀法挡住,顺势后退两步,与周伯溪拉开了距离。

    王导抬起左臂看了看被切开的衣袖,吐出一口浊气,将刀鞘插到地上,双手握住了瑾刀。

    周伯溪脚尖点地,一记直刺刺向王导的心口,王导持刀欲将周伯溪的直刺弹开,谁知周伯溪竟然轻巧将刀尖一收,避开瑾刀,刀尖向上刺向王导的喉咙。王导连忙一个铁板桥躲过周伯溪的云刃,然后一个转身挥刀砍向周伯溪的右脚。周伯溪一个前空翻躲开瑾刀,在空中挥刀劈向王导的后背。王导就地一滚,躲开周伯溪挥出的刀,然后立刻站了起来。

    周伯溪落地后,一脚将刀鞘踢向王导,转身就往余小曼冲过去。王导见自己追不过去,立刻将刀鞘踢了回去,刀鞘冲着周伯溪的后背飞去。

    周伯溪冷哼一声,回头将刀鞘挡开。这时王导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一记右切由下而上。周伯溪伸刀一挡,将王导的瑾刀挡了下来。

    “周前辈,我们还没打完呢,请不要分心。”王导双手持刀往上一撩,抵住周伯溪的云刃,死死地压向周伯溪的胸前。

    周伯溪单手发力,用力往前一推,将王导扛开。王导后退一步,换了一个起手式,右手提刀至胸前,左手按于刀背。

    “梅花刀法?导哥什么时候练了梅花刀法了?”周杰看着王导的起手式,自言自语道。

    王导盯着周伯溪的手腕,侧身滑出一步,然后转身单手挥刀砍向周伯溪的右肩。周伯溪右手握刀挡住这一刀,然后一抹一压,将王导的攻势化解,同时一刀挥向王导的喉咙。

    王导低头闪过擦着他的头皮过去的云刃,挺刀刺向周伯溪的腹部。周伯溪连忙侧身闪过,左手一把扣住王导的右手手腕,想用反关节技逼迫王导松手撤刀。王导左手一把将周伯溪推开,然后与周伯溪用近身刀法缠斗在一起。

    两人的兵器都不是短兵器,所以刀法当中都夹杂了不少拳法和脚法,顿时拳脚的撞击声连续地响起。

    王导被周伯溪的一记重拳击中胸口,连退了两步。一招得手的周伯溪立刻挥刀,一招逆袈裟斩向王导。王导仓促举刀以挡,但是却差点被同样单手持刀的周伯溪砍得跪在了地上。

    王导“呵!”地大喝一声,将压住他的周伯溪扛开,低头一刀扫向周伯溪的左脚。

    周伯溪腾身跃起,在空中连挥三刀砍向王导的头顶和左右两肩。王导一挡一卸一撩,将周伯溪的三招接下,接着刀交左手,直刺向从空中落地的周伯溪。

    周伯溪左手将刀鞘一送,竟然将王导的这记刺击装进了他的刀鞘中!同时,周伯溪放开左手,右手持刀斜砍向王导的左颈。

    王导连忙就地一滚,躲过了这断头的一刀。躺在地上的王导就地一招地堂腿,踢向周伯溪的支撑腿。周伯溪往后一跳,躲过了王导的地堂腿。

    周伯溪皱起了眉头,他不想和王导消耗太多时间。于是,他将左手举了起来,捏了一个法指,口中念念有词。就在王导冲过来之前,周伯溪右脚用力地一蹬地,一个巨大结界将整块空地笼罩住,而周伯溪也在瞬间分身成了五人。

    “五行分身结界术?!导哥!小心了!曾叔爷爷的这四个分身都是实体,不是幻术!”周杰连忙提醒道。

    可是,周杰的提醒还是慢了一点,向周伯溪冲过去的王导瞬间被五个周伯溪包围了。王导连忙停住脚步,右手握紧瑾刀,警惕地看着四周。

    五个周伯溪同时一笑,从五个不同的方向向王导攻了过来!王导连忙将瑾刀迅速地游身而走,将五个周伯溪的攻击挡开,然后王导对着其中一个周伯溪冲了过去,他想要先突破其中的一角。

    但是,王导冲过去的时候,他那个方向的周伯溪突然晃身变成了两人!两个周伯溪各出一刀,分别切向王导的肩部和大腿。王导握刀的手腕一拧,将瑾刀划出一个半圆,把这两刀给挡了回去,然后他一记袈裟斩将其中一个周伯溪逼退,冲出了五个周伯溪的包围圈,并将地上插着的刀鞘拔了起来。

    王导左手反持刀鞘,右手将瑾刀举到眉头的位置,微微后拉,摆出了一个双短棍的起手式。

    五个周伯溪腾身而起,呈三前两后的队形向王导冲了过来。王导向右侧移动了一小步,右手的瑾刀挡开右侧周伯溪的突刺,侧身闪开左侧周伯溪的正劈和中间周伯溪的斜切,反手挥动刀鞘捅向中间周伯溪的喉咙!

    但是这时,后面两个周伯溪的支援到了,他们一个将王导的刀鞘挡开,一个斩向王导的右手。王导旋身闪过后面周伯溪的斩击,然后双手握着刀鞘和瑾刀连续出招,想要将左侧周伯溪的防御击溃,却立刻就被其他的周伯溪招架住了。

    双拳毕竟难敌十手,五个周伯溪在短时间内就适应了王导诡异的刀法,如狂风暴雨一般地对王导发动了连续地进攻。王导右挡左卸,却无法将周伯溪的攻击全部接下来,肩上、手上连续被云刃的刀背拍中几下。看来在如此激烈的对决中,周伯溪依然是手下留情了,不然此刻王导早就血流满身了。

    王导被周伯溪打得连连后退,右手手背又被云刃的刀背狠狠拍中一下,手里的瑾刀几乎都握不住了。他连忙双手一挥,将五个周伯溪的攻击硬生生扛开,然后回身一滚,脱离了周伯溪的攻击圈。

    “导哥,曾叔爷爷,别打了!”周杰焦急地握着手,却不能上去帮任何一个人的忙,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王导站起身来,将瑾刀收入了刀鞘。他左手握紧刀鞘一转,将瑾刀的刀刃朝上,右手将瑾刀拔出了一点点。他蹲了一个侧身马步,眼睛紧紧地盯住了周伯溪。

    “要用拔刀术了吗?王导,你会的刀法还真够杂的。”周伯溪说道。他将云刃双手握持,其余四个周伯溪立刻消失了。对付拔刀术,单靠人多没有太大的用。

    王导不答话,而是猛地向周伯溪冲去。就在王导即将靠近到周伯溪身边时,那一抹曾经在汉墓出现过的雪亮刀光再次出现!

    不过这一次,王导的拔刀术被周伯溪双手握刀挡了下来。周伯溪借力后退一步,他的左腿往后一撑地,突然迅速踏前一步,竟然使出了一招无鞘拔刀术返还!

    已经回刀入鞘的王导连忙原地扭腰发力,使出二段拔刀术,以拔刀术对上了周伯溪的拔刀术!两道雪光交融在一起,发出了剧烈的金属碰撞声。“叮!”的一声响起之后,两人交错而过。一秒钟之后,王导才发现自己的衣领处出现了一道裂痕。

    虽然王导是回鞘出刀,占了一些便宜,但是他的力量和速度都输周伯溪不少,因此一招落败。王导看了看自己的衣领,在心中叹了口气,他没有想到用上拔刀术之后,竟然会被周伯溪同样使用拔刀术破掉,而且是无鞘拔刀术!两人之间真的有这样的差距吗。

    不过,现在还没有到放弃的时候。王导运指飞速点中自己的印堂、檀中、丹田三处穴位,灵能瞬间从此三处穴位喷涌而出,布满他的全身。王导仿佛感觉自己的大脑中某处被突然打开了闸门一样,周围的一切都清晰了起来。而且,身体也变得轻了许多。

    “第一次使用灵能解放术对战,不太熟练,周前辈小心了。”此时,王导说话的声音都因全身的灵能而变得低沉了许多。灵能解放术是王导两天才练成的一门禁术,它就像是地下赛车中使用的N2O一样,可以使猎魔师的灵能输出瞬间提升150%。但是,这门禁术也伴随着风险,如果使用灵能解放术的时间过长,很可能会摧毁猎魔师的三大主穴位。

    周伯溪看到王导使用了灵能解放,表情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他双手持刀而立,静静地等待着开启灵能解放术的王导的凶猛攻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