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王导,我听阿华说,最近你们猎魔师的工作量不小啊。而且,我还听说你也遇到了不少危险。”聊了一会儿高中回忆,沈辉又问到了王导的猎魔师工作。

    “是啊,最近这几个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事情越来越多。平时我一个人就应付得过来,现在都聚集了好几位猎魔师了,还是遇到了不小的危险。这说明,世将不平啊。”王导熄灭了烟,说道。

    沈辉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觉得,王导你还是要注意安全。有些事情能找人帮忙的,就不要自己都揽着。这样的话,事情也能更好地处理,你说是吧。”

    王导点点头,说道:“确实,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个人的力量会非常有限。所以,有件事情我也想请你帮帮忙。最近的几起事件,都和你们大学背后的这座岳麓山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我和徐少华离这里都有些距离,也没有什么关系在这边。要说有关系,那就是你了。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注意一下这里的异动,一些难以用科学解释的事或人。当然,你也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你也是有家的人了,帮我注意一下就行,千万不要以身犯险。事情,还是交给我们猎魔师来处理。”

    “OK,没有问题,有事情我会帮你注意的。”沈辉立刻回答道。

    “嗯,那好,我们进去看看他们排练得怎么样了吧。虽然叶子是武当门人,也是武学大家,但是演戏他确实是外行。别让他们坏了你们的短剧。”王导站起身,笑着说道。

    刚好,徐少华这时从体育馆里走了出来,对着站起身来的王导无奈地说道:“王导,我搞不定袁先生了,你去看看吧。”

    王导一愣,立刻加快了脚步,同时说道:“不会吧,他应该不会惹事啊。”

    “放心吧,王导,应该不会有事。”沈辉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担心自己的学生,脚步也跟着加快了。

    当王导和沈辉走进体育馆的时候,看着眼前的情况都愣住了。事实上袁庆烨和沈辉的学生并没有出什么事,准确的说,他们是什么事也没错,都坐在地上,围成一圈聊起来了。

    “你们看看,排练不搞,反而聊起来了。沈辉,你们的武术短剧要是正式演出丢了脸,可不要怪我啊。现在可真没多少时间了。”徐少华叉着手说道。王导拍拍徐少华和沈辉的肩膀,然后就向圈子中间的袁庆烨走了过去。

    “你以为呢,我告诉你们,太极剑根本就不是画圆圈的剑法,哪有那么简单呢。而且,太极剑和太极拳其实都不是我们武当派所创。现在的太极剑一般都是源自陈家沟的陈氏太极剑,或者京朝派杨门太极剑。我们武当派的太极剑是民国武术大师李天骥根据京朝派杨门太极剑和武当剑的基础,融合改造而创的,和小说里的太极剑根本不是一码事。”

    “那袁大师,你们武当派最厉害的剑术是什么啊?”

    “这个不好说,一般来说呢,武术本身是没有强弱的,只有使用它的人有强弱。一门武学,即使再高深,如果习武者本身不下苦功夫,又没有悟性,那么它的威力又怎么可能发挥得出来呢。相反,即使简单如正蹬,只要你练得好,有足够的实战经验,也可以在擂台上只用这一招将对手控制住。”

    “那么袁大师,你本人最擅长什么剑术呢?”

    “嗯,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最擅长的,自然是太乙玄门剑!”说到这里,袁庆烨不禁骄傲地站起身来了。

    王导又好笑又好气,走到袁庆烨背后直接给了他屁股一脚,说道:“对,你最厉害了,来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如何?别人还要排练呢,你添什么乱啊。”

    “什么添乱小岛我告诉你,你这属于嫉妒懂吗?”袁庆烨摸了摸自己的屁股,不服气地说道。

    “拜托,本来是叫你过来给点意见的,谁让你在这里开座谈会了。看看现在几点了,都快到饭点了。走,我们也不要打搅别人了,给中辉、小敏还有程莉打个电话,我们也该去吃饭了。”王导摇了摇头,捂着额头对袁庆烨说道。

    吃过午饭后,程莉、王导、袁庆烨、康中辉和陈晓敏来到了篮球馆。此时的篮球馆内已经搭设了四个擂台,可以同时进行四场自由搏击大赛的预赛。这次参加自由搏击大赛的参赛者不少,所以在三天预赛的时间内,大会将淘汰80%以上的参赛者,决出16强。

    康中辉和陈晓敏都被分在了预赛的上半区,现在离比赛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了,于是王导和袁庆烨作为师父,都开始带着各自的弟子做准备活动。

    “中辉,虽然这种比赛级别不高,但是你也千万不能够大意。既然我们来参加了,那么作为一个运动员,就要有体育家精神,全力以赴,尊重对手,尊重自己。”王导一边帮康中辉做拉升,一边唠叨道。

    “师父,我知道了,我肯定不会大意的。”康中辉有些不耐烦地回答道。

    “不错,有自信是吗。那好,我再刺激你一下,我们打个赌如何?”王导看着康中辉说道。

    康中辉抬起头来,问道:“师父,打什么赌?赌注是什么?”

    “就赌你和陈晓敏谁可以用更少的时间赢下第一场预赛,我赌陈晓敏用的时间更少。至于赌注,500块钱吧。我输了给你500,你输了替我公司做500块钱的免费工,不准偷懒。”王导一挥手说道。

    “师父,您和小敏的师父真的是不斗不行啊。好,这个赌我打了,反正平时也没少帮您做免费劳动力。”康中辉做完拉伸动作后,一下子站起来说道。

    “那行,接下来就看你的。我去看看其它比赛情况。”王导拍拍康中辉的肩膀,转身就走。

    “师父诶,不是,师父,你这就不管我了?”康中辉问道。

    “靠自己吧,我们两人还是对赌双方呢,我就不参与你的热身活动了。到时你的比赛开始,我会来找你的。”王导背对着康中辉挥挥手,然后就挤进人堆中不见了。

    “中辉,你师父呢?”这时,陈晓敏走了过来,对康中辉问道。

    “我师父唉,看来我们是半斤八两啊。”康中辉摇摇头说道。

    “半斤八两?什么意思?对了,我记得你的比赛是和我的比赛同时进行的吧。要不要比一比谁先获胜啊?”陈晓敏挑了挑眉,说道。

    “可以啊。不过,要不这样”康中辉凑到陈晓敏身边,对着她耳语了起来。

    很快,康中辉和陈晓敏的第一场预赛就要开始了。康中辉在一号场地,而陈晓敏在三号场地。由于本次自由搏击大赛不限制性别,不限制体重,对年龄的限制也不大,所以康中辉对上的是一位40多岁的胖大叔,而陈晓敏对上的是一位30来岁的健壮男子。

    康中辉瞟了一眼陈晓敏的对手,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对面的这位胖大叔的身上。这位胖大叔虽然膀大腰圆,不过看上去不像是长期练武或者从事搏击的人,手脚的关节并不突出,手掌也显得不够粗糙。应该是刚入门,康中辉这样判断。

    这时,裁判走到擂台中间,示意两人上前,替他们检查了一下全身的护具,然后简单地说明了一下规则,就让他们各自退回自己的角落。

    康中辉与胖大叔击拳致意后,就转身向自己的角落走过去。他一转身,就发现王导已经站在自己角落的擂台下,向自己微笑挥着手。

    康中辉立刻跑过去对王导说道:“师父,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王导笑着说道:“我不是说了会来的吗。这个对手有把握吧,怎么样,觉得多久可以KO他?”

    康中辉想了想,回答道:“嗯因为有护具,所以大概一分钟以内吧。”

    “还不错,没有狂。记住,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王导拍拍康中辉的护具说道。

    “嗯,我知道。”康中辉点点头说道。

    “双方上前。”裁判的一声令下,康中辉和王导击了一下拳,就像擂台中间走去。湖南省业余武术大会无差别自由搏击大赛,康中辉的第一场预赛就要开始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