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毛线呢,怎么这么多人都是先天灵觉者,而且这功力都可以用灵眼术看见了啊”王导无比惊讶地说道。

    “小岛,你觉得可能吗,哪有这么多先天灵觉者,而且还凑在一起演舞台剧?我告诉你,在停电前,我就打开灵眼术了,他们之前绝对没有这么强的灵能。你总不要告诉我,他们是为了配合即将开始的决斗剧情,将体内的隐藏实力都发挥出来了吧。”袁庆烨站起来说道。

    “叶子,你这是要去哪啊?”王导此刻还没反应过来,看着袁庆烨问道。

    “后台,徐先生他们应该在后台吧,我去了解情况。小敏,跟我走。”袁庆烨头也不回地说道。陈晓敏答应了一声,回头看了王导和康中辉一眼,然后就跟着袁庆烨离开了座位。

    王导皱了皱眉,也站起了身来,对康中辉说道:“走,中辉,我们也去看看。”

    “师父,你看,他们的灵能开始内敛了。”这时,康中辉站起来指着台上小声说道。

    王导往台上一看,发现所有正邪两派中人原本几乎透体而出的灵能全部收敛回体内,用灵眼术也难以察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王导愣愣地说道。

    “两位,如果要出去的话,麻烦快点,不要挡住我们好吗?”这时,王导和康中辉身后的观众有些不耐烦地小声对两人说道。

    “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中辉,我们走。”王导道了声歉,就带着康中辉离开了。

    当王导和康中辉来到后台时,袁庆烨和陈晓敏正带着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手中的一本书,而徐少华和沈辉则在两人身旁说明着什么。

    “怎么回事,搞清楚发生什么了吗?”王导立刻走过去问道。

    “小岛,你看看这本书。”袁庆烨将手里的书递给王导,说道。

    王导接过《笑傲江湖》,用自己的灵能稍微感受了一下,立刻惊讶地说道:“这股灵力这本书有器魂?!”

    “不错,这本书有器魂,看来台上的这些学生们身上的灵能都应该是这本书的杰作。”袁庆烨看着台上的众人说道。

    “师父,什么是器魂啊?”一旁的康中辉小声对王导问道。

    “所谓器魂,顾名思义,自然是器物的灵魂。一般来说,只有活物才有灵魂,比如人、动物、植物。像书本、刀剑、桌椅、器皿这样的死物是不会拥有灵魂的。不过,在某种特定情况下,死物也可以拥有灵魂,比如风水宝地润养、灵脉变化刺激、大量活物灵魂强行汇入等等。不过这本书是什么情况,我现在也还搞不清楚。”王导回答道。

    “师父,那我的北斗锁链和你的瑾刀呢?”康中辉又问道。

    王导轻轻摇头说道:“我的瑾刀和你的北斗锁链当然不一样了。我的瑾刀是灵刃,灵刃是在战场上与历代主人一同杀敌,获取无上荣耀,同时又得到长时间灵能注入,才能逐渐形成。所以一般来说,灵刃的背后都会有一段或数段刀山血海、战功辉煌的历史。至于你的北斗锁链,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靠上古时期的灵界大佬血龙王和邹尹的精血打造。所以,北斗锁链和瑾刀都属于没有器灵的灵器。”

    “呃,没有器灵的灵器?”康中辉有点迷糊了。

    “简单来说,瑾刀和北斗锁链没有灵魂,都是因主人而异的高级工具。而这本书,则自己本身就有灵魂,不会因为主人的不同而产生自身的变化。不过,这种有了器灵的器物也更加凶险:第一,它不见得奉人为主,还可能伤人;第二,即使奉人为主,器灵也可能反噬主人。它,更像是拥有AI的机器人。这样的比方可以听懂了吧。”王导解释道。

    “小岛,先不要做基础知识教学了,快过来看看!”这时,袁庆烨挥挥手催促道。

    王导立刻拿着《笑傲江湖》和康中辉走到了舞台幕布后。此时,舞台上的剧情已经来到了三战赌斗的环节,任我行和方证大师的第一场较量已然开始。让王导、康中辉有些意想不到的是,原本还需要徐少华进行动作指导的普通大学生,此刻都化身成为了超越凡人认知的武侠高手!

    任我行的掌风轰然若雷,方证大师的掌影变幻无穷,两人在舞台上你来我往,打得是难解难分。台下的观众看到如此高超的动作戏,自然是又叫好又鼓掌,热闹非凡。

    而王导等人则都瞪大了眼睛,一脸愕然地看着“两大高手”对决。王导艰难地转过头,对袁庆烨问道:“叶叶子,你打得过吗?”

    “这如果用出纯阳灵体术和灵刃出鞘的话,应该可以一战吧。”看来袁庆烨也被舞台上两人超强的武功表现给震撼到了。

    “我去,有了器魂就这么牛X么,太猛了吧。”康中辉张了大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轰!”的一声,被任我行和方证大师掌风波及的一个木箱直接被打成了碎片。“咔嚓!”一声,方证大师一掌拍在一根木柱子上,成人大腿粗的木柱子直接变成了两截飞到一旁。

    “好!”“我X!”“太过瘾了!”“漂亮!”此刻,台下观众还以为这些都是舞台特效,他们的热情瞬间就被点燃了。

    “喂,大家,现在怎么办?”陈晓敏拉了拉看呆了的王导和袁庆烨,问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先把这本书的器魂拖出来。”袁庆烨指着王导手里的《笑傲江湖》答道。

    王导也点点头,对沈辉问道:“沈辉,你是湖大的老师,这周围最近的空房间在哪?”

    沈辉显然被舞台上的情景,以及王导等人的反应给吓到了,过了几秒才说道:“应该应该是体育器材室,就在体育馆东侧,我来带路吧。”

    王导回头对袁庆烨说道:“叶子,你带着中辉和小敏在这里守着,万一舞台上的这些‘高人’发飙,就要靠你们了。还有,把鬼使叫出来吧,我们通过鬼使令牌联系。”说完之后,他就和沈辉一起向体育馆外跑去。

    在体育馆的东侧有一排矮房,其中最大的一间就是体育器材室。沈辉已经拿到了体育器材室的钥匙,他快步跑到门前,将锁打开。王导拉开门,回头对沈辉说道:“沈辉,帮我去找些报纸,两面镜子,还有一支红色笔。”

    “附近有个体育学院老师的办公室,我去看看。”说完之后,沈辉转身就向南侧跑去。

    王导进入体育器材室后,就把门关上,将器材室中间区域清出五平米大的空地,将《笑傲江湖》摆在了空地的正中间。

    王导深吸一口气,开启了灵体术和灵眼术,缓缓地盘膝坐下,伸出右手按在《笑傲江湖》的封面之上。他用灵能稍微感应了一下,除了那股器魂特有的灵力波动外,并没有感应到什么。于是他左手食指运起灵能,凌空画了一道符,轻轻地点在自己右手的曲泽穴上。一股灵能立刻顺着王导的手厥阴心包经,从中冲穴传到了书本上。王导先给《笑傲江湖》的器魂打了一个友好的招呼,毕竟学生们还在受器魂影响,他不想一上来就和器魂搞成对立。

    这时,王导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冲力,将他的右手从《笑傲江湖》的封面上猛地推开,几乎将王导推倒在地。紧接着,《笑傲江湖》凌空飞起,在空中无风自翻,“唰唰唰”的翻书声就像是《笑傲江湖》在对王导吼叫!

    “X的,好说还不行了是吧。”王导的火气一下子起来了。他从地上弹身而起,右手捏日君决,左手捏月君决,双掌齐出,重重地拍了过去。

    《笑傲江湖》突然停止了翻动,从书本中射出一道青光,刚好顶在由上而下拍来的王导双掌之上。只听得“砰!”的一声,王导被相撞的两力推得向后连退两步才站住。空地周围的足球、篮球、排球也被气流吹得四处乱飞。而原本悬在一米多高半空中的《笑傲江湖》也不好过,被王导拍得掉回了地上。

    王导立刻咬破手指,将一滴蕴含灵能的鲜血弹了过去,正好落在第二十七章《三战》中任我行与左冷禅交手的那一页上。鲜血迅速化成一个镇魂符,将躁动的《笑傲江湖》压在了地上。

    “王导,东西帮你找来了!”这时,沈辉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沓报纸、两面化妆镜和一支批改作业用的红色签字笔。

    王导接过东西,对沈辉说道:“谢谢了。沈辉,还要麻烦你关上门,然后帮我在门外守着,不要让人进来。”

    沈辉虽然很想看看王导到底是怎么做法的,但是也知道事情轻重。他点了点头,就将门带上,走了出去。

    王导刚将东西放下,口袋里的鬼使令牌就传来了吉兴伯的声音:“主人,袁大人让我问您,您那边处理得如何,舞台这边已经开始有失控的迹象了。”

    王导眉头跳了跳,没有想到《笑傲江湖》已经被他的镇魂符压下来了,舞台那边还是没有好转。“X,这到底是什么鬼器魂!”王导骂了一句,就开始用沈辉带来的东西在空地上布置了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