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导抱着瑾刀在客厅用笔记本网购了一整套刀具保养工具,然后又看了几十分钟刀法演示视频。不过,因为伤还没有完全好,王导现在还不敢做挥刀练习。王导一边看着视频,一边双手交替持刀以习惯瑾刀的重量。

    “王导哥,我回来了,今天超市的牛肉不错,晚饭我们吃萝卜炖牛腩吧。”提着一袋子菜回到家中的孙琦越来越像王导的新婚妻子了。

    王导连忙将瑾刀收进木盒,然后抱起木盒想要放回自己房间。不过还是迟了点,孙琦已经看到了王导从收刀入鞘到抱起木盒的全过程。

    “王导哥,你的伤还没有好,怎么又把刀拿出来了。医生都说过,在你的骨骼没有愈合之前,不能做需要发力的运动。”孙琦一脸不开心地看着王导。

    “我就是把刀拿出来擦擦而已,绝对没有挥刀,我发誓。”王导连忙解释道。

    “我不用你发誓,我只是希望你的身体快点康复。我也知道,天天这样坐在家里会闷,但是王导哥你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孙琦放下手里的菜,走到王导身边拉着他的手说道。

    王导微笑着点点头,对孙琦说道:“你放心吧,有一个如此漂亮的美人这样关心我,我一定会更加爱惜自己的身体的。”然后,他走进房间将木盒放回床下。

    “王导哥,明天陪我去看看车吧,没有车还是不方便。”在厨房处理食材的孙琦说道。

    “琦姑娘,你要买车吗,准备买什么样的车?”王导问道。

    “不知道诶,今天晚上你陪我参考一下吧。”

    “这当然没问题,不过我也不太懂车。如果你要买奥迪的话,倒是可以去找阿华的朋友董振杰。他可是有一家奥迪的4S店。”

    “好啊,那我们明天就先去奥迪4S店看看。”

    第二天,两人来到了董振杰的奥迪4S店,不过董振杰今天并不在长沙,所以董振杰一早就打电话给他的经理,让经理亲自去陪同王导孙琦看车。两人在TT和Q5之间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选择了车身更大,也更舒适的Q5。

    在回去的路上,王导接到了徐少华的电话。

    “喂,王导,你在哪里?怎么敲你家门都没人开门的。”徐少华问道。

    “你怎么跑到我家去了,我和孙琦一起刚刚看完车,现在正准备打车回来。”

    “我去,我不是发信息告诉你昨晚魍魉又出现了吗,你不会是和孙琦看车看到忘记了吧。还好追魂符阵的阵眼装置在康中辉那里,要不然今天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到了。行了,我和康中辉还有周杰一起去找魍魉吧,你们两口子慢慢回来。”

    徐少华挂掉了电话,王导才想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看,果然莫晓兰和徐少华都给他发了短信。现在他和孙琦人在星沙,要回到教师村起码需要50分钟。不过,王导还是马上叫了一辆车,和孙琦一起坐了上去,迟到总比不到好。

    周杰诧异地看着有些生气的徐少华,说道:“导哥和孙琦姐一起出去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本来我们昨天不就没有约具体时间嘛。华哥,不要生气了,我还比你多等了几分钟呢。”

    “唉,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成双成对的人虐待我这个单身狗,特别是王导,他才脱单几天啊,就叛变了。”徐少华不能说自己是因为王导不够紧张周伯溪而生气,只能找了一个理由。现在他这个肇事者必须独自面对可能会得知真相的周杰了。

    “那我们就不等老师了吧,就让他们过一过二人世界吧。反正必备的东西我们都有。有杰哥在,一个魍魉绝对不是对手。”这几天的训练,周杰实力早已彻底征服了康中辉。

    周杰谨慎地说道:“还是小心一点,如果那具棺椁不是幻象,而是真实存在的,那我们可能会有**烦。”

    三人来到鬼屋,康中辉从包里拿出追魂符阵的阵眼装好。他将阵眼启动之后,原来贴在天花顶的牵引符和镜像符从上面飘了下来,正好就落在康中辉手中阵眼的中心。

    “我们得往东南方向,而且距离有点远。”康中辉感受了一下阵眼传来的灵能波动,说道。

    三人立即下楼,两辆车往东南方向开去,康中辉在途中不断地修正前进的方向。十多分钟后,两辆车开到了天马山下。由于前面的路不能开车,三人下了车,继续根据阵眼的指引向前赶路。周杰走着走着发现康中辉正领着他们往山深处走,而且周围有不少古墓,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把康中辉和徐少华拉住,说道:“你们说,我们会不会正在处于长沙王陵区。”

    “长沙王陵?对啊,西汉初期的长沙王吴臣的陵区不就在天马山上这儿吗。”拿着阵眼的康中辉也惊了。

    “哈?什么长沙王陵?”没有好好了解过这段长沙历史的徐少华不解地问道。

    既是长沙本地人,又了解这段历史的康中辉为徐少华解释道:“华哥,马王堆知道吗?马王堆的主人利苍就是长沙王的丞相。传说这个长沙王陵里的文物比马王堆汉墓多上十几倍,但是由于现在的古文物保护技术还不到位,所以一直没敢开这个墓。”

    “......马王堆里的不是辛追娭毑吗?什么时候变成利苍了?”徐少华还是不太明白。

    “那个,华哥,利苍是辛追的老公。”周杰说道。

    “好吧,我不懂行了吧,我又不是长沙人。那这个长沙王陵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了,不过,你们谁会盗墓吗?”徐少华看看康中辉和周杰,问道。

    三人同时把手一摊,盗墓这种专业技术谁也不会。

    “怎么办,且不说会不会盗墓,就算会盗墓,这也是违法的,被抓到就完了,要判刑的。”徐少华严肃地说道,因为他老爸是局长,所以在刑法方面他还是比较熟悉。

    “杰哥,可以让小黑进去看看啊。”康中辉提议道。

    一听康中辉的建议,徐少华马上说道:“不行,太危险了,不能让小黑单独进去。”

    “为什么,现在我们都进不去,只有小黑是灵体,可以直接穿进陵墓中。”康中辉有些不解地问道。

    “确实不能让小黑去,虽然这种古墓阻挡不了小黑,但是我们要对付的是魍魉,它不是小黑可以对付得了的。”周杰解释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进不了王陵,就抓不到魍魉;抓不到魍魉,那间鬼屋就住不了人啊。”康中辉还是希望能帮助自己的老师能顺利解决房子问题。

    这时,徐少华的电话响了,是王导打来的。

    “喂,阿华,你现在在哪,我已经到鬼屋了,你不要告诉我你们已经走了吧。”

    “对,我们已经到天马山了。”

    “怎么样,找到魍魉了吗?”

    “还没,我们估计它可能在长沙王陵里面。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既进不去,也无法将他赶出来。”

    “等等我,我带着装备过来找你们。我有一个想法,可能有用。”

    徐少华挂掉电话后,康中辉马上问道:“是老师吗?他现在过来?”

    “对,他说他有办法把魍魉找出来。那我们先下山等他吧。”拿长沙王陵没如何办法的三人只能下山去。

    过了半个小时,王导终于到了,他背着一个单肩包走进小吃店,徐少华、周杰和康中辉对王导招招手,王导拿着包走过去坐下。

    “我这么急急忙忙地赶过来,结果你们在在这里吃小吃。”王导夹起一块鸭脖子,说道。

    “我们三个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你过来了。怎么样,你有什么办法?”周杰放下筷子问道。

    “我觉得我们要对付这个魍魉,就应该从这个魍魉的具象本体为何去思考这个问题。我们都知道,魍魉为人类贪欲所化,必然需要依附某物才能存在,所以我认为我们只要能对长沙王陵和魍魉进行分析,找出两者之间的联系,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一点,抓到魍魉的具象本体。”王导缓缓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们既不了解这个魍魉,也更不了解长沙王陵啊。”徐少华说道。

    这时,康中辉举起手说道:“长沙王陵我有些了解。这座长沙王陵葬的是西汉长沙王吴臣,是第一代长沙王吴芮的长子,他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大事,除了公元前196年,当时的淮南王英布起兵谋反,长沙王吴臣听取了丞相利苍的计谋,将英布诱杀。公元前193年,长沙王吴臣病逝,谥号成王。有人根据马王堆中利苍墓的发掘情况对长沙王陵的情况进行过猜测,认为这座尚未发掘的成王墓里的文物价值连城,可以填补许多考古学和西汉历史研究的空白。但是也正因如此,此地的盗墓情况十分严重,虽然暂时还没人盗墓成功,但是对于整个陵区造成了不小的破坏。”

    徐少华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康中辉说道:“中辉,你不是理科生么,怎么对长沙王陵的历史这么了解?”

    “大一暑假的时候,我被我一个高中同学拉着去湖南省博物馆做了两个月的志愿者,所以对西汉长沙国的历史有一些研究。”康中辉有些自豪地说道。

    “听了中辉对长沙王陵的描述,我对这个魍魉有了一种猜想。既然魍魉与长沙王陵有联系,会不会是历代想要盗取长沙王陵,却都失败而返的盗墓贼的贪欲所化。而那具棺椁会不会就是魍魉的具象本体,因为一般来说,一座陵墓中最重要的宝物都装在棺椁中,所以盗墓贼的贪念都依附在棺椁之上。我想这就是这个魍魉以长沙王陵为住所的原因了吧。”王导说道。

    周杰问道:“那么,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魍魉会跑到教师村作怪,而且为了吓跑业主一家还将自己的具象本体都搬到了客厅中。这已经超出魍魉恶作剧的标准了吧,如果只是为了作乐,它完全没必要将自己的具象本体都搬出来。”

    “嗯,确实有道理,可能之前我们对于这个魍魉的企图的估计是错误的,它既然将自己的具象本体都拿出来吓人,那必然不是为了恶作剧这么简单。那么如果我们能找出魍魉在鬼屋作怪的根本原因,就应该可以找到彻底解决魍魉的办法。”王导点头说道。

    “那我们岂不是还是要回那间鬼屋?我们这趟跑到天马山来是白跑了吗?而且杰哥和老师你不是对鬼屋检查过几遍了吗?”康中辉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这次来天马山,我们起码找到了魍魉的藏身之处,而且也知道了魍魉的具象本体就是长沙王吴臣的棺椁。我估计我们最后还是要回到天马山来,才能彻底解决魍魉。”王导站起身,拍拍康中辉的肩膀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