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导拉着罗萧爬上一个小陡坡,三人来到了一间山中的小木屋前。周杰靠近王导小声说道:“小黑告诉我,它之前看到孙琦姐就是在这个小木屋前。”

    王导示意罗萧先躲在一颗大树的后面,然后将瑾刀拔出刀鞘,与周杰一起向小木屋走去。两人站在小木屋门口的两侧,打了一个手势后,王导一脚踢开木门冲了进去。

    “周...周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王导看着手里一块鲜红色石头的周伯溪,惊讶地问道。跟在他身后的周杰也惊讶地看着周伯溪。

    周伯溪平静地一笑,说道:“主人,你来得还真不是时候,本来不想让你看到这些的。”

    “看到什么?咦,周前辈,你找到罗爷爷的刀了?”王导看着周伯溪腰间那把刀说道。

    周伯溪取出腰间挂着刀,说道:“事到如今,我就告诉主人你吧。这把刀的名字叫做云刃,是我生前所使用的灵刃。”

    “什么?!那么灵刃中的灵能就是你的灵能?!”王导讶异地问道。

    周伯溪将云刃挂回腰间,点头说道:“对,没错。当我看到云刃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我的生前的兵器。主人,对不起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主人了。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必须摆脱鬼使协议的束缚。”

    说完之后,周伯溪立刻拿出一个有些眼熟的肉块与手中的鲜红色石头融合,然后将两道雾气从口中喷到了正在与鲜红石头融合的肉块之上。瞬间,一道强烈的冲击波从周伯溪的手中放出,将王导和他身后的周杰震飞出去。

    躲在树后的罗萧将头探出来,看向周杰和王导冲进去的小木屋。突然,小木屋好像内部发生剧烈爆炸一般,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波震成许多破碎的木板,四下飞散。而王导和周杰也被这股冲击波震得飞到了半空中。

    两人在空中翻身,同时落到了地面。罗萧放下遮住自己头部的双手,看到在王导和周杰的前面站着昨天她见过的鬼使周伯溪。在周伯溪此刻的左手之上,托着一个乳白色的液体圆球。

    罗萧惊奇中带点恐惧地看着周伯溪,发现周伯溪的腰间正挂着自己爷爷的刀。她壮着胆子说道:“你...你好,你...那是...我爷爷的刀吗?”

    周伯溪看了一眼王导和周杰两人身后的罗萧,说道:“小姑娘,替我对你爷爷说声谢谢,没有他,我也没这么快找回自己的佩刀。”

    “你...你说...什么?!”罗萧诧异地看着周伯溪说道。

    就在这时,旁边的树林中窜出一个人影,挥爪向着周伯溪手中的液体圆球抓来!周伯溪连忙转身闪过这一抓,但是一滴液体还是被这一抓带落,滴在了草地上的一株四叶草上。

    “余小曼,我说过暗算你是其余四鬼的主意,和我无关。你已经将那四鬼全部做掉了,还是不死心吗?你以为你附身在孙琦身上就能让我束手无策了吗?”周伯溪看着冲出来的人说道。

    这时,王导、周杰和罗萧才发现冲出来的人竟然是被鬼附体的孙琦!王导张大嘴说道:“周前辈,这...这是怎么回事?你说...附体孙琦的是...余小曼吗?”

    附体在孙琦身上的余小曼回头对王导说道:“王导大人!小曼附体主母的原因就是为了引你来此,周伯溪不但盗取了罗萧小姐爷爷的刀,而且还想用手中的液体圆球冲破鬼使协议的束缚,重塑肉体!”

    “什么?!”王导和周杰同声惊讶地说道。

    周伯溪冷冷地看着面白唇青的余小曼,然后又扫视了王导和周杰一眼。突然,他将液体圆球抛向半空中,同时嘴里念出一段王导和周杰都没有听过的咒文。这段咒文一念出,半空中的圆球立刻剧烈地发生了变化!

    余小曼见到此景,连忙对王导说道:“不好!王导大人,请快出手!周伯溪只怕是要和圆球融合了!再晚些恐怕就来不及了!小曼一个人对付不了他!”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王导犹豫地往前走了两步,对余小曼问道。

    余小曼见王导一直犹豫着不出手,焦急地跺跺脚,再次向周伯溪扑去。周伯溪飘身而起,躲过余小曼,将手伸进了半空中不断扭曲的圆球中。这时,圆球好像被周伯溪吸引一下,瞬间融进了周伯溪体内。

    “完了...已经晚了...”余小曼看着半空中正在吸收液体圆球的周伯溪,喃喃自语道。

    半空中的周伯溪展开四肢,他的全身开始发出了乳白色的光。片刻之后,他身上发出的白光变得极其刺眼,让地面上的一众人鬼都睁不开眼睛。

    当光芒褪去,周伯溪原本半透明的灵体开始变成了实体,他的面容也变得越来越生动,犹如活人一般。数秒之后,周伯溪落回地面,此时的他已经与活人无异。一身劲装,腰挎宝刀的周伯溪看着自己的双手,激动地说道:“真的...真的成功了,这就是不灭之体吗?!”

    余小曼畏惧地看着变身成功的周伯溪,退后几步,然后转身往山上逃去。

    周伯溪冷笑一声,看着余小曼逃离的方向说道:“哼,刚才不逃,还想坏我大事,你我的恩怨可没有这么容易了结。”

    周伯溪纵身一跃,跳到了一颗大树之上,踏着树枝向逃跑的余小曼追去。

    “王导,快去啊!要是孙琦受伤了,我和你没完!”罗萧推了一把呆住的王导,大声地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些不明就里的王导摇摇头,也向山上追去。

    “罗萧小姐,你就不要去了,找个安全的地方先藏起来吧。”周杰对罗萧说完之后,也跟在王导的身后上山了。

    当两人跑到半山腰一块空地上时,被追上的余小曼已经和周伯溪交上手了。

    “周前辈!住手!”担心周伯溪伤到被余小曼附体的孙琦,王导连忙大声喊道。不过,周伯溪不但没有理会王导,反而出手更快了。

    眼看余小曼就要招架不住了,王导只能持刀冲了上去。他一刀挥过,将打斗中的两人分开,然后对周伯溪说道:“周前辈,你这是干什么?!”

    周伯溪退后一步,说道:“我要将余小曼从孙琦的体内逼出来,我和余小曼的恩怨与孙琦无关,我不会伤害孙琦。”

    “周伯溪!你现在承认是你指使四鬼暗算我了吧!当初小曼拒绝你的要求,不愿为你吸出阴日阴时之子的阳气和阳日阳时之女的阴气,你就让四鬼加害于我,害得我几乎魂飞魄散,要不是被王导大人救助,我现在连站在这里的机会都没有了!你背着王导大人做这么多手脚,必有阴谋,现在又想灭口?!”余小曼在王导背后对周伯溪大声质问道。

    “对啊,周前辈,就算你想要摆脱鬼使协议的束缚,你可以和我商量啊,为什么都不和我说呢?”王导问道。

    周伯溪摇头说道:“王导,有些事情与你无关,你不需要知道。而且,就算你现在知道了,也帮不了我。”

    “哦?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更加想知道了,不妨说来听听。”王导收刀回鞘,对周伯溪说道。

    “我只有一句话能说,千万小心阴阳师。”周伯溪刚说完这句话,余小曼突然趁机从后绕出来,一掌拍在周伯溪的胸口上。

    周伯溪被拍得踉跄着退了几步,什么事都没有,但是他的怒火却被余小曼的偷袭点燃了。“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将腰间的云刃拔出,一刀向余小曼劈去!

    “噹!”就在余小曼以为自己要被云刃一刀两断的时候,一声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在她身边响起。

    “余小曼,你退到一边去!周前辈,我是不会让你伤害到孙琦的,请冷静下来,我还有很多问题想了解清楚。”王导用瑾刀抵住周伯溪的云刃,说道。

    “我要说的就只有这么多。王导,请你让开,我可以保证不会伤害到孙琦,不过余小曼这个贱婢我非要收拾她不可!”周伯溪愤怒地说道。他将云刃一侧,绕过王导想要对付王导身后的余小曼。

    “王导大人,你我可以联手对付周伯溪,你将他擒下来,自然可以慢慢地问。”这时,余小曼怂恿道。

    周伯溪一听更怒,一刀向余小曼刺去。王导连忙替余小曼挡下这一刀,并对不知所措的周杰说道:“周杰,你先将余小曼控制住!”周杰“哦”了一声,上前将余小曼拉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脱离了周伯溪的威胁,余小曼放松了警惕。结果她还来不及挣扎,就被周杰将她从孙琦体内逼出来。周杰掏出两张紫晶镇魂符,将灵体的余小曼制服。

    这时,没有听从周杰劝告,依然跑上来的罗萧抱住晕倒在地上孙琦,呼喊道:“小琦,小琦!你怎么样了?!”

    “罗萧小姐,孙琦姐应该是被附体导致精力消耗过多而昏倒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周杰俯下身对罗萧说道。

    周伯溪一看余小曼已经被从孙琦体内逼了出来,于是收刀对王导说道:“王导,把余小曼交给我。”

    王导摇摇头说道:“周前辈,不行。现在孰是孰非都说不清楚,我没办法将余小曼交给你,还请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的问题我不会回答,如果你不愿意将余小曼交给我,那么就请恕我得罪了。”周伯溪退后两步,单手举起云刃说道。

    “周前辈,真的不能把问题谈清楚吗?”王导见周伯溪摇了摇头,只能也将自己的瑾刀举了起来,说道,“那好吧,我就来领教一下百年前汝南周氏的天才猎魔师的高招。”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